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京“北三县”土地乱象起底:利益裹挟下的三河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2019-05-14 11:12:25

...

“打击违法占地既是一项利民、利长远的民心工程,也是河北省委省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给我们的任务、对我们的考验,是一件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大事。”早在五个月前,三河市政府召开的一次拆违动员大会上,河北三河市市长刘连杰对拆违工作如此表态。

此前,刘连杰曾在接受廊坊日报记者采访时称,截至2017年,三河市共拆除“两违”430余万平方米,2016年度卫片违法占用耕地比例由初始66.3%降至12.27%,2017年新增违法用地基本清零。

不可否认,近几年,三河市的拆除违建行动一直没有间断。不过,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三河多个村镇走访时,有知情人称,三河市政府的拆除违建行动,存在选择性执法。有多人举报违法占地、违建等行为,举报多年无果。

2017年,河北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支持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的若干措施》,提出统筹指导河北三河市、大厂回族自治县、香河县(北三县)与北京市通州区搞好衔接。河北省要求,强化“北三县”土地利用规划管控,划定交界地区生态保护红线,严格控制城镇开发边界和新增建设用地,严禁贴边发展,避免形成“铁围子”,严控房地产开发总量,合理确定住房供地数量、布局和时序。

不过在多重利益的裹挟下,三河的土地乱象依然存在。4月23日至4月30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三河走访发现,其违法占地、违建现象触目惊心。如记者走访的三河市泃阳镇东街村,300亩基本农田,只剩下10亩,其他土地全部被流转后违建。按照受访人提供的数据,整个三河市,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至少约40000亩农民耕地通过土地流转后,被变相房地产开发,或建成厂房,或建成高档会所,或被闲置,其中涉及大量基本农田。

“土地流转”,实为“以租代征”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三河市泃阳镇东街村走访调查时,有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一带全是违建,都是以租代征。”该知情人带领记者沿路西一带介绍说,“路西边的即使有手续也是违法建筑,手续都是通过跑关系办的。”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东街村调查发现,除了站前公寓小区、圣博文化园住宅区等小区以土地流转形式从泃阳镇东街村取得农民集体土地并违建,还有一些没有名称的住宅小区,以及一些企业,香丰肥业、园景绿化、华玉建筑工程、中拓建筑工程、以及某货栈等单位的厂房用地,也都如此。

记者在调查几个住宅小区时,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寓老板告知,这些房屋全部是以租赁形式变相买卖,变相收取的房价在每平方米4000元至6000多元。当问及,这种租赁形式是否安全可靠?今后会不会有可能被拆除?如果拆除能否得到相应补偿?老板称“这个都是我们本村的土地,我就是东街村的,房子肯定不会拆。”

据记者了解,多数土地使用者是通过租用土地使用权后进行开发建设。房子建成后,再“以租代售”的形式把房子变相销售出去。而土地流转时,往往会与村委会同时签订两份土地租赁合同,以此来规避土地流转期限。第一份合同的期限是在合法有效的土地承包期内,第二份合同是直接续签30年土地流转期。

记者还了解到,这些土地开发者从农民或村委会手上租赁的价格不一,每亩每年500元、600元、800元至2100元、2200元不等。而部分村委会从农民手上取得流转土地后,再流转时,通常会适当抬高土地流转租赁价格。知情人透露,再流转时每亩抬高几百元、上千元不等,而抬高的差价,则被村干部中饱私囊。

记者了解到,三河市泃阳镇东街村大约有400户,1000余人口,全村共有300多亩耕地,全是基本农田。在土地流转政策出台前的2008年,全村还是人均0.3亩耕地。“现在村子里除了有几户村民,由于态度很强硬土地没被流转,还剩下大约10亩耕地,其余的耕地都已被流转后占用了。”一位知情村民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

4月28日,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从三河市区沿着三香路往南,行驶约20公里,至香河检查站。知情人告诉记者“沿途道路两边的临街门面房、厂房、游乐场所、酒店、大型商贸市场等等,基本上全是违建。即使有用地手续,也是私下办的。”

其中,沿途有两处占地格外引人注目。一处是京哈公路往南,三香路西侧的一块地,属于泃阳镇大枣林村耕地。记者粗略丈量该地块,长和宽分别约500米,约合300余亩。高高的围墙,上面布满了电网,每隔一段距离都安装有一个摄像头。南门常年紧闭,让当地人和过路人觉得格外神秘。后面北侧两个大门,分别悬挂了三河市尚德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三河市尚德保洁有限公司(河北尚德环京工程有限公司)牌子。

记者注意到,2018年三河市政府为助推当地中小微企业发展,曾与市内多家金融机构签署了银担协议,协议金额超过10亿元。其中三河市尚德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就在被扶持之列。而该公司主要从事城市花卉景观、政府机关的花卉景观以及庭院修缮等工程,这些项目工程多是“与政府打交道”。

记者沿着三香路继续向南前行,大约行至10公里处,为恒广裕农贸市场,占地面积数十亩,无用地手续。

泃阳镇东关村千秋院落小区,从围墙外面看,大约15至17栋楼,每栋4层。记者了解到,该小区已被三河市委纪委、泃阳镇政府、三河市城乡建设局于2016年底查封。记者在东关村走访时被告知,该小区曾经是村子里的自留地,别墅区则是晒麦场。老板李某被抓,被抓原因是否与违建有关?记者未能获得相关信息。

三河市政府官网显示,该市现辖10镇,395个村街。记者在三河走访时,有村民告诉记者“三河市的土地流转违建现象非常严重,整个三河市的每一个乡镇,每一个村街都普遍存在。村村有几百亩土地被流转并违建。前述人士指出若以每个村子平均按违建占地100亩计算,整个三河市至少40000亩耕地被流转后违建。而真正能参与违建的人,在当地有点威望,就是与村干部有关系,就是有一定的背景。普通老百姓是建不起来的。”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泃阳镇东街村走访时注意到,2008年至2018年,正是该村土地流转最疯狂时期。期间,张某担任村支书,李某担任村主任。张某离任后由其女婿王某户籍迁至东街村并继续担任村支书。

违法占地,查处后仍公开售卖

“我还没举报站前公寓小区的违建,三河市国土局某负责人就开始约见我,并要求我与陈铁(被举报违建者)见面商谈了。”举报违建的张敏(化名)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说。

张敏是三河市一位商人。早在数年前,因与三河市利兴印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兴印刷公司”)的一起借贷担保纠纷案,认为司法不公,让张敏愤起举报该公司违法占地并变相房地产开发。

张敏举报的这块地属于三河市泃阳镇东街村。据公开方资料显示,占地面积约16亩。该地块几经流转后于2013年经过三河市泃阳镇东街村委会土地流转至利兴印刷公司法人个人名下。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通过相关途径获得的有关该地块的土地租赁协议显示,该地块的实际租赁年限为30年,每亩每年租赁费为2100元。该协议一式三份,东街村委会、土地租赁人、三河市泃阳镇政府农经管理服务站各执一份。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实地走访看到,目前该地块已开发成站前公寓小区。小区大门旁边的围墙上“三河市利兴印刷有限公司”镶着几个金字的公司招牌尚在,小区内原来的公司办公楼早已人去楼空。已建成的3栋联体4层住宅楼内,有的业主已入住,有的业主正在装修。资料显示该小区为120户楼房。

按一位业主提供的购房合同显示,购买该小区住宅的购房户,要与利兴印刷公司签订两份合同,一份为《站前公寓租赁合同》,另一份为《房屋使用权转让协议》。合同显示,一套建筑面积为84平方米的楼房,房款大约为54万元。房屋使用年限为20年,使用期满后再无偿使用32年。

就该地块,三河市国土局早在2014年春节前后,就对其立案查处,并下达了《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同年,国土局将该案申请三河市法院强制执行,三河市法院下达了(2016)冀1082行审131号裁定,“本案准予强制执行,由三河市人民政府和辖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具体组织实施。”

官方多次答复意见中显示,该地块“因利兴印刷公司为了偿还债务于2016年9月将原车间拆除后抢建住宅楼,现已主体完工。”三河市国土局并对新的违法行为下达了《责令停工违法行为通知》,同时将相关情况上报了三河市政府及泃阳镇政府。三河市国土局认为,“该宗土地上的违法抢建行为已成为重大信访隐患,我局已将该情况上报至三河市政府。”

张敏于2015年9月份开始举报该地块违法占地并违建。尽管法院已于2016年也作出了强制执行裁定,但拆除违建工作至今没有下文。

记者注意到,该宗地块,从2013年立案查处,到2016年抢建,到公开售卖,再到业主入住。数年间,数份处罚决定并没有阻止该小区的建设。

站前公寓小区违建,只是张敏举报的三块违法土地之一。张敏认为,站前公寓小区的违建与一个叫陈铁的三河当地人有关。于是,张敏继续举报了有关陈铁的另外两块违法土地。该两块土地一块位于泃阳镇南关村,另一块位于泃阳镇北陈庄村,均属于泃阳镇。据官方的答复意见中显示,举报的南关村该地块占地8.4亩,土地流转租赁期限30年。该地块上先是建起钢构仓库,后又自行拆除建起了二层楼房七栋。无用地手续。位于泃阳镇北陈庄村的地块,占地面积约12亩基本农田,由三河市国土局于2012年作出责令拆除处罚决定,但由于三河市法院认为国土局的处罚程序不合法,案件被退回国土局重新组织卷宗。该土地上官方认定的违建房,在数年的案件程序轮回中依然矗立。

张敏举报了多年,也去了很多相关部门,要不没有回音,要不只是给个答复意见,三块违建都没得到实际执行。

违建案举报多年无果

在三河市举报土地违法的不只张敏一个。记者发现一个规律,在记者受访的人群中,举报土地违法的,大多原因是由于其他事情引发的土地违法举报。但举报的违建事件,均没有实质性拆除结果。

除了张敏,还有任某举报泃阳镇西关村的数个地块、数百亩土地被流转并违建。尽管也被官方确认并答复,但至今也没有实质性拆除结果。

而泃阳镇大闫庄村的6名村民,代表2600多名村民,因“村子里3300亩集体土地被倒卖”,也常常奔走于各个部门之间。

位于三河燕郊镇,占地150余亩的北方运河源建材城,也在被举报名录上榜上有名。

其实,三河市燕郊镇,近年来一直是盛产“楼市新闻”的富矿。也曾经爆发过很多闹剧。早在2017年,燕郊出现多个楼盘用地性质是工业用地的闹剧,并被国家相关部委点名。

在三河市,到底有多少被作出拆除行政处罚决定的违建?每年能向法院申请执行的拆除案件又有多少?又有多少案件被三河市法院作出了“准予强制执行拆除”的裁定?这些强制执行拆除的裁定作出后,三河市政府又组织实施了多少起违建拆除工作?5月5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走访了三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国土局)、三河市法院、泃阳镇政府等相关部门,均被告知“你找市委宣传部”。

当地消息人士指出,北三县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统一规划协调发展,而三河市存在大面积土地违规问题或积重难返,给未来规划建设徒增了难度。

记者手记

查处违建不能流于形式

崔军民 | 文

查处违建不能流于形式坚守耕地红线不突破,保护农民利益不受损,一直是近年来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为保护耕地,国家层面采取了一系列相应措施,比如占补平衡,高标准农田建设,以及省级政府耕地保护责任目标考核等措施。

但是,在国家耕地后备资源不断减少的严峻形势下,一些地方政府仍将国家政令流于形式。

河北三河市可谓是典型一例。有关违建拆除动员大会、违建拆除整改专项会议不断召开,地方党委、政府相关负责人在会议上也频频表态,一定要有力打击违法占地行为,向违建行为亮剑。并且当地检察机关也公开发布了举报违法用地及官员的公告。不仅如此,三河市政府某负责人还在某场合公开称:“2017年新增违法用地基本清零。”

乍一看成绩斐然,却经不起推敲。三河市泃阳镇东街村,全村300亩耕地仅剩下大约10亩。泃阳镇大闫庄村2600名农民也因为“村子里3300亩集体土地被倒卖”而常年奔走于各个部门之间。这两个村子的违法占地、违建现象,只是三河市的一个缩影。

土地承租人与村委会一纸协议,轻松从农民手中强行“抢”走了土地,并在农民耕地上建起了高楼。农民失去了生存之本,既没住上高楼,还没得到其他实惠。有多人举报违法占地、违建等行为,举报多年却也没有结果。

查处违建不能流于形式。正如三河市政府某负责人所说,“打击违法占地既是一项利民、利长远的民心工程,也是河北省委省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给我们的任务、对我们的考验,是一件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大事。”

针对形式主义,“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农业部某副司长说。

樊永锋 崔军民/文
起底 三河 利益 土地 北三县
0 0

热门阅读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