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卫平辞任绿城联席主席 人事变动背后业绩增长存忧

来源:《财经》新媒体 2019-07-12 08:19:04

...

宋卫平卸任绿城董事会联席主席的传言已被确认,但裁员的真实情况仍扑朔迷离。7月11日,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绿城董事会联席主席及执行董事宋卫平、刘文生辞任绿城联席主席,由公司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张亚东接位。对于或将裁员15%-20%的消息,公告中并未作出说明。

绿城内部人士则回应称,裁员的情况并不属实。不过,记者发现,自2018年以来,绿城业绩增长缓慢,甚至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销售金额同比下滑的情况,或与此次人员架构调整有关。

有关裁员的传言,据绿城方面解释称,目前绿城中国各区域公司发展程度不一,如江浙等区域相对成熟,人才储备充足,而如华南、西南等新区域人才相对欠缺。为支持新区域发展,该公司进行了人才调配,并非裁员。同时称,2019年上半年员工净增300余人,未来还需大量人才。

事实上,今年1月,绿城就传出人员架构调整、老绿城高管遭到全面降职的消息。1月29日,绿城宣布了组织架构调整的具体内容,包括将16个子公司整合缩减为11家,新成立4个事业部(特色房产事业部、小镇事业部、金融事业部、商管事业部),组织架构由二级管控变为三级管控。

对比此前的调整内容,此次人员调整继续坚持缩减风格。根据媒体曝出的最新人员配置通知显示,一方面,绿城将实行区域统筹管理,项目部不再设品牌、设计、招采等岗位。另一方面,将实行项目群统筹管理,即以往在项目上配备的如产品、财务、营销服务等部门均由项目群统筹。除减少单个项目上的人员配置外,此次调整还涉及将同区域的代建业务和自投业务人员进行兼岗与统筹。

如此来看,最先受影响的即是绿城新开工项目,较之前的人员配置将有所缩减,而后期经过统筹管理后的在职人员是否全部服从调配,目前仍难完全确认。

不过,从最新公告的内容可见,绿城董事会半数的人员被换血,后续其它岗位人员调整将不可避免。绿城公告显示,宋卫平辞任执行董事并被委任以绿城规划设计委员会名誉主席,刘文生仍任执行董事一职。同时,中国交建物资采购管理中心总经理周连营接替绿城中国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李青岸的职位,中交地产公司总裁耿忠强接替绿城中国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李永前的职位,原公司执行董事郭佳峰回归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及执行总裁一职。

如此来看,最新的6名执行董事名单中,中交依旧占据四席,老绿城人员占两席。事实上,此前即便宋卫平和刘文生分别代表老绿城和中交分别各占一席联席主席职位,但中交仍拥有主导话语权和公司运营的实际控制权。

记者注意到,此前绿城6名执行董事中,中交占据四席,包括刘文生、张亚东、李青岸、李永前,老绿城人为宋卫平和李骏。其中,有中交背景的张亚东于2018年5月空降绿城,并在两个月后取代曹舟南,担任行政总裁一职,而曹舟南现任浙江蓝绿双城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成为绿城合伙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辞任之前,宋卫平一直在抛售手中持有的绿城股票。据统计,2019年4月25日至5月16日,宋卫平家族连续减持11次,合计减持约935万股,套现约5935万港元,其在绿城中国的股权比例从2018年年末的10.8%降至10.35%。对此,绿城方面表示,此举是为了规避监管部门同业竞争限制,二次创业蓝城的宋卫平家族持股比例拟降低至10%以下,减持动作正在继续。据2018年年报披露,中交集团持股28.81%,是绿城第一大股东。

实际上,在架构调整、股票减持、更换联席主席等一大波操作的背后,绿城近期的业绩增速表现缓慢。根据公司中期业绩公告来看,今年上半年,绿城累计取得总合同销售面积约403万平方米,总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74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54亿元同比减少1.5%。其中,代建合同销售金额较去年的280亿元减少31亿元,下降至249亿元。

不仅上半年绿城销售业绩不及预期,实际上2018年绿城中国就已遭遇销售额增速回落、净利润大幅下跌的情况。数据显示,2018年绿城实现销售额156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6.9%,较2016年、2017年58.4%、28.4%的销售额增速回落明显。同时,2018年绿城股东应占利润10.03亿元,较2017年的21.9亿元下降54.2%,净利润率从2017年的6.37%降至2018年的3.94%。另外,2018年该公司也未完成当年1600亿元的全年销售目标。

在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看来,从公司经营层面来看,内部有一定的人员变动是正常,但是从绿城和中交整合的过程来看,销售业绩出现了明显放缓趋势,或是该公司持续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的原因之一。虽然绿城在业内有产品力的口碑,但利润、规模一直并不出众,所以即使公司不断调整组织架构、强调“高周转”,仍然出现业绩增速放缓的情况。

“绿城上半年销售业绩下滑,或说明市场降温对其带来一定的冲击,尤其是限价等政策持续,对于一些高端楼盘来有影响。从实际情况看,绿城这两年和中交的关系比较微妙,或对其业绩增速也产生一定的影响。”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关公司组织架构调整,一方面是为了精简机构,另外也和内部改革有关,如配合绿城各业务战略。不过涉及行政总裁、财务部门等要害部门人员变动的风险在于,容易导致人事制度混乱,部分工作的协调成本增加。

宋金煜/文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