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敲门砖成法律盲地 ICO暴雷后维权多艰

2018-12-27 14:16:55

...

入行没多久,阿全就发现区块链是一个很有“钱途”的行业。做内容出身的阿全为各个区块链项目方提供白皮书代写、公关稿撰写、宣传方案设计等服务,与其说阿全是一个区块链从业者,更不如说他是一个区块链行业的服务者。

在今年1月份,阿全开始接触到白皮书代写业务,据阿全向财经网·链上财经介绍,在2017年年底到2018年年初这段时间,白皮书代写业务市场广阔,“加密货币市场火热的时候,很多项目方一掷千金请求白皮书代写,一篇20~30页的白皮书15000元还供不应求。”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调查发现,这种“供不应求”除了反映了市场供求关系之外,还映射出了项目方的违规之举。在一定程度上,白皮书俨然已经成为了项目方粉饰贪婪的靓丽外衣,而不是原本意义上的项目计划书。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u5XiXcOq2Tw

而随着熊市的到来,项目方频频暴雷,白皮书违规问题再一次被拿上台面,CDC消费链、迅雷链、亦来云等多个项目均出现严重违背白皮书规则的现象,而这一点也成了维权者们紧追不放的违法证据之一。但是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在国内目前的法律体系之下,白皮书是否具有法律效应还难以定义。

币圈招股书?

一位投资了多种数字货币的散户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在接触一个新的币种时,白皮书是他判断一个项目值不值得投资的重要因素。此前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报道,在CDC消费链的维权事件中,多位散户透露自己之所以会投资CDC是基于对CDC消费链白皮书的认可。

Photo by William Iven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dAmHWsRYP9c

此外,白皮书也是投资机构对项目方进行评估时的重要因素,了得资本创始人易理华曾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了得资本在进行投资前会对项目进行一系列评估,白皮书是其中是重要一环。

而在交易所上币时,白皮书审核则是初始环节,白皮书是一个项目进行ICO的必要文件之一。以火币为例,火币主板和火币创业板的上币申请条件中都明确规定:项目方能真实及时披露项目信息包含项目白皮书、定期发展及进度报告。

据一位火币的公关人员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对于任何一家交易所而言,币种的白皮书都很重要。

由此可知,白皮书对于项目方而言承担着向公众披露项目有关信息的责任,基于其目的定义,白皮书实质上是一份向投资人提出购买或销售其代币的要约邀请性文件。

法律上对招股说明书的定义为“是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票时,就发行中的有关事项向公众作出披露,并向非特定投资人提出购买或销售其股票的要约邀请性文件。”由此可见,在功能和目的上,白皮书与招股说明书具有极高的相似性。因此在区块链领域,很多人将ICO的白皮书类比为IPO的招股说明书。

但是资深律师陈庆广认为这种比喻过于草率:“与其说白皮书像招股书,还不如说白皮书像房产商的楼盘说明书。”陈庆广是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目前已从业近20年,主要方向为公司法,此外,他也长期关注区块链领域中的各项法律问题。陈庆广认为与招股书相比,白皮书具有三个根本性的不同。

第一,  白皮书并不具备和招股书相应的法律效力。陈庆广向财经网·链上财经介绍,招股说明书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后,即具有法律效力,公司发行股份和发起人、社会公众认购股份的一切行为,除应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外,都要遵守招股说明书中的有关规定,违反者,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由于加密货币交易在国内处于非法状态,因此与之有关的加密货币交易者的权益也难以得到法律保护。

第二,  白皮书权责不对等。陈庆广坦言:“几乎所有的项目方在白皮书中都只申明的自己的权利,而不申明自己的义务。”陈庆广补充道,“而招股书中则明确规定了公司方都权利和义务。”2017年底2018年初,在ICO大爆发的时候,诸多项目方在撰写白皮书阶段都是寻求律师帮助,咨询如何规避可能的法律责任以及法律风险。多位律师都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证实,自己曾接触过相关业务。

第三,  说明内容不同。招股书包括有关当事人、募集资金用途、经营业绩、财务会计资料、资产评估、盈利预测、重要合同及重大诉讼事项等多项内容,而白皮书的主要内容为项目介绍、共识机制、代币发行机制、激励机制、技术协议等。陈庆广指出招股书的主要说明对象是公司现有资产,而白皮书的主要说明对象是项目的未来计划。“这就像是一个房产商的楼盘说明书,仅供参考,最后房子建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基于以上三点,陈庆广认为与其说白皮书是币圈招股书,更不如说是一个房产商的楼盘说明书,“楼盘说明书给用户说明的是未来的东西,说我这个楼盘有多好,等把楼卖出去了,到底建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准。”

但是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楼盘说明书如果过于夸大,将会涉及到虚假广告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在白皮书中并不存在。

截止目前为止,CDC消费链提前解锁锁仓币砸盘已过两个多月,除了火币赔偿了保证金之外,并没有任何部门对CDC消费链做出追责。据维权者向财经网·链上财经介绍,在项目方跑路后,多地维权者去公安机关报案,但予以立案者寥寥无几。

白皮书交易之罪

2017年在区块链历史上是难以被忽略的一年。这一年,币价疯狂,传统VC大举入场,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 年,全球ICO融资金额大致为350 亿元,这一盛况一直持续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据数字货币媒体CoinDesk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的全球ICO融资规模为63亿美元,是2017年全球ICO融资规模的118%。

写白皮书、发项目一时间成为风口,在这个风口,阶级跨越变得不再艰难。据公开数据显示,多家成立不到1年的区块链媒体估值数亿,而拥有近150年历史的《波士顿环球报》售价为7000万美元。

自然而然的,巨大的需求推动了白皮书代写生意的发展。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早在2017年,就有成熟的白皮书代写工作室出现,部分工作室除了提供白皮书代写业务之外,还提供上线交易所的服务。但是随着熊市的到来,白皮书代写业务也开始遇冷。

财经网·链上财经通过某电商平台联系一家工作室之后了解到,该工作室的白皮书代写业务目前报价在9000元——40000元之间。

微信图片_20181227133805

据该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工作室有近20号人,都曾供职过ZB、火币等交易所,因此该工作室出品的白皮书要略高于市场价,“我们的白皮书是可以直接上交易所的。”这里的“直接上交易所”指的是项目方要上交易所上币时不会因为白皮书问题被卡。

此外,该工作室还运营着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在代写白皮书之后,该工作室还可提供交易所上币的服务,费用另算,“如果你想上ZB、火币这种大交易所的话也是可以的。”工作人员进一步补充到。

对此,阿全透露目前白皮书代写已经有了一整套的流程,对于老手来说,代写白皮书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token经济体系啥的技术流都是现成的,直接套用就行了。他们费劲的地方就在于根据项目,要有一个针对性的加工,不显得那么千篇一律。”因此代写人员的从业背景并不构成加分。

但是阿全特意强调了另一种情况——项目方没有明确的项目架构,在这种情况下,白皮书中所有的内容都需要代写来完成,此种代写收费高昂,“这对代写人员的要求还是挺高的,这要求这个人真的懂这个行业。”但是即使代写人员对区块链行业了解颇深,他也并不是项目的实际控制人,因此白皮书写的再好,也只是“全靠代写人员自己编”。

此前一位代写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只要企业所能提供的基础材料足够详实,一份7万字、50页左右的区块链白皮书,仅需要四五天左右就能够完成。这一说法得到了阿全的肯定。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rItGZ4vquWk

代写成风不可避免的就带了各种造假问题,“主创成员不好造假,但是顾问团队很好造假,一般很难发现。”阿全认为这一做法主要是为了让项目看上去高端,这一问题也多有媒体报道。

伴随着代写、造假而来的则是项目方对白皮书的随意篡改,据一位数字货币投资者分析,在项目“发展”中项目方发现他人代写的白皮书其实并不是十分契合自己的意愿,因此随时跟着需求改动白皮书变成了一个常态。

以CDC消费链为例,仅代币机制一项,就前前后后修改了三四次。而目前风头正盛的波场,更是在被指抄袭之后,直接从官网下线白皮书。

波场的运营总监在接受财经网·链上财经采访时更是直言:白皮书的主要功能就是用来融钱的,在融资完成之后,白皮书就没那么重要了。

从底层的撰写,到中层项目方的执行,再到法律的监管,其中任何一个层面都没有形成合格完善的机制,在此种情况下,无论是依靠白皮书融资还是维权都显得有些荒诞。

近期区块链项目接连暴雷,但是还没有任何一款项目的维权者成功依据白皮书违规而被立案,而白皮书违规却又几乎是项目暴雷中最有迹可查的一个违规点。

陈庆广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我研究过一些白皮书,发现如果项目出现了任何问题,依据白皮书投资者根本没办法维权,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白皮书为投资者构造起了一个又一个关于财富的梦想世界,在这些世界里,一夜暴富变得触手可得。它早已脱离了纸张的束缚,成为了打开资本大门的敲门砖,更是成为了未来世界的基石,但是在暴雷之后,白皮书却开始显得苍白无力。

也许这只是佐证了一个观点:他有多强大,就有多脆弱。

暴雷 套路 项目 法律
0 0

热门阅读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