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的代价

来源:《财经》杂志 2017-08-03 10:22:51

...

□本刊记者 白兆东/文王小/编辑

2016年11月,山西发生两起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的污染事件。先是一条“山西农大师生集体吸毒”的新浪微博,几个小时内阅读量超过百万次,微博中反映山西太谷恒达煤气化有限公司(下称恒达煤气化公司)夜晚偷排,山西农业大学学生数次被“毒烟”熏醒,而环保部门无所作为。

11月29日,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报道,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阳城县,多家已明令停产的二硫化碳企业,依旧肆无忌惮地排放污染物。两排污事件的官方答复极其相似。晋城市环保局对举报人回复:目前全部处于停产整改中。太谷县官方调查后称:经执法人员三天布点监测,山西农大周边各项污染指标均未超标。

位于太谷县城东北的山西农大有109年的历史,目前学校占地面积2236亩,拥有师生2万多人,多年前,曾以环境优美为招生亮点,近几年却因周边不断扩建的焦化厂而饱受困扰。

而在降产能、兼并重组政策推动下,恒达煤气化公司从最初的小焦化厂,逐步发展成为以洗煤、炼焦、化工、电力、气源、热源一体化的产业园区。

《财经》记者调查证实,恒达煤气化公司因距离居民区未符合卫生防护距离,致其长期没有合法的环评手续。但即便没有通过环评验收,恒达煤气化公司仍然从小焦化厂,迅速发展成为太谷县第一纳税大户。

恒达煤气并不是鲜有案例。5月20日,环保部发布了一季度污染物排放严重超标的国控企业和污水处理厂名单,共涉及19省(区)的95家企业。实际上,2015年环保部公布的群众反映的环境案件处理情况中,恒达煤气化公司就赫然在列,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它又出现在2016年的名单中。

这些违规甚至违法排放的企业,不仅直接威胁到环境治理成效,而且劣币驱逐良币,遵守环保标准的企业,因治污成本提升反而降低竞争能力,最终使治污大业可能功亏一篑。

“毒烟”滚滚几年不停

山西农大建于1907年,最初名为铭贤学堂,学校旧址是太谷县清代望族孟氏的别墅。1951年改私立为公办,成立山西农学院;1979年更名为山西农业大学,成为改革开放初期全国99所重点大学之一。

这所历经百年沧桑的学府,近年来则因周边企业污染,迫使师生走上维权之路。一位老师说,“恒达煤气化公司刚建成时,也许是规模小的缘故,对学校环境影响并不是很大。但近几年随着焦化厂产能扩大,污染越来越严重,学生半夜被呛醒时有发生。”

有研究生回忆,2014年5月一天夜里,宿舍同学突然闻到刺鼻的味道,舍友们以为着火了,赶紧招呼同学们下楼,惊动整个学校宿舍楼。其实并未着火,而是学校周边企业污染物惹的祸。

“十八大”后,山西官场经历“塌方式腐败”,山西农大污染亦被高层关注。太谷县环保局接到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转办件后,回复称:经查恒达煤气化公司距离山西农业大学1000米左右,环评批复符合卫生防护距离。对于这一调查结果,山西农大多位老师持质疑态度:焦化厂距离桃园堡和侯城村距离仅400米左右,焦化厂到底怎么通过环评验收的?尤其是最新上马的新焦化项目,经常在夜里偷排黄色烟雾,味道极其刺鼻。

2015年5月28日,环保部公布了群众反映的环境案件处理情况,恒达煤气化公司名列其中。文件显示,因该公司二氧化硫、焦化废水排放超标,焦炭堆放场中焦炭的堆放高度超出挡风抑尘网,被太谷县环保局罚款2万元,并责令其限期整改。

就山西农大污染问题,该校宣传部负责人说,“学校领导曾向山西省委反映过,在校的人大代表也提过类似议案。太谷县政府也召开过多次座谈会,但收效甚微。”

此事经新浪微博发酵后,太谷县官方做出回应:关于涉及恒达煤气化公司排污问题,调查结果是精脱硫设施已投入运行,主要污染物可稳定达标排放,正在开展验收监测准备工作,废气收集洗净塔完成安装投入运行。

一位张姓老师告诉《财经》记者,“每次反映强烈,焦化厂就有所收敛,正常开启除尘设备,学校的异味有所减弱。住在高层的老师拍下不少视频,证明不是除尘设备的问题,主要是人为因素。”

太谷县政府网介绍,从2010年开始,恒达煤气化公司就成为该县第一纳税大户,同时也是山西省“百强企业”。对于恒达煤气化公司排污问题,太谷县一位官员坦承,“因太谷县没有煤炭资源,能有这样的大型焦化企业实属不易,希望媒体多理解。”

没有通关的企业照样生产

太谷县侯城乡桃园堡村,位于太谷县城南1公里处,全村有6个村民小组,居民1323户,总人口3606人。因毗邻山西农大,该村农牧业经营的不错,但随着焦化厂的入驻,彻底改变了这里。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12月23日,太谷县恒达煤焦有限公司(下称恒达煤焦公司)注册成立。公司注册资金300万元,公司注册地在侯城乡北沙河村,主营选煤、组织运输业和销售焦炭。

桃园堡多位村民告诉《财经》记者,由于恒达煤焦公司污染太大,遭到了北沙河村民强烈反对,此后洗煤厂搬至桃园堡村。2003年,恒达煤焦公司年产45万吨的洗煤和年产30万吨机焦生产线,正式开工建设。建厂初期,尽管有很多桃园堡村民反对,村委会仍然与恒达煤焦公司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书》,将174.4亩耕地租给恒达煤焦公司。此后在太谷县公证处办理公证,土地租赁费每年每亩300元。

一位王姓村民说,焦化厂投产后不久,“居民屋里屋外都是黑色粉尘。很多人身体出现症状,嗓子里总有异物感,导致呼吸不畅”。建厂之初,桃园堡村民还因其占地、排放污染发生激烈冲突,媒体多次报道,最后均不了了之。

2006年1月,受焦化产业政策影响,恒达煤焦公司注销,焦化厂并入恒达煤气化公司。恒达煤气化公司年产60万吨机焦项目开建,扩大租用桃园堡村120亩耕地。经过扩建的恒达煤气化公司,恰遇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发展阶段,尽管长期未通过环评验收,规模仍不断增加。

《财经》记者调查证实,恒达煤气化公司在无环评验收情况下,持续运行了四年之久,2010年才通过环评验收。验收时,太谷县政府还承诺,负责搬迁焦化厂1000米以内的居民,至今没有兑现。

山西省环保厅一位处长承认,山西省当时政局混乱,在省里主要官员的施压下,类似恒达煤气化公司未达到卫生防护距离,最后还是勉强通过了环评验收。

因置换山西兴高能源股份有限公司60万吨焦化产能,加上原有的60万吨产能,2014年4月7日,山西省经贸委同意恒达煤气化公司产能调整为120万吨。

不过,随着焦化产能严重过剩和环保趋严,未达到环保标准要求的恒达煤气化公司,很难再通过环评验收。2016年1月8日,晋中市环保局公示,因新建50万吨/年焦化项目(5.5米碳化室焦炉)未办理环评审批手续,对其处罚10万元。

山西省环保厅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其新建的焦化项目,甚至连环评报告都没有做,属于典型的未批先建。”

太谷县官方在回答山西农大师生时,却曾书面回复称:恒达煤气化公司是山西省百强企业,属于国家工信部公告的焦化行业准入企业,其下设的焦化厂已按照环保的要求办理了环评、竣工检测验收的手续。

工信部对于焦化企业准入管理,有严格的审批流程。需经企业申报、有关省(区、市)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核实推荐、专家组复核、行业协会核实、公示、现场核查,符合《焦化行业准入条件》要求,才能通过审核。

《财经》记者在桃园堡村看到,由于焦化厂废水不收钱,不少村民用焦化厂废水进行灌溉。一位桃园堡村民说,“焦化厂的水对于玉米生长影响不大,至于有没有危害自己也不知道,反正都已经习惯了。”

到2016年5月20日,环保部发布一季度污染物排放严重超标的国控企业和污水处理厂名单,恒达煤气化公司仍名列其中,统计的超标因子是实施污染源自动监控的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四项主要污染物。

山西省环保厅一位官员告诉《财经》记者,焦化企业环保投入不足,主要受产业政策影响太大。作为高耗能、高污染的焦化行业,一直被认为是“夕阳产业”,企业为了经济利益,对于环保设施投入能省则省。

2008年金融危机后,山西焦炭近半数的产能已经处于闲置状态。2009年继续去产能。然而,一年之后,基建及房地产行业就迎来“黄金时代”,在房地产行业发展的带动下,包括焦化、钢铁、水泥等下游行业利润猛增,山西省控制产能政策被弱化,焦炭产能未降反增。2011年上半年,山西省焦炭产能达到1.6亿吨,而产能利用率仅有53.3%,户均产能不到70万吨。

由于产能过剩、产能集中度过低弊端凸显,山西焦化行业进行了兼并重组。到2015年,独立焦化企业降至60户,焦化产能缩减至1.2亿吨,独立焦化企业户产能均要达到每年200万吨以上。

在此政策影响下,2012年11月,恒达煤气化公司也收购了山西省太谷县中煤京达焦化有限公司,后者属国有企业,设计年生产一级冶金焦100万吨。经过置换产能和收购资产,恒达煤气化公司产能达到220万吨。

2015年,受焦炭市场价格下滑影响,山西焦化企业亏损面一度达到70%以上,焦化企业再度陷入困境。然而进入2016年,焦炭价格迅速回升,10月26日,焦炭价格从年初的最低点558元,飙升至最高点1765元,涨幅超过200%。在市场利好的影响下,一些未批先建项目纷纷投入生产。

近几年,中国已进入环境高风险时期,各种环境污染事件层出不穷,尤其焦化企业被列为“罪魁祸首”。然而,淘汰落后产能与地方利益的此消彼长,拉锯摇摆,给焦化去产能以及污染治理均带来极大变数。

代价

热门阅读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