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链2018——“中心化公链”NEO

来源:财经网 2018-11-27 15:39:03

...

“币市渐凉”,已经成为现在业内的共识,随着比特币的价格跌破4000美元大关,似乎2018年伊始的那个疯狂早已消失殆尽。市场上人们对于比特币的共识和信仰似乎已经完全坍塌。

另一方面,人们也在思考,由比特币衍生出来的区块链是否还有价值,以太坊的价格也要逼近100美元大关,与其巅峰400美元价格相比,跌幅高达75%。这个被认为仅次于比特币的全球第二大公链项目,也正在褪去神圣的光环。

也许就是在这个最冷的时刻,才会让市场真正沉下心来看看,在这个领域去除泡沫和喧嚣之后,还剩下什么。公链是区块链发展之基,只有了解它们,才能更好的看清楚区块链的价值。

2014年立项、2015年发布白皮书,同时进行了两次ICO,NEO这个被誉为“中国以太坊”的老牌公链项目,在过去可谓占尽先机,如今却后劲乏力,正在掉队。

 

NEO发展路线图

NEO发展路线图

“聪明”的“风口”追逐者

2015年9月,小蚁(NEO前身)发布白皮书,明确小蚁1.0的发展愿景,打造区块链金融系统,此后,随着小蚁升级到NEO,它的愿景和理想似乎也在不断变化。

愿景

“NEO是个非常“与时俱进”的团队,大家会发现那年什么概念最火,NEO团队会果断的去蹭热点。”区块链资深从业者王亮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这样说道。

2015年,互联网金融行业高速发展,网贷与众筹等细分领域纷纷崛起,同年9月,小蚁发布白皮书,宣布打造区块链金融系统,发力网贷、众筹等领域。

2017年,人工智能概念持续火热,智能经济概念也成为商业社会谈论的焦点。2017年6月,小蚁宣布品牌升级,也要打造“智能经济”体系,并将智能经济和区块链概念相结合,提出利用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身份进行资产数字化,利用智能合约对数字资产进行自动化管理,实现"智能经济"的一种分布式网络。与以太坊的匿名不同,NEO旨在通过数字身份认证来打造一个在政府监管之下的智能经济平台。

“智能经济的概念足够大,什么都可以往里放”王亮对此评价到。

2018年开始,随着监管趋严,技术的应用落地发展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2018年7月NEO也顺应时势,宣布3.0计划,对接实体经济,打造企业级应用。

“作为区块链创业者,应该有理想并加以坚持,不是说不能根据市场变化,战略有所调整,但正如我之前所讲,一遇到问题,就做比较大的调整,这很难称之为有理想的创业项目。”

对此,NEO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企业级应用与区块链的结合是大的趋势,NEO有责任也有意愿去成为趋势的头部引领项目,NEO 3.0正是为了顺应趋势,而做出的构想。但是代码重构是一个复杂的大工程,并需要与社区达成充分沟通,所以我们需要谨慎而循序渐进的推进。

NEO创始人达鸿飞也曾表示,NEO升级3.0版本,过程中涉及到向前兼容的问题,以及开发者能否适应,这是目前最大的挑战。

“实际上NEO的“求生欲”不仅体现在不断变化的愿景上,实际上NEO已经想好了退路。”王亮提出。

根据天眼查显示,NEO创始人达鸿飞,现在NEO项目主要负责人张铮文以及ONT项目负责人李俊,三人在2016年底成立共同成立上海分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Onchain)。三人关系密切,有多家媒体曾报道,NEO的很多技术资源都被ONT项目挤占,导致NEO项目的技术发展不尽如人意。

NEO对此回应到, NEO与本体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项目,团队也不存在任何重合。

张铮文也曾对媒体表示,“NEO是一个开源社区,是社区化运作;ONT是一个公司项目,由分布科技负责开发。

然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分布科技的主营业务就是为各行业提供企业级分布式账本框架及技术支持。巧合的是,NEO3.0版本中也提到,NEO未来将转为大型企业用例而构建,优化经济和定价模型。在此点上,社区驱动的项目和公司化经营的项目目标和方向不谋而合,且关系暧昧。

高管

高管

分布科技

分布科技

“有很多投身于区块链领域的人都愿意提“all in”这个词,因为它代表着一个创业者或者团队的决心和勇气。尤其是对一个公链团队更是如此。但很显然,NEO在2016年就想好了退路,也许做个技术服务商对这个团队更好”王亮总结到。

不光是市场热点,技术热点,NEO也从来没有放过。

早在2016年底,NEO(小蚁前身)创始人达鸿飞就曾对外表示,“跨链技术”是2017年小蚁的重头戏。小蚁开年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制定一个跨链互操作的协议或者是一种标准,只要是符合这个协议里面基本要求的区块链,都能够互相之间进行操作。

正如达鸿飞所强调的那样,“我们对未来的判断,是有很多的区块链,而不是所有的业务跑在一两个或者是两三个区块链上。小蚁的愿景是“你我的数字资产”,在系统底层实现对多种数字资产的支持,用户可以直接在链上创建自己的资产类型,并用智能合约来控制它的发行和交易逻辑。”

2017年8月,小蚁更名升级后的NEO,也还在坚持的这个愿景,不仅如此,NEO不仅将跨链技术作为该项目重要创新成果,还将分布式存储技术以及抗量子密码学机制纷纷包含在内。

技术创新

技术创新

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白硕向链上财经表示,上述技术的研究和发展方向是对的,这些技术的确对区块链项目的发展有正向作用。但是目前这几个技术都有自己的问题和瓶颈。

“跨链已经有些实践,目前主要是协议方式和中继方式是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我个人更赞同协议方式。但是到现在跨链还没有得到很大规模的运用,原因在于它实际上并没有解决安全性、覆盖率、既得利益,这三大问题。”

对此,NRS创始人李万胜观点更为直接,他认为,跨链压根不是核心技术和诉求,现如今各条公链的主链都没能做到很稳定和完善,过早的谈跨链,属于舍本逐末。所以拿跨链技术作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并没有什么优势。

“抗量子密码学机制可以很好抵御量子计算机攻击的问题,这也是当前密码学领域的难题。但是目前该技术还停留在理论阶段。”白硕向链上财经解释到。

NRS创始人李万胜也表示,量子计算目前还没有结论,如果真能做成,值得很多人学习。

自2016年至今,NEO蹭过的热点很多,不论是市场热点还是技术前沿,但在如今看来,似乎什么都没有。

 

难以不作恶的共识系统

NEO采用的是其独创的共识机制叫做DBFT(授权拜占庭容错),NEO称其为POS共识的升级优化版,实质上与EOS的DPOS共识类似,运行机制是使用代理节点进行BFT算法决定出块,代理节点通过用户投票选出。目的是用减少节点数量的方式提高效率。

DBFT机制将系统中的节点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专业记账的“记账节点”,一个是系统当中的普通用户。普通用户基于持有权益的比例来投票决定记账节点,当需要通过一项共识时,在这些记账节点中随机推选出一名节点拟定方案,然后由其他记账节点根据拜占庭容错算法,即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进行表态,如果超过66%的节点表示同意节点方案,则共识达成;否则,重新推选节点,重复投票过程。

根据NEO官网介绍,目前该项目拥有7个共识节点以及11个竞选节点。

节点数量

节点数量

链上财经查询其共识节点情况时发现,7个共识节点中有五个节点均属于NEO Foundation,另外两个节点分别为锡安城(City of Zion)以及KPN。其中锡安城对外宣传是一个全球性的、独立的开放源码开发人员、设计师和翻译团队,但是链上财经注意到其资金支持全部来源到于NEO基金会。另外还需注意的是,上述七个共识节点得票数完全一致,均为45503412。(理论上,普通用户自由投票,选出票数多的前七个节点,很难造成票数完全一致)

链塔研究团队在撰写NEO评级报告中增加提出,NEO白皮书中在对BFT的算法描述中,却缺失了关于投票选举的描述,而查看NEO的代码发现,这些“代理节点”是静态选出的,而且完全是由项目方部署的,从以上数据中也可以得到验证。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5月,NEO发布的公告显示,NEO委员会已正式改组为NEO基金会,由Da Hongfei和ErikZhang共同担任主席,两人均应执行决策权。

决定权

 

NEO链的七分之六共识节点掌握在NEO基金会手中,而NEO基金会的决策权则掌握在达鸿飞和张铮文两个人的手中。


业内谈到EOS的中心化问题时,普遍担忧其21个超级节点掌握的权利过于集中;NEO与其相比,7个共识节点更加强中心化,况且这七个节点有6个都掌握在NEO基金手中。业内普遍认为,比特币和以太坊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们的发展掌握在每个节点手中,至少这些节点有表达自己想法的权利。即使是EOS,那些超级节点还需要进行竞演和贿选来体现对其节点价值的肯定,NEO的高度中心化策略使其面临较大信任风险,掌权者作恶难度和成本都很低。

“更值得关注的是NEO它是一个偏中心化的系统,换句话来说,你可以认为NEO的是强中心化的,因为它的节点都是完全被控制的,而且很少(目前是七个),但是现在KPN的加入,算是NEO去中心化进程开启的标志,它们也希望更多社群参与进来。”赛迪研究院公链负责人蒲松涛向链上财经表示。

同时,蒲松涛也表达了他的担心,“DBFT的核心在于节点要达到66%以上的共识才能出块,如果像以前NEO的节点都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出块就会相对比较稳定。但是由于NEO强中心化一直饱受诟病,它也在做去中心化的努力,但这就会带来更多不稳定,即由于NEO想让更多节点参与进来,但这就意味着对于节点的掌控力就不如以前,也就是说对于那些不由自己掌控的节点的稳定性是很难把控的,这就会造成无法稳定出块。”

“再加上,DBFT算法本身对于通信等软件方面的要求也很高,所以如果节点在通信方面出现一些故障的话,也有可能造成无法出块。”

也许DBFT这种共识算法一直在制约着NEO团队的去中心化进程。

 

中国“以太坊”?


曾有国外媒体CoinCenral向达鸿飞询问,他是否在乎把 NEO 称为“中国版以太坊”?

达鸿飞是这样回答的,“我不在乎是否被称为“中国版以太坊”,这样还有助于大家更好地理解 NEO。”

达鸿飞这样的回答似乎彰显着他的雄心壮志。实际上,NEO与以太坊都是在2014年立项的,且多项技术都宣称是以太坊的进化升级版,这几年来国内对NEO寄予厚望。其光辉的历史和出色的市值表现似乎也在印证着人们对它的期望。

小蚁(NEO前身)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经历两次ICO的项目,小蚁早在2015年10月就已经完成ICO第一阶段的融资,当时共筹得2100个比特币。2016年8月8日,小蚁开启第二阶段ICO,2016年9月7日结束,第二阶段共筹得6129个比特币,,累积参与人数高达1498人,同时在ICO参与人群中,有700余人来自海外。其中来源最多的地区是美国,此外,在印尼、俄罗斯、英国和加拿大也有不少的参与者。

在那个监管还没宣布ICO为非法的日子里,作为背负“中国第一原创区块链项目”的NEO(小蚁)来说,两轮合计融资超过8000个BTC,创造了当时国内的最大ICO融资额度。

同时,NEO作为老牌公链项目,在市场上受到众多交易所的认可,根据统计目前NEO已上37家交易平台,拥有多达108个交易对:

NEO上币情况

交易所交易对数量

资料来源:Coin Market Cap

 

除此之外,NEO的市值在国内公链来说还一直处于名列前茅。据Coin Market Cap统计,NEO的价格和市值长期排在全球加密数字货币的前二十。截止到11月19日,NEO实时价格为10.87美元/个,市值总计706,436,784美元。实时排名第十七位。

市值表现

市值表现

币价表现

币价表现

数据截止时间:2018年11月19日(数据来源:Coin Market Cap)

而在社群维护层面,特别是国外的维护,NEO在国内的所有项目中算是相当出色,根据NEO官网披露的相关渠道分别有Facebook、Reddit、Telegram、Medium、Twitter以及官方微博,可供了解的渠道较为丰富。

同时,NEO团队的社群维护工作也较为良好,上述渠道最近三天内都有更新,且更新频率较高。此外,从国外各个社交渠道的关注数以及参与人数明显可以看到该项目为国际化项目。在英文社群的活跃度明显高于中文社群。

NEO社群及渠道表现

社区渠道

数据来源:各渠道

虽然在市值表现和社群维护在国内众多公链中表现良好,但与以太坊的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

根据Google Trends数据,财经网·链上财经对比了过去一年NEO与以太坊的搜索热度情况, 明显看出即使在NEO的发源地中国,NEO的热度也与以太坊有一定差异,在全球层面,以太坊的搜索量呈现压倒性优势。

NEO与以太坊全球热度变化

热搜全球

 

NEO与以太坊中国热度变化

热搜指数

资料来源:Google Trends

持币地址的对比则更加直观,截至2018年11月19日,NEO持币钱包地址数量为194676个,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8月,NEO钱包地址当时还有206352个,近几个月来,NEO持币人数不增反减。另外,根据etherscan.io的数据,以太坊的持币地址数量为47515693个,当日增加114354个,持币地址数量还在稳步增加。

NEO基本情况

NEO基本情况

以太坊持币地址总数

以太坊持币地址总数

此外,白皮书中还规定了NEO的初始通证分发机制,其中50%(5000万个NEO),NEO将按比例和轮次分配给ICO的投资者;剩余50%锁仓一年(2016年10月17日至2017年10月16日),交由NEO Foundation管理,用于支持NEO的长期研发、生态维护,并承诺不会进入交易所流通。其中10%(1000万)分配给NEO开发者和Foundation成员、10%(1000万)用于激励NEO社区开发者,15%(1500)万同于投资其他区块链项目,所得收益归NEO Foundation所有,15%(1500万)视情况使用。理论上每年使用不得超过1500万NEO。

据链上财经了解,目前前面分配给ICO投资者的5000万NEO已经分发完成,全部进入到市场,由于目前已经进入2018年末,理论上,属于锁仓的5000万也已经全部解锁。但根据NEO的承诺,理论上每年使用不得超过1500万。所以现在市场上流通数据应该为6500万,另有3500万还在锁仓中。

锁仓地址

锁仓地址

从NEO通证持有者的分布来看,NEO拥有超过十九万个账户,其中NEO Foudation锁仓地址持有3500万,与其白皮书所提基本一致。但根据计算,持币数量前十名地址(包含锁仓地址)所持NEO数量超过6400万。NEO回应称,有部分持仓量较大地址为交易所地址,但具体有哪些是很难查到。

由于NEO的持仓集中度较高,主要都集中在NEOFoudation和一些持仓大户(有可能是交易所)手里,可能会出现中心化问题,有操纵风险。

“NEO一直顶着老牌公链的名声,市场希望它能够名副其实,但现在看来除了市值表现还可以,其它方面,尤其是技术指标让人非常失望。”区块链资深观察者范飞向链上财经表示。

技术及各项指标

NEO各项技术指标

数据来源:链上财经、赛迪研究院

“理论上,NEO向赛迪研究院表示它们的理论TPS峰值可达1400,实际上赛迪监测到的只有700,而实际应用的不过0.4TPS。在监测的三十三条公链中,数据属于中等偏上。”赛迪研究院公链负责人蒲松涛向链上财经表示到。

蒲松涛解释到,实际上,现如今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能实际交易笔数能够和它理论交易笔数相符合以外,其它很多公链因为缺少实际应用,其交易量都很低。目前赛迪研究院监测的公链实际平均交易量仅为0.27笔/秒,还有很多公链项目不到0.1笔/秒。

近一年来,NEO的代码更新情况饱受诟病,更有媒体曝出NEO出现过几个月没有更新代码的情况。

“从NEO官方代码库更新情况来看,不是很活跃。从赛迪监测来看,好多个月都是非常少量的更新。近两个月活跃度有所提升,但是平均下每天主库代码提交也不会超过一个,相比比特币平均每天有五个,肯定会少很多。按最近一年的152次更新,平均到每月更新次数也就10次多一点,平均到每天也就0.5次。相比起它对标的那些链还是有些差距的。”蒲松涛提到。

“总体看来,NEO的各项基本数据在国内的公链中都很难说出类拔萃,更别说对标以太坊了。”

“NEO在与全球公链的竞争中曾经名列前茅,它们一度可能成为比肩以太坊的存在,但是NEO的团队现如今似乎懈怠了,它们在激烈的竞争中正在掉队,即使在国内层面也难说还有优势。”范飞总结到。

文中王亮、范飞皆为化名

郭竞/文
中心化 中国
0 0

热门阅读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