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下半年八面出击:严控地产资金,加快数字货币研究

来源:《财经》杂志 2019-08-03 21:56:01

...

在货币政策基调、传导机制,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加强房地产市场资金管控以及防范风险等热词之外,央行下半年还计划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8月2日上午,人民银行召开了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相关会议的主要内容于当日晚间在央行官网挂出。

根据会议,央行下半年的重点工作浮出水面。

《财经》记者注意到,主要包括八个方面: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及时预调微调;加强政策协调配合,加快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进一步激发市场微观主体活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发挥牵头抓总作用,进一步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金融对外开放;不断提高金融服务和管理工作水平;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强跟踪调研,积极迎接新的挑战;继续加强中央银行政策宣传解读。

在货币政策基调、传导机制,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加强房地产市场资金管控以及防范风险等热词之外,值得注意的是,会议提出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据《财经》记者了解,中国央行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经在全球先行先试,2017年春节前夕就已经在央行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进行了测试。

货币政策:稳健基调

在美联储降息之时,央行下半年的货币政策最为受关注。

根据会议,下半年的货币政策依然保持稳健的基调,同时保持松紧适度,及时预调微调。会议指出要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适时适度进行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

6月末M2同比增长8.5%,比上年同期高0.5个百分点;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增长10.9%,比上年末提高1.1个百分点。6月份全社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66%,同比下降0.28个百分点。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日前表示,下半年中国央行仍将主要通过降准与公开市场操作的方式来开展货币政策操作。考虑到维持汇率稳定以及房价稳定的需要,中国央行调降基准存贷款利率的动机都不会太强。真正可能发生的降息是在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例如SLF与MLF利率方面),未来有望下调15-25个BP。

在货币政策调控上,会议再次强调加快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提出要加强政策协调配合,进一步激发市场微观主体活力。坚持不懈抓好改进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深化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综合改革,确保实现小微企业贷款户数增加、贷款投放扩大、贷款成本适度降低,支持优质民营企业扩大债券融资规模。加大金融扶贫与乡村振兴金融服务政策落实力度,促进实现高质量可持续脱贫。

根据央行数据显示,民营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已经达到较低水平,贷款平均利率6.82%,同比下降0.58个百分点,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明显缓解。

同时,会议提出进一步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有效促进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下降。健全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和评估体系。加强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协调,完善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机制。加强金融业立法顶层设计。

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成为上述会议的另一重要内容。会议提出,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风险,坚持“开正门、堵后门”,在保持高压态势和严打局面的同时,鼓励小型有特色的金融机构依法合规开展业务。

地产资金管控:加强

“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按照“因城施策”的基本原则,持续加强房地产市场资金管控。”会议对房地产市场资金管控提出了持续加强的表述。

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坦承“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此同时,首次明确提出“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打破了市场对于房地产政策再度边际放松的预想。

根据央行所披露的《2019 年二季度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款余额 145.97 万亿元,房地产贷款余额 41.91 万亿元,房地产贷款余额占各项贷款余额的比重为28.71%。上半年新增个人住房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例近23%。

事实上,金融领域早已开始收紧房地产融资,悄然释放中央严控房地产的决心。在此之前,不少地区银行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悄然上浮,央行及证监会等暂停拿地激进房企的债券和ABS融资,房地产信托规模受到银保监会调控,发改委限制房企境外发债用途等。现在对房地产资金大头的银行信贷也有了明确调控要求。

“今年上半年以来,经济下行但房地产价格仍在上涨,这表示资本价格发生滞胀,这时候需要在稳增长和去泡沫中间平衡,从政治局会议表态来看,中央选择了去泡沫。”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认为。

但市场仍然不乏疑虑,在经济下行的时间节点选择房地产去泡沫真的是合适的时机吗?而如此大手笔地收紧房地产,可能会对房地产行业及上下游产业链、依靠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房产财富的居民等产生怎样的连锁反应呢?

“什么是合适的时机呢?”一位资深监管人士表示,靠房地产提振经济这种传统做法,终究是饮鸠止渴的,而不是长期可持续。

“挤泡沫要注意节奏,防止出现处置风险的风险,防止出现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和失落二十年的情况。”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刚告诉《财经》记者,房地产上下游牵连影响确实很大,但是相信决策部门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压力测试,会采取一系列对冲措施,找到新的经济增长动力。政治局工作会议也提出了旧改、城市停车场、信息网落等基建项目、制造业、农村消费市场等选项。

加快法定数字货币研究

早在2017年春节前夕就已经在央行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进行了测试,中国央行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在这次会议中被明确提速。

会议提出,要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强跟踪调研,积极迎接新的挑战。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据《财经》记者了解,中国央行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经在全球先行先试,2017年春节前夕,央行已经通过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进行了数字货币测试,配合的机构包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微众银行、浦发银行和杭州银行等五家金融机构。

不过,上述数字货币测试更多是做技术储备、知识积累,与真正发行数字货币还不是一个概念,至于何时能推出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此前尚未有时间表。

据某专业人士曾向《财经》记者表示,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能否推出取决于多个因素:对整个经济冲击是否最小,技术是否过硬,国家是否有决心以及老百姓是否愿意接受等。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近日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专题讲座上称,目前数字货币仍在不断发展,它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没有获得预想的高TPS性能。

同时,周小川透露,央行正在推进区块链在两个低TPS交易市场的应用:一是票据交易,二是信用证融资的交易。

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思路,周小川总结了五点:

1.既要支持科技的发展,又要防止出问题。

2.有些不同体系的技术可能会并行发展,可以鼓励多家协同发展和快捷切换,但主要是发挥市场积极性。

3.央行需要准确测定核算并建立托管规则,实现百分之百备付金来保持稳定,同时校正激励机制。

4.试点还是要尽可能地限定范围,退出的事前设计就像写“生前遗嘱”一样。如果出问题怎么退出呢?要事先设计好。技术发明者、创新者也许不热衷此设计,央行应要求其做充分的设计。

5.要防止靠烧钱、靠变相补贴(包括直接补贴和交叉补贴)去抢市场份额并扭曲竞争秩序。

(本文为《财经》杂志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张威 龚奕洁/文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