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告别

来源:《财经》杂志 2017-08-02 10:30:42

...

□本刊记者 江玮/文袁雪/编辑

今年10月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总统奥巴马的支持率创下第二任期内新高,55%的美国民众对他的表现感到满意。

奥巴马在2008年的确是带着选民的希望进入白宫的。彼时他雄心勃勃,议程表上有一长串待做事项:对医保、金融系统进行改革,对中产阶级减税,弥合华盛顿的党派纷争等等。他希望自己像罗纳德·里根一样改变“美国的轨迹”。八年后,美国经济走出低谷,失业率从10%降至4.9%;“奥巴马医保”向全民医保迈出关键一步,同性婚姻实现合法化。也是在他任内,美国和伊朗达成核协议,与古巴冰释前嫌,美军陆续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出,美国的头号敌人本·拉登在2011年被美军击毙。

但,也有一些希望落了空。

奥巴马虽然创造了非洲裔当选美国总统的历史,种族矛盾却在此间烈化至40年来最甚,黑人群体受困于贫富差距拉大,加之对奥巴马种族政策的失望,在全国燃起了“黑人生命也同样重要”运动。

他也曾提出团结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口号。但在今年1月最后一次发表国情咨文时,奥巴马承认并没有发展出更加团结的政治文化。“这是我总统任期的最大遗憾之一。不同党派之间的敌意和猜疑没有变得更好,反而变得更糟。”

政党政治的僵局直接造成在移民和枪支管控上,他连最温和的改革都难以推进。

外交政策也深受其害。TPP难以得到国会批准的悲观情景已经笼罩在这位“首位太平洋总统”的头顶。过快离开中东所遗留的权力真空,让中东成为下任总统需迫切应对又焦头烂额的难题。

正在进行中的总统大选,揭开了一个分裂的、问题重重的美国。某些镜像是竞选策略之需,更多的正是奥巴马执政八年期间无力改变的问题的延续。

难以弥合的两党对立

“他(奥巴马)想要什么,我们就反对什么”

在2008年的选举中,民主党大获全胜,不仅提名的总统候选人最终当选,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都落入民主党囊中。40多年来,美国首次出现总统、国会两院多数优势都出自同一政党的局面。

另一面,是共和党不得不面对数十年来最惨重的一次失败。

《时代》周刊在2012年一篇文章记录,2008年奥巴马从选举中胜出后到正式就职期间,时任共和党众议院党鞭埃里克·康托尔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迈克康奈尔多次私下会面,商议如何为奥巴马设置阻碍。俄亥俄州前参议员乔治·沃伊诺维奇简单概括为:“他(奥巴马)想要什么,我们就反对什么。”

奥巴马执政初期,共和党没能够阻挡他最想要的医保改革。在与民主党主导的国会的“蜜月期”,他推行了包括金融监管改革、医保在内的长期性改革议程。

“奥巴马总统将会因为他标志性的成就——奥巴马医保被人们所铭记,这一法案的重要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清晰。”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包润石(Richard Boucher)对《财经》记者说。

2010年3月,《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在国会通过,当时全体共和党议员投了反对票。奥巴马曾经希望这能成为一个跨党派的法案,他和民主党方面也争取了一些共和党议员,最终这些努力无果而终。

签署立法时,奥巴马说它体现了在医保方面每个人都应该享受基本安全的核心原则。但对于奉行小政府的共和党来说,这代表了政府接管医保系统的危险行为。他们更相信自由市场,而不是强制民众购买保险。根据平价医疗法案,美国人有义务购买保险,否则将被罚款。

得益于平价医疗法案,美国2000万没有医保的民众开始享受医疗保险。但美国凯泽家庭基金会在2016年6月进行的一份民调显示,29%的受访者认为奥巴马医保伤害了他们的家庭,只有18%的人认为帮到他们。反对者的理由包括上升的医保成本,寻求医保的难度增加等等。

即使在民主党内部,对奥巴马医保也存有争议。但那时人们恐怕没有预见到,这部法案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造成的对立后来将加剧到何种程度。当时的共和党参议院领袖米奇·迈克康奈尔说:“我不想有哪怕一个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这部法案。我们要让选民明确知道哪个政党要为这项可怕的政策负责。”

过去几年里,国会共和党人先后50多次试图废除或者破坏奥巴马医改。在当下的选战中,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多次在各种场合强调,自己一旦当选总统将全盘废除奥巴马医保。

2010年中期选举过后,民主党失去了在众议院的多数优势,奥巴马开始面对一个扭曲的国会。情况在2014年中期选举后变得更糟——民主党丢掉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自此共和党赢得参众两院掌控权,为奥巴马剩余两年的任期制造了更大的执政阻力。因此,两党的分裂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达到白热化。2013年秋季,由于共和党拒绝通过政府的开支方案,并试图迫使奥巴马放弃医改方案,美国政府关闭了16天。

“绝望情绪在共和党2008年选举失败后产生,由此引发奥巴马任期内影响政府正常运转的持续僵局,甚至一次瘫痪。”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高级顾问、柯氏策略咨询公司总裁柯白(Robert A. Kapp)对《财经》记者表示。

强硬的行政命令更疏离了国会

当他需要和国会成员搞好关系时,很少主动拿起电话或邀请他们到白宫做客。

移民改革和枪支管控是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的优先事项,对这两项议题的强推,进一步加大了白宫与国会的疏离,试图超越政治敌意实现党派合作的愿望也随之化为泡影。

2013年6月,美国国会参议院表决通过了一项跨党派的移民改革方案,当时民主党在参议院还享有多数优势,共和党阵营在2012年大选失利后也涌现出更多支持移民改革的呼声。遗憾的是,这一法案最终止步于众议院,直到一年半后,奥巴马选择通过行政命令实施移民改革。这一方案将使数百万非法移民免遭遣返,并得到工作许可。

以行政命令实施移民改革,遭到共和党人的强烈抵制,全美26个共和党州长集体提出诉讼,要求政府暂停实施行政令。地方政府的诉求得到支持后,奥巴马政府则一路上诉至最高法院。

自从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今年2月去世后,奥巴马提名的人选至今未在国会获得表决的机会。最高法院大法官由5名保守派、4名自由派组成的结构变成了4名保守派对4名自由派。在今年6月针对奥巴马移民改革行政命令的审理中,最高法院不出人意料地出现4比4的僵局。这意味着维持原判,奥巴马的移民新政因此继续被冻结。

在枪支管控上,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如何在保护民众持枪权与防止枪支暴力之间取得平衡决定了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分野。

奥巴马曾下定决心要对枪支使用进行更严格的管控,但由于无法在国会通过控枪法案,只好再次选择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推动。2013年1月,在康涅狄格州的纽顿校园枪击案发生后不久,奥巴马出台23项行政命令加强对枪支的管理。今年1月,他再次发布行政命令,试图通过加强对购枪者背景审查来遏制枪支暴力。

“颁布行政命令是奥巴马在极化政治下无奈但却能奏效的选择。”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财经》记者说。在他看来,奥巴马走的是“永续竞选”路线,通过“先尝后买”的方式,让民众充分了解其政策后,通过民意驱动,实现自下向上的施压。

但是,每当奥巴马绕过立法机构使用行政权力,他与国会的关系又进一步疏离。在搬进白宫之初,奥巴马试图打破困扰华盛顿的党派纷争,他的第一任内阁还曾有三名来自共和党的部长。然而,不善于与国会打交道的指摘始终伴随着这位总统的执政生涯。

《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说,来自两党的政客都抱怨奥巴马与他们过于疏远。报道称,当他需要和国会成员搞好关系时,他很少主动拿起电话或者邀请他们到白宫做客。奥巴马更喜欢和家人一起共进晚餐,或者和他的小团体去打高尔夫球。

“奥巴马不擅长和他的反对者打交道,在这方面他不是天生的政客。他们觉得他冷漠又傲慢。”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学教授加里·杰克布森对《财经》记者表示。杰克布森长期研究美国国会,著有《国会选举政治》等书。

没有哪个人可以凭一己之力解决这个问题,政治极化由许多结构性问题造成。包润石说,初选倾向于极端人士,选区不平衡,国会失去约束,政党迎合某一特定议题群体,法庭裁决抛弃了对选举资助的控制等因素,都造成了党派纷争在当今格外糟糕的局面。

贫富差距与种族差距

“这是过去40年来最重要的反种族主义者运动,而它发生在首个黑人总统任内”

奥巴马最容易被铭记的遗产之一是,他作为第一位非洲裔美国总统的身份。在奥巴马准备竞选美国总统时,他的夫人米歇尔曾经问过他,如果当选他可以取得什么成就。奥巴马回答说:“我宣誓就职的那天,世界看待我们的眼光将会不同。这个国家数百万孩子看待自己的眼光也会不同。单是这个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在柯白看来,选出第一个非洲裔美国总统对美国的政治有深远而持续的影响,这种影响在未来几十年会继续体现。但同时,“种族背景也是导致对他个人、他的政府甚至美国政府整个体系政治反对力量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在美国政治右翼的所谓‘保守人士’那里。”柯白说。

当美国经济仍陷于危机之中时,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迈克康奈尔在2010年公开表示,共和党在未来两年的首要优先事项是阻止奥巴马获得第二个任期。奥巴马的支持者认为这表明共和党对奥巴马的反对不只出于党派分歧,也是针对个人。

人们本来寄望于奥巴马的总统任期能让美国进入后种族主义阶段,现实是当他离开白宫时,美国种族关系正因多起非裔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白人警察却不受起诉的案件而陷入紧张,“黑人生命也很重要”运动爆发。

“从很多方面而言,这是过去40年来最重要的反种族主义者运动,而它发生在首个黑人总统任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基安格-亚玛塔·泰勒说,泰勒在2016年出版了《从#黑人生命也很重要到黑人解放》。

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之前,《纽约时报》和CBS进行的民调显示,大约有60%的美国黑人认为种族关系普遍是差的。在奥巴马上任后,这一比例下降了一半。然而,七年过后,这一数字升至68%,为1992年以来最高。

一位奥巴马支持者接受采访时甚至说:“我并不知道一个种族主义者的美国是什么样的,直到我们选出了第一个黑人总统。”

当被问及奥巴马是否因为他的种族受到了更严苛的对待时,80%的黑人受访者的回答是肯定的,只有37%的白人受访者表示赞同。

基安格-亚玛塔·泰勒认为,“黑人生命也很重要”运动的爆发可以被视为人们对奥巴马总统任期局限性的失望。虽然究其原因有来自共和党国会的敌意,但也包括奥巴马政策的局限性。

种族平等没有在奥巴马任内取得重要进展。尽管他任命了史无前例数量的黑人法官,释放了数千名非暴力的毒品犯,他的医改方案也让美国黑人享受到了福利,但黑人和白人之间的财富差距在扩大,同时恶化的还有失业率和贫困率。

“历史学家会看到奥巴马在种族问题上所付出的努力,但他们也会想知道为什么事情看起来变得更糟。”包润石说。

在他看来,部分原因根植于美国的整体问题:收入不平等的加剧。虽然奥巴马实施了医改和其他一些举措,但总的来说经济政策以及美国经济从2008年危机的恢复中没有帮助到更贫困的那些人,无论他们是黑人还是白人。

刁大明也认为,尽管美国经济数据在改善,很多人未能感受到生活的改善。“非洲裔美国人在经济社会阶层长期被固化,很难在一个总统任内有改善。奥巴马任期族裔内矛盾加剧也与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社会矛盾的复杂化有关。”他说。

重返亚洲,抽离中东

重返亚洲是他外交政策的主要标志。尽管这一战略的称谓经历了“转向亚洲”到“亚洲再平衡”的变化

在美国总统的政治周期中,他们的第二个任期往往更注重外交事务。与第一个任期内推动医改等国内议题相比,奥巴马在第二个任期内的成就也主要来自外交政策,尤其以和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以及与古巴恢复外交关系为代表。

2015年7月14日,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国际社会将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则承诺不寻求获取核武器。奥巴马在协议达成后表示:“这体现了美国外交政策可以给世界带来真实且具有意义的改变。”它被视为奥巴马任内最大的外交功绩之一,尽管仍有人对它心存疑虑。

对古巴的历史性访问使奥巴马成为88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美国总统,更具有历史意义的是,两国关系的解冻埋葬了“美洲大陆最后一丝冷战残余”。

与前任布什相比,奥巴马把外交重心从中东转向了亚洲。重返亚洲是奥巴马外交政策的主要标志。尽管这一战略的称谓经历了“转向亚洲”到“亚洲再平衡”的名称变化,但他对亚洲重视程度的提高始终贯穿。

奥巴马作为太平洋总统的遗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所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能否得到国会的批准。美国对TPP的主导地位在奥巴马上台后形成,TPP也被视为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政策的主要组成部分。

不过,这份贸易协定的前途悬而未决,鉴于希拉里和特朗普都明确表示不支持现在已经达成的协议,奥巴马需要在未来两个多月内争取国会对它进行表决。如果TPP最终被推翻,对他的亚洲政策遗产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包润石认为,亚太再平衡不应被视为是反对中国的,虽然抵消一个崛起中国的过分自信是一个方面。但他认为奥巴马持续在寻求与中国的合作,而且通过在安纳伯格庄园等场合的会晤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建立了关系。

中美在全球和双边重要问题上展开了合作,两国在全球气候变化政策上表现出的领导力是显著的,柯白说。中美共同合作推动了巴黎协议的达成,应对气候变化也是奥巴马的重要遗产。

转向亚洲,却过快抽离中东,后者被认为是奥巴马在外交方面留给美国最主要的负面遗产。“美国减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存在导致了该地区更多的动乱,而非更少。阿拉伯之春在很多地方幻灭。虽然这些问题的根源来自他的前任,但奥巴马未能通过他的政策平息这些动荡,因此也要承担责任。”包润石说。

奥巴马最常被批评的一个决定是2013年放弃空袭叙利亚,没有坚持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画出的红线。奥巴马曾表示,一旦阿萨德政权跨越大批化学武器转移或使用的红线,将面临严重后果。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他解释说:“在当时按下暂停键,我知道自己会因此在政治上失分。但我能够抵抗那些压力,以我自己的想法来思考的是什么才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我所考虑的不仅是叙利亚还有我们的民主,那是我所作出的一个艰难决定。但我相信最终那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大西洋月刊》对奥巴马的这一决定有两种描述。“历史可能会这样记录2013年8月30日:在这一天,奥巴马阻止了美国陷入又一场灾难性的穆斯林内战,消除了以色列、土耳其或约旦遭到化学武器袭击的威胁。又或者是:在这一天,他让中东从美国的掌握中滑落,落入俄罗斯、伊朗和ISIS手中。”

这两种描述都有可能是正确的,只是它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证明。

是的,历史上美国总统留下的遗产从来就不是固定的。罗纳德·里根曾经因导致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大幅膨胀而受到诟病,如今却被视为保守派的英雄。

在比尔·克林顿的总统生涯快要结束时,很多人认为他留下的遗产将会是丑闻,但现在他却因实现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而被铭记。

明年1月,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将赢来一位新的主人,无论是希拉里·克林顿还是唐纳德·特朗普,新人的到来将宣告奥巴马时代的落幕。可以肯定的是,奥巴马未能解决的问题仍然需要他们的回答。

奥巴马

热门阅读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