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链2018-Achain的丰满理想与骨感现实

来源:财经网 2018-12-06 15:15:40

...

2018年11月,数字资产市场行情急转而下,比特币一度跌破4000美元心理关口。市面上出现了诸如“归零论”、“死亡循环论”等理论,外界对区块链领域的质疑声愈发响亮。一些人却坚信数字资产终会迎来春天,只要挺过寒冬,就会见到春天的曙光。

公链项目Achain的创始人崔萌就是其中一个乐观主义者,他认为只要专注技术,将底层技术做好,即使整个行业处于寒冬,整个项目也会存活下来。

“寒冬不寒冬对技术本身来说其实没关系。只要把技术做好,即使是寒冬你也死不了。我认为写一套成熟代码或者经过多次验证不断修改代码,就像工业革命中的螺丝钉一样,即使再小也是有价值的,虽然现在我们可能在生活中很难见到螺丝钉这样的东西,但其实我们生活中还是离不开他。”崔萌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曾扬言打造中国版以太坊的Achain,在项目计划不断更改、进度滞后、币价趋零的态势下,如何实现丰满的梦想?但是,如果把目前这个星球上所有的公链列个表,你会发现,Achain排在第一个(只适用于字母顺序排列)。

失控的直播间

“我们最早的初始量是十亿,有一定的节点奖励,所以总量是略微大于十亿一丢丢……一个是我们增加这个总量,另一个是别人也对我们主网的数据进行监督……”崔萌在Achain社群直播时表示。

在投资者抱怨增发Token时,Achain团队却改口称较总量多出的这部分Token不是增发,而是区块奖励。

1

效仿EOS的节点奖励模式(增发奖励给区块的生产者),Achain团队表示将采取节点奖励方式以维护节点的正常运行,每个产块节点将获得5ACT的奖励。经计算目前多出的Token数量为2124万。

3

与EOS不同的是,Achain并未在白皮书或公告上向用户解释说明过节点奖励的原则,且在白皮书上删除了关于节点评选的细节。崔萌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主网升级前,Achain共有141个节点。但是,社区成员则表示项目方并未公开过节点的相关信息。此外,ACT鼓励投资者锁仓,并设计了激励计划,同样未在任何公告中标明预留用于激励部分Token的出处。

业内资深人士柏波表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Token的总量增加必然会带来通胀预期(通胀预期是导致通胀的重要原因。一旦消费者和投资者形成强烈的通胀预期,就会改变其消费和投资行为,从而加剧通胀,并可能造成通胀螺旋式的上升),这会导致单个Token的价格缩水,即币价下跌,损害早期投资者的利益。

他补充道:“其次,从信任的角度来看,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在于普世的信任,Token总量恒定也在这种信任体系内,如果增发将会导致社区、用户信任度的下降,不利于项目的未来发展。”

追着风口跑的猪

这场直播在投资者的谩骂声中结束。增发让投资者积累已久的情绪一并爆发,早前Achain一再更改项目愿景已经让投资者对其信心大减。

2015年V神推出以太坊,炒火了智能合约;小蚁(后更名为NEO)面向全球ICO,筹得2100个比特币;身陷抄袭罗生门的帅初把量子链张罗得有声有色。许多项目仅凭一纸白皮书就名声大噪。早期投身区块链领域的Achain,起了个大早,却错过了风口。

“以太坊的崛起,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也让我重新审视这个市场和区块链的发展机遇。同时,我们很有信心,在这个时候做一条比肩以太坊的公链,我们希望站出来去打造中国的技术标准和品牌。”崔萌曾在巴比特采访中表示。

2018年上旬以前,Achain的定位一直是中国版的以太坊,致力打造“新一代智能合约平台”。崔萌在采访中列举了Achain媲美以太坊的理由:

4

据崔萌介绍,Achain的性能优于以太坊,其TPS可达1000以上。近期,Achain对主网进行了升级,崔萌表示Achain Plus将进一步在性能上超越以太坊,TPS可达到2000+。

社区成员还没等到Achain再度超越以太坊,Achain就被指责抄袭EOS代码,引起舆论关注。

5

6

针对代码抄袭事件,崔萌公开回应称只不过是“借鉴”。

4

之前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曾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过,相互借鉴代码已经是公链圈子里公开的秘密,大多数公链项目默认或认同借鉴头部项目的白皮书和源代码。

“很少有投资者真正地去关注项目代码的更新情况,就算是关注也只是粗略看看更新频次。自主网上线后,近一年来,Achain在技术上没有任何巨大的突破。这次火急火燎地升级主网也可能是搪塞投资人关于一年来项目进度的借口,不幸的是,“拿”代码被抓了个正着。”区块链行业观察者张飞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至今,其他公链在底层架构上没有能超越以太坊的。”苏宁金融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员闻泽中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以太坊偏低的TPS使其遭受诟病,但除此之外,以太坊一直处于公链行业领衔地位。

以太坊共有1871个DApp,并且种类多样化,包含交易所、博彩、社会、游戏、发展、安全等类型。相较之下,据Achain官网显示,Achain的DApps数量(17个)不及以太坊的千分之一。

此外,Achain尚未公开DApp的日活度,然而,DApp的日活度是很多评级机构对公链项目进行评测的重要维度之一。赛迪研究院蒲松涛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DApp数量越多、日活量越大说明该项目应用生态越强、影响力越大、用户量越大。反之,DApp数量少说明知名度小、社区关注度小。

但Achain的创始人崔萌却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我只提供平台,做什么DApp是DApp开发者的事,至于DApp活不活跃,我也帮不上忙,同样地,在以太坊上跑的 DApp活不活跃与V神也无关。”

苏宁金融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员闻泽中则持不同观点,他表示DApp的日活度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公链的生态情况。

“类比App Store里的App,只有使用ios系统的用户才会去玩上面的App,App日活量高说明App团队运营得好,但也肯定是和ios较好结合的结果。”闻泽中补充道。

另一个反应公链的活跃度以及关注度的评测维度是代码的更新量及活跃度。Github显示,Achain共有282次代码提交,9位代码贡献者(其中有8位是Achain技术成员),Fork数为55,关注度为50。以太坊的代码提交次数为10318,356位代码贡献者,Fork数为7625,关注度为2039。由此可见,Achain与以太坊相差甚远。

7

纸上谈“跨链” 遗留“烂尾楼”

主网上线一年有余,但Achain的智能合约至今还未开放。

“哎,当时要是上线了也就上线了。”崔萌叹息道。

提及未开放原因,崔萌表示由于政策收紧,处于敏感时期,团队害怕有些开发人在他们的智能合约上瞎写。因此,将此事一再搁置,一拖就是一年多。

“如果别人在上面瞎写,我又擦不掉,所以当时这个事(开放智能合约)就往后放了放。后来,我想着这事过了,大家可能就关注少了,同时我们精力转向多链和跨链方面。之后我们对主网作了升级迭代,把精力集中起来做创新,那个事儿(开放智能合约)就又往后放了放。” 崔萌补充道。

没追上智能合约的风口,这次,Achain决定要赶上跨链的车。

Achain创始人崔萌曾多次对外表示,跨链技术是未来公链行业的必然的趋势。崔萌将跨链分为两种模式,即token跨链和数据跨链。

第一种模式,Token跨链指部署在A链上的应用支持其他链的Token,例如以太坊和EOS两者互不兼容,通过Token跨链,在两个生态上搭建一座桥梁,由此扩大用户群。

“通过Token跨链去除了区块链A区块链B和区块链C的概念,使得生态较成熟的项目与不成熟的项目之间轻松通信,生态的隔离减弱,大家更容易把项目越做越大,人人都可以分享别人创造的生态资源。”崔萌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但是目前技术上很难实现。而且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来说,由于现在市场在持续萎缩,所以市场肯定也没什么需求,但我相信未来市场会有这种需求的。”他补充道。

Achain基于Token跨链研究了两、三种方案,但由于加密资产处于熊市,且其他通证化经济的方案都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因此,Token跨链暂且搁置。

第二种模式,Achain希望通过数据跨链来解决供应链金融目前存在的的信息不对称、信息篡改风险、信息难以获取等问题。

以供应链金融区块链为例,供应商构建供应商区块链,采购商构建采购商区块链,双方通过跨链实现不同区块链之间的信息互通,在打通的区块链网络中实现订单交易。

“由于区块链处于发展前期,区块链上沉淀的数据,除了Token的数据有价值,其它的数据的价值就都很弱。数据的交换我觉得技术上实现是更复杂的,前景也是更广阔的,但是现在市场需求也是没有的。”崔萌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相较于崔萌对跨链前景的肯定,InterValue CEO曹源对跨链技术的前景持不同观点,他表示在公链技术瓶颈没有实质性进展时,一切所谓“跨链”项目除非联盟链之间有落地价值,公链之间无从谈起。

“所谓跨链技术,在公链效率技术瓶颈没有重大突破之前,其本身意义不大。过去有些所谓跨链项目,基本忽悠成份较高。”他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智能合约未开放,跨链还处于畅想阶段,2018年接近尾声,Achain团队在这一年都做了什么呢?崔萌表示在今年6月以前,Achain主要在做并行网络,帮助其他项目发展区块链,随着下半年区块链行业遇冷,Achain将跨链计划延后,转而对Achain的主网进行迭代升级。

至今,Achain追过很多风口,不论是当时轰动一时的智能合约,还是彼时热闹非凡的跨链技术,如今看来,只遗留下一堆“烂尾楼”。

币价趋于零

除了一再修改的项目愿景和一再搁置的项目进程,Achain的币价表现同样让投资者失望。

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Achain的通证(ACT)于今年一月一度达到峰值1.37美元(1月10日),不到10天(1月18日),下跌至0.41美元,下跌了70%。之后币价一直处于持续下跌的状态。截至12月3日,ACT的价格为0.01美元,即7分人民币,较1月缩水99%。

8

谈及ACT价格大幅下跌,崔萌在直播中表示很无奈,也很痛心,并称自己也是被割的韭菜。

9

除了市场因素外,崔萌在直播中表示还有两个因素导致币价下跌,其一是团队的开销;其二是早期投资人解锁。

“Achain团队本身是有一定开销的,当行情比较好的时候,我们每个月开销的ACT数量比较少,几百万个,当行情不好的时候,每个月开销的ACT数量可能达到一千万或以上;第二个是早期投资人解锁。” 崔萌说。

虽然这个说法可以理解,但很多投资人认为Achain团队这种行为等同于砸盘套现。

10

11

问及ACT会不会归零,崔萌在直播中表示ACT不仅不会归零,而且不会被火币和OKEx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下架。事实上,ACT自上市以来,已经下跌一百倍,且价格趋于零。

在直播中,崔萌还坦言Achain团队不会跑路,“不管怎么样我肯定会坚持往下走,等到阳光到来的时刻。”

12

但是,没有人知道春天什么时候到来,会不会到来。

Achain创始人崔萌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目前正值熊市期间,比特币价格下降,投资人信心不足,90%以上的公链项目,包括Achain,都面临消失的风险。

“程序员编写的每一段代码,就如同工业生产中的螺丝钉一样,即使很微小,但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而公链的使命就是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过贡献。”他补充道。

公链项目资深观察者张飞则认为: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在于普世的信任。但是如果Achain继续像狗熊掰玉米一样,一味地追着风口跑,一再搁置手中的项目,最终只能将社区成员的信任消磨殆尽,成为没有灵魂的躯壳。

文中柏波、张飞皆为化名。

大卫/文
中国 现实 理想
0 0

热门阅读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