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刘新华:坚决遏制资本无序扩张 引导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来源:证券日报 2022-03-06 17:49:18

本报两会报道组 吴晓璐

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

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刘新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坚决遏制资本无序扩张,必须加快完善金融法律法规体系,健全金融监管制度,持续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促进资本规范健康发展,进一步引导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1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刘新华

资本无序扩张

机制复杂风险多发

近年来,在我国金融某些领域、某些环节垄断和不正当竞争问题突出,降低了服务实体经济效能,加快了金融风险积累。

2021年12月8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金融市场是各类资本形成、交易和配置的重要场所,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深入分析金融领域的资本无序扩张现象及风险,统筹做好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刘新华表示,总的来看,国内金融领域的资本无序扩张机制复杂、风险多发。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产业资本在金融领域无序扩张,带动商业风险向金融风险转化。我国金融业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回报率普遍高于实体产业,吸引了各类产业资本进入互联网金融、股市、债市等金融领域。部分实体企业不仅热衷于通过资本化的方式直接融资,还通过各种名目的融资方式间接加杠杆,导致其市场规模扩大的同时风险程度也在不断膨胀,一旦企业决策失误或者受到外部环境冲击,这些过度扩张企业的“爆雷”风险会从实体产业快速向金融领域传导,实体企业坍塌直接对金融市场产生冲击。

二是违规金融资本的膨胀和野蛮生长,加快金融体系的内在风险隐患积累。一方面,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利用金融信息和商业信息的垄断优势,违规从事理财、信贷、保险等金融服务,放大了跨产品、跨市场传染金融风险的可能性。另一方面,非正规的甚至违法违规的金融活动活跃,民间借贷、影子银行等大行其道,通过名目繁多的投资产品和路径、高收益回报的虚假承诺吸收大量社会公众资金投资非标产品和项目,缺乏有效的资本约束、市场约束和监管约束,资本的野蛮生长显著增加了金融体系的内在风险。

三是境外热钱进行投机活动影响经济金融安全。在全球流动性宽松背景下,我国经济基本面稳中向好,人民币资产对国际热钱具有较大吸引力,但投机性质的热钱往往采取各种方式规避监管,在金融市场套利。目前外资进入我国资本市场的方式有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沪深港通、投资特定期货品种等方式,但一些境外高频交易巨头在我国境内设立贸易公司,以套期保值的名义开展证券、期货交易,这些量化交易、高频交易等新型交易方式往往会引发交易趋同、助涨助跌和资金大进大出等问题,加剧市场波动风险。

完善法律法规体系

强化金融监管与司法有效协作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筹协调和决策部署下,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但仍要认识到,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刘新华表示,当前一些领域资本泛滥与资本总体相对稀缺并存,成为制约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因素。如何既发挥好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又有效控制资本的消极作用,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必须加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从制度安排和执行层面健全资本有序发展的机制。

首先,加快完善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金融领域的资本无序扩张涉及面广、成因复杂,资本运行不仅受到相关金融法律规制,还受到反垄断法等其他法律规制,但各项法律法规出台背景、时间和责任划分不同,导致资本无序扩张的治理责任和治理机制与实际不相适应、不甚协调。

因此,刘新华建议,尽快制定《金融稳定法》,为防范处置金融风险提供顶层设计。同时,进一步优化相关法律法规体系,通过修改《中国人民银行法》《反垄断法》等的相关法律,界定各项法律的边界,保证法律的协调统一和有效衔接。明晰资本活动边界和准入领域,为资本设置“红绿灯”。明确各方监管职责,夯实各监管部门的监管基础和执法依据。

其次,加强金融监管机构与司法部门的有效协作。由于对资本无序扩张行为规律的认识尚不充分、不深刻,一些扩张行为仍然缺乏必要的司法认定和司法解释,其应对和处置主要依托金融监管部门和行业监管部门进行个案惩罚、重整和处置,司法机构的定位、职责和协调机制尚不完善,容易导致资本无序扩张防范不严密、治理时效性低、治理成本高等问题。

对此,刘新华建议,加强金融监管机构与司法部门在治理资本无序扩张方面的司法协作,统一司法、执法标准,强化金融监管与金融审判的衔接,推动形成完备高效的金融法治体系,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促进资本规范健康发展。

健全资本监管制度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此外,刘新华认为,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不仅要通过法律法规为资本设置“红绿灯”,还在于加强监管治理和有效引导,必须加快健全资本监管制度,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健全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的监管制度方面,刘新华表示,要回归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出台相应政策鼓励金融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使金融业务的目标、范围和动力真正围绕实体经济发展的各个环节展开,同时建立监测、惩罚机制,重点监控处罚链条过长、杠杆过高、结构性过于复杂和监管套利的金融业务。一些行业领域的资本无序扩张在进入金融领域前就已发生,要推动监管关口前移,将金融行为纳入有效监管范围,建立覆盖全金融市场的资本活动监控机制,完善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制度规则,不留金融监管空白。健全跨部委信息共享、监管联动等机制,加强统筹协调和监管资源整合,形成行业监管和金融监管合力。

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刘新华表示,应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优化融资结构,完善金融机构体系、产品体系和市场体系,更好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要进一步拓宽实体经济融资渠道,加大中小企业融资的金融产品创新和供给力度。积极探索促进科技创新的融资机制,加快创新资本形成,引导资本流向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带动各类要素资源向国家战略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聚集。加强金融机构治理,优化融资产品体系,推动资金脱虚向实,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