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仁国因何被双开?捞取政治资本,大搞“家族式腐败”

来源:《财经》杂志 2019-05-22 19:33:29

...

袁仁国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5月22日, 贵州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贵州茅台(600519.SH)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

原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图/IC

《财经》曾率先报道袁仁国深陷被查漩涡一事。在5月初被免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政协委员资格后,有关袁仁国将要落马的消息甚嚣尘上。

有贵州当地权威消息人士曾告诉《财经》记者,袁仁国的“问题多了去了”。对此,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曾回应《财经》记者称,具体情况不清楚。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1956年10月出生的袁仁国,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17年时间,于2018年5月卸任。

在袁仁国时代,贵州茅台渡过萧条期迎来目前的高红利时代,并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

疯涨的价格,让参与茅台酒经营人士获利颇丰。从2018年8月份开始,贵州省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涉及多部门和地区,已经有多名干部因收受茅台酒、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被查。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5月份袁仁国离职后,茅台高层亦进行更换。新高层的到来,让茅台集团能否实现营收千亿目标备受市场关注。

根据公开信息,茅台集团2018年营收为859亿元,2019年目标为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从2019年一季度贵州茅台营收增速看,全年千亿目标有望。

严查干部参与茅台酒经营

《财经》记者从多渠道获悉,贵州省曾开展干部自查参与茅台酒经营情况。

人民网消息,2018年8月20日,仁怀市委常委会举行扩大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第四巡视组贵州省情况反馈会议和省纪委省监委《关于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清理的通知》精神。

贞丰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工作简报显示,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填写包括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自己或者他人名义参与开设专营店、特约经销等茅台酒经营活动的,以及为亲友、其他特定关系人取得茅台酒经销资格打招呼的情况。

上述自查活动自此已经全面铺开。贵州国资委相关人士曾向《财经》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

上述自查工作与茅台酒高利润不无关系。自2018年以来,断货成为茅台酒的常态。飞天茅台市场价曾一度高达2000元一瓶,参与茅台酒经营人员获利颇丰,而且茅台酒也进入部分官员受贿的礼品名单。

2018年4月份,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经查,王晓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取巨额利益,向管理服务对象借用巨额钱款谋利。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8年以来,贵州省多名领导干部被调查,其中涉及违规收受茅台酒等是原因之一。如江县委原书记张广渊、凤冈县委原书记廖其刚收受茅台酒。

六盘水钟山区委原常委、副区长,六盘水梅花山旅游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分管常务工作)郭锐严违规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

仁怀市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罗小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原因中,亦有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贵州茅台酒及钱物。

告别袁仁国时代

不可否认的是,贵州茅台的崛起与袁仁国的掌舵密不可分。

从2000年的营业收入不及五粮液的三分之一,到2017年全球最高市值白酒公司,袁仁国也是成就贵州茅台两市第一高价股的助力者。

自2018年5月10日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位之后,袁仁国鲜有在公开场合露面。在2018年5月23日镇茅台国际大酒店召开的贵州茅台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其也未曾出席。

资料显示,袁仁国1956年出生于“国酒之都”贵州仁怀,先后任职过贵州茅台酒厂办公室主任、制酒车间主任、厂长助理、副厂长等基层职位。从1996年逐步进入管理层,至2000年,其曾任职茅台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贵州茅台总经理。

2000年12月起,袁仁国任贵州茅台董事长,兼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贵州茅台进入袁仁国时代。

时年,贵州茅台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1.14亿元,净利润为2.51亿元,距离当年度五粮液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39.54亿元、7.68亿元的数字,还有不少差距。

随后一年,贵州茅台正式登陆资本市场,至2008年,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期。

期间,在袁仁国的掌舵下,贵州茅台聚焦茅台酒和系列酒,公司收入大幅增加。2005年贵州茅台净利润为11.19亿元,超越五粮液。

2008年,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2.42亿元、37.99亿元,超过同期五粮液的79.33亿元、18.11亿元,正式奠定了其国内白酒龙头的地位。

行业内的率先培育民间消费群集及控量保价等措施,让贵州茅台的业绩在调整期仍较为可观。

2013年-2014年,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16.88%、2.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3.74%、1.41%,业绩增速远超五粮液和泸州老窖。

2018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营业收入为174.66亿元,同比增长31.2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5.07亿元,同比增长38.93%。

随着业绩持续提升,自2016年以来,公司股价连创新高,接连突破400元、500元、600元、700元、800元、900元大关,目前毫无争议的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2017年4月份,贵州茅台每股价格接近400元之际,其市值就已超过全球第一酒厂帝亚吉欧,问鼎全球白酒生产企业的第一把交椅。

2019年4月30日,贵州茅台每股收盘于974元,是当日两市第二高价股长春高新304.01元的三倍有余。

股价的高企是市场对公司投资价值的认可,但贵州茅台也被指股价过高,中小投资者难以分享公司业绩和股价上涨带来的红利。

《财经》记者从此前贵州茅台召开的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获悉,有投资者现场提问,贵州茅台股价高企与袁仁国时代不主张送转股有关,很多人买不起一手茅台股票,而苹果、腾讯都有大比例送股,目前公司无需再考虑第一高价股的问题,因此建议贵州茅台可以考虑送转股,让中小投资者能买得起茅台股票。

回顾贵州茅台近年来分红情况,公司现金分红金额无疑巨大,但送红股数、转增股却很少。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如2007年至2017年,贵州茅台仅在2010年、2013年、2014年度进行每10股送红1股,其余年份并无送红、转增股。但在现金分红方面,在2013年至2017年分红年度中,贵州茅台每10股派息数(元)(含税)分别为43.74元、43.74元、61.71元、67.87元、109.99元,现金分红的数额分别为45.41亿元、49.95亿元、77.52亿元、85.26亿元、138.17亿元。

2018年度,贵州茅台每10股派息数145.39元(含税),现金分红金额高达182.64亿元。这已是公司第九年成为每股现金股利最高的派送现金红利上市公司。

数据来源:《财经》记者根据贵州茅台年报整理。

“相对于贵州茅台新任董事长李保芳而言,袁仁国在股东大会上与投资者交流较少,稍显沉默。”一位机构投资者曾对《财经》记者表示,但其对白酒市场趋势判断还是比较准确。

随着袁仁国的离开,贵州茅台高层亦进行更迭,茅台集团2019年能否实现千亿规模的营收目标也被市场所关注。

2018年度,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736.39亿元,同比增长26.4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52.04亿元,同比增长30.00%。

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16.44亿元、112.21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23.92%、31.91%。茅台集团2018年营收为859亿元,2019年目标为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

一位私募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虽然高层变动较大,但茅台的经营体系经过多年发展已经较为完善,实现千亿目标的概率较大。

张建锋 鲁伟 杨秀红/文
资本 政治 袁仁国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