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决胜的因素

来源:《财经》杂志 2017-08-02 10:31:29

...

□ 本刊记者 蔡婷贻/文袁雪/编辑

10月24日,佛罗里达州提前投票的第一天。迈阿密杰克森纪念医院外,停放着赠送墨西哥卷饼的卡车以及免费巴士,它们专门接送那些没有时间去投票站的医院员工。“在医院工作是一年365天的事,有人送我们去投票真是非常方便。”一名墨西哥裔医疗人员对NBC电视台说。

随着11月8日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选情吃紧的两党候选人正在各选区做最后的动员,确认支持者不是“空气票”,争取做到“票票入匦”。

10月底,各州陆续开始举行提前投票,同时接收选民邮寄出的选票,以便让当日无法投票的选民也能参与其中。2012年大选时,提前投票占到了总票数的32%。本次提前投票可能会占到总投票数的34%,佛罗里达大学政治系教授麦克唐纳(Michael MacDonald)估算说,这对仍不分轩轾的选举至关重要。

为鼓励提前投票,奥巴马还特别录制了影片:“我最大的长处是我喜欢早到……我最喜欢提早做的事:投票!你可以自己决定方便的时间和日期。”这位看起来表情轻松的总统开玩笑说,“而且你还可能比拜登早,那可会让他疯掉!”

选情依旧胶着

两党候选人的选情在选前两周仍十分胶着,各家民调结果也存在明显分歧。

10月26日福克斯电视台公布的民调显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以44%些微领先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41%,领先差距在误差范围之内;同日公布的美联社调查却显示,希拉里在全国的支持率以51%大幅领先特朗普的37%,而ABC电视台的民调结果则显示希拉里以49%领先特朗普的40%,领先幅度从前一周的12%缩小到9%。

在真正决定选举结果的选举人票数上,民主党在近些年略占优势。2000年以来选举结果在两党间摇摆的总共有10州:印第安纳州、北卡罗来纳州、俄亥俄州、维吉尼亚州、科罗拉多州、爱荷华州、新罕布什尔州、佛罗里达州、新墨西哥州和内华达州,选举人票总数达116张。

同样自2000年起,民主党总是能拿下的州总共有18个,加上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一共预计可掌握242张选举人票,这意味着,民主党只缺少28张票就可触及270张的当选门槛。

共和党自2000年固定拿下的州达22个,但加起来选举人票只达180张,缺口90张。

以上缺口可以更简洁地理解为:民主党如能确保再次拿下242张,只需再拿下佛罗里达州就可获胜;反过来,共和党就算拿下9个摇摆州,少了佛罗里达的29张,仍离当选门槛有4票之差。

上一次的战绩是,2012年,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只拿下10个摇摆州的2州印第安纳和北卡罗来纳,共取得206张选举人票,奥巴马赢得了其他8州,取得332张选举人票。

未决定选民可能是左右选举变量。2012年同期当时未决定的选民只有5%。而此次距离投票两周时,仍有15%的选民未能下定决心,特朗普能否从中获利是一个小悬念。共和党选战专家伦茨(Frank Luntz)指出,未决定选民数确实高到足以让特朗普逆转选情,因此“选战还没结束”,但要实现逆转需要特朗普阵营对议题表现出专注和严谨,因为他的选民支持他的意见导向,但非常厌恶他对克林顿夫妇的人身攻击。“如果他如竞选初期那样关注选民在乎的议题,选举会非常不同。” 这位选战专家感慨说,他从没看过一个选战阵营如此缺乏纪律、焦点,而且是在人们如此希望看到政府运作方式出现改变的时候。

在选战后期,最后决定结果的将是两方动员投票的成果,研究显示挨家挨户敲门保证投票的成效最大。在这方面,希拉里阵营经营许久。反之,善于利用社交媒体的特朗普阵营缺乏“地面部队”,他在数月前把催票任务外包给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然而共和党在各州党部主要关注的是州候选人,是否能为他强力催票是个疑问。

抢夺佛罗里达

从2012年选举结果看来,5个以些微差距决定选举人票的州是竞争关键。当时,奥巴马拿下俄亥俄州、佛罗里达、维吉尼亚和科罗拉多州,但他在佛罗里达只比对手多赢了0.9%的选票,在俄亥俄州、维吉尼亚、科罗拉多的优势也分别只有3%、3.9%和5.4%。共和党的罗姆尼在北卡罗来纳州则只以2%险胜,因此两党都有拿下这5个州的可能。

佛罗里达,多年来因为选民结构多元,在数次选举中支持不同党候选人,成为所谓的“紫色”州。

根据估算,如果特朗普无法拿下佛罗里达,可能就与大位无缘,因此他加大了在佛罗里达州的投入:从10月23日开始的当周发动三日7城市的抢票之旅,并加码在该州电视台购买广告时段。

但希拉里阵营也重兵部署佛罗里达州,不仅她本人将剩下的竞选时间大量花在该州,多名“代理人”也频频在此地造势,超级明星詹妮弗洛佩兹、Adele等轮番举行免费造势演唱会,奥巴马也于28日在奥兰多助选。

此外,希拉里阵营的动员网络,从鼓励选民提早投票、发动志愿者挨家挨户拜访,到打电话动员支持者出门投票。10月24日当周,他们宣布已经有13.3万拉丁裔在佛罗里达州完成投票,比2012年大幅增加99%。共和党原本在提前投票及通信投票上更有组织能力,但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迎头赶上。

不同于希拉里在佛罗里达州和参议员候选人联合造势,特朗普和共和党候选人基本是各自作战。特朗普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透露,党内团结问题可能最后造成他无法当选。多位该州共和党选举顾问还公开唾弃他,其中一位顾问John Mac stipanovich对《财经》记者说,希拉里在该州持续以3%-4%优势领先,他不认为特朗普有机会拿下佛罗里达。他曾公开写信要求共和党人不要支持特朗普。

在北卡罗来纳州,希拉里暂时领先,同时她有拿下亚利桑那州和得克萨斯州的机会。10月20日-23日《纽约时报》民调显示,希拉里在北卡罗来纳州领先特朗普7%;不过另一个机构Political Polls 于20日-22日进行的调查显示特朗普以47%些微领先希拉里的44%。

在族群方面,多个摇摆州的主要选民均为拉丁裔,他们的投票率和投票行为会对选举结果将可能有较大影响。数据显示,拉丁裔选民从2012年2330万增加到了今年的2730万。他们虽然偏好民主党,但投票意愿较低,2012年时投票率只有48%,低于2008年的49.9%。相形之下,2012年非洲裔选民投票率为66.6%,白人为64.1%。

根据皮尤(Pew)研究中心的统计,拉丁选民在三个摇摆州内华达州、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占有重要地位,他们占这些州选民总数的两成左右。全国拉丁裔选举协会10月17日-24日的调查显示,75%的佛罗里达州拉丁选民倾向投给希拉里。

由于选前民调影响候选人气势、支持者投票意愿,甚至可能使捐款人却步,落后一方如何承认落后同时避免露出败相就需要精细设计。23日,特朗普的竞选经理康薇(Kellyanne Conway)承认“我们正处于落后”,但同时强调选情正一天天逆转:她指出尽管希拉里在重要摇摆州领先,但她的支持率始终没有超过50%,因此特朗普完全有希望在佛罗里达州、俄亥俄州、爱荷华州、北卡罗来纳州甚至内华达州逆转,“每次有人用传统规则来衡量特朗普,都被证明是错的”。康薇表示。

特朗普一度拒绝承认自己处于劣势,他在佛罗里达州称,“我们要赢了,媒体拒绝报道(这事实),别让他们忽悠了,去投票吧!”后来他又质疑民调的可信度,提出首次显示希拉里将领先幅度拉开到12%的ABC电视台民调是造假,不过再后来,他接受了康薇的说法,在推特上表示自己选情暂时落后,需要大家积极投票。

选民中是否存在“隐性特朗普支持者”,的确是选举结果的一大变数。民调专家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因争议性,可能不敢对调查者承认自己支持候选人,因此形成调查误区。

不过,北卡罗来纳州海波特大学选战研究教授勒诺瓦(Brandon Lenoir)对《财经》记者表示,特朗普仍有当选可能,但他不同意“特朗普隐性选民”理论,因为交叉分析后,各家民调中选民对两位候选人的支持趋势非常清楚,投票结果出现大幅差距的可能性不高。

15%仍未作出决定的选民,是特朗普阵营的一丝希望,如果以23日当周希拉里支持率46%、特朗普40%计算,特朗普只要能吸引未决定选民的选票仍可能赢得选举。然而,仔细分析这些选民所在的选区,情势又不那么乐观。选战观察网站538统计,未决定选民比例最高的实际上是共和党大本营:犹他州,达43.2%,排在第二和第三的分别为阿拉斯加和新墨西哥州,分别为24%和23%,而非存在于选情胶着的选区。

曾在2012年担任副总统拜登副幕僚长的斯科特(Scott Mulhuser)对《财经》记者指出,特朗普阵营的策略违反了竞选的操作常态。通常各阵营在选前会争取游离票和独立选民选票,但他只专注巩固基本票源,这造成如北卡罗来纳州、科罗拉多州和维吉尼亚州倾向希拉里;而传统支持共和党的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和犹他州对他的支持出现动摇,“特朗普可能会拿下几个零星的摇摆州,但是他的竞选注定让共和党在全美意想不到的选区遭遇挫败”。

选后是否有争议

特朗普自选战以来争议不断,但最具争议的言论是,他自10月开始对选举正当性的质疑,他先是宣称选举被操纵,接着在第三轮辩论时被问到会不会接受选举结果时,令人惊讶地以“保留意见”作答。这两项说辞正伤害到他自己的选情。共和党选战专家佩尔西奥(Susan Del Percio)就指出,当他指出“选举被操纵”时,其实暗示自己认为已经败选,选民会因此认为不需要再去投票。

在选战经理康薇的沟通下,特朗普在第三轮辩论后更改了说法,重申自己将赢得选举,同时将选举被操纵改成“媒体操纵选举”。

特朗普质疑选举正当性的说法在不少共和党人听来,更是跨过政党之争。共和党选战律师阿什比(Chris Ashby)发表公开信说,他参与过无数选战争议复查,但像特朗普所说选举造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选举在公开场所举行,选务人员是普通百姓,由政党地方党部均等提名,两党能互相监视对方,“特朗普的指控是对美国选举制度的污蔑”。

共和党2008年大选候选人麦凯恩也对他提出质疑,并要求特朗普选举结束后接受结果,“我不喜欢2008年的选举结果,但是我有责任接受。这不只关乎共和党或民主党,这是‘美国人’的(应对)方式,这次选举也不应该有何不同。”

事实上,斯科特和勒诺瓦教授不认为2000年佛罗里达州的几百票决定大选输赢的情况会再次发生,甚至引发选举危机。“目前预测,希拉里会拿下超过她需要的票数。”斯科特说。

特朗普能证明这一预测是错误的吗?

因素

热门阅读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