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内斗”:手机芯片帝王的家族游戏

来源:腾讯科技 2019-08-13 06:46:04

...

虽然这么多年高通打过的官司不计其数,不过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与高通在外“斗法”相比,更复杂的是高通内部的那些“家务事”。

要说今年上半年,在科技圈最大的一个瓜莫过于高通与苹果吵了两年的专利诉讼和解,但与高通对薄过公堂的公司岂是只有苹果一家。

高通凭借着在3G/4G 标准上多项专利及业内顶尖的手机芯片,牢牢掌控着每一个手机厂商的命脉,纵观整个移动通信行业,没有一家公司能绕过高通。

正因为绕不过,高通便用专利授权的霸王条款将它们绑定在一起,久而久之高通就成了业界闻名的“专利流氓”,由此便引发了许多官司,高通也被外界戏称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律师比研发人员还要多的科技公司。

虽然这么多年高通打过的官司不计其数,不过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与高通在外“斗法”相比,更复杂的是高通内部的那些“家务事”。

文 /五矩研究社 柯基

前身:孵化通信基因

高通的第一位家长是有着“十亿连接之父”的厄文·马克·雅各布斯,高通之所以能在短短三十几年时间就走在世界前列,这位创立高通的老父亲功不可没,其实高通并不是雅各布斯创立的第一个公司,正因为年轻时期的积累,才让雅各布斯在半百的年岁创立的高通赢在了起跑线上。

来自高通官网

年轻时的雅各布斯曾因为老师一句“科学和工程学没有未来”而放弃了喜爱的数学和物理,不过命运弄人,在康奈尔大学的酒店管理学院学习的雅各布斯又同样因为被室友嘲笑课程太简单,就转而学习电气工程。

这就像“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道理一样,看似无心的两句话实则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转入电气工程的雅各布斯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宽,大学毕业之后不仅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电机与电脑科学硕士和博士,还在留校当助教期间和另一名教员合著了《通信工程基础》,成为经典教科书。

1966年,雅各布斯又举家迁往位于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担任教授,基于麻省理工学院在通信和信息理论方面的背景,南加州多家航空航天和国防公司都慕名过来向雅各布斯请求咨询。

但咨询的案件越来越多,多到已经让雅各布斯分身乏术,1968年,雅各布斯和同事安德鲁·维特比一起创办了咨询公司Linkabit。

依靠之前积攒的背景,Linkabit成立之初就获得了为军方提供卫星通讯的订单,其中Linkabit的第一个主要产品就是为美国空军提供了安全通信的“双调制解调器”,此外Linkabit还为美国市场创造了第一款数字手机(D-AMPS)。

双调制解调器

随着生意蒸蒸日上,Linkabit在10年内从原本只有3名员工成长到超过600名员工,年收入也从1美元增长到1500万美元。

1980年,Linkabit被M/A-COM并购,两家合并为M/A-COM linkabit。

不久之后,原M/A-COM的CEO与公司的其他高层不合便离开了M/A-COM linkabit,随着新领导人上台,公司内部也跟着变了天。

新上任的CEO一心只想赚钱并不想进行长远研发投资,使技术出身的雅各布斯等人开始陷入靠挖空心思才能争取到研发经费境地,于是在1985 年4月,雅各布斯选择了退休。

如果作为一名企业家来说,雅各布斯也已经算成功了,不但创办的公司越做越大,还成为了孕育企业的摇篮,目前已确定的就至少有75家直接或间接从Linkabit分拆的公司 ,要知道这个数据足足是硅谷先驱仙童半导体公司的两倍。

但退休之后的雅各布斯并不快乐,1985年7月1日,雅各布斯邀请了原来在Linkabit的五位合作伙伴,加上原来一起创业的维特比,七个人一起成立了高通(Qualcomm)公司。

立身:老来得子成行业老大

雅各布斯前期的经历为高通注入了通信的基因,高通的名字便是源于专注于高质量的通信的初衷,但公司虽然建立起来,具体应该做些什么产品却让高通的初创们面面相觑。

既然没有商业计划那就从头开始一起想,马上诞生出来四个想法:一个是卡车运输行业的卫星通信和跟踪系统OmniTRACS;第二个是用于军事计划的低地球轨道卫星的卫星系统Globalstar;第三个想法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提出的将数字信号压缩和传输的HDTV技术;第四个则是和休斯飞机公司合作时雅各布斯灵光一闪想到的CDMA移动卫星系统。

后来雅各布斯回忆这段经历时曾说“在头6个月时间里,我们想出了不少点子,这些点子也让我们一直忙到了现在”,的确一开始毫无头绪想出来的点子后来都被高通研发成功并应用到各个领域,但结果虽好,在过程中幼小的高通也参杂过许多无奈。

虽然一开始高通就把目光定到CDMA技术上,但由于当时公司太小加上合作的美国休斯公司并不支持使用这项技术,无奈之下高通只能暂时停止了CDMA工作,转而将精力投入到OmniTRACS项目上去。

1988年10月,高通与一家大型运输公司Schneider National签下了第一份大订单。

有了资金积累,高通终于又开启了CDMA在地面和卫星通信中的研究,但这个时候豁然已有一座大山挡在高通面前,那就是已经被业界认可的TDMA(时分多址技术),所以年轻的高通想要依靠CDMA技术前行可谓是艰难重重。

CDMA技术诞生于二战期间,好莱坞女明星海蒂·拉玛之手,起初是军方用于增强鱼雷信号的抗干扰性,但战争过后就被人们所遗忘了,不过雅各布斯坚信CDMA技术在未来移动通讯的巨大发展潜力,认为这项技术可以提高网络容量,为每个人提供可负担的无线网络。

心中怀揣目标,雅各布斯亲自上阵,全身心投入CDMA技术研发中去,雅各布斯在麻省理工学院讲座的学生詹姆斯·梅西说:“尽管雅各布斯是首席执行官,但他实际上是自己设计天线”。

在雅各布斯等人努力下,成功把CDMA技术的容量提高到GSM系统的40倍。

图片来自网络

突破技术难关后,1989年,CDMA实现了历史上的首次演练,到1991年11月,在一场技术演示中CDMA的高保真音质深深地震撼到了到场人员,高通公司从此一跃成名,再到1993年7月CDMA成为了全球通信标准,标志着高通通过CDMA正式叩开世界大门。

而在推广CDMA阶段,不但乘上韩国的顺风车,顺利完成在韩国和美国的部署,高通还采用“软硬兼施”的策略,利用自己制造的手机打开市场,到1996年底全球CDMA用户超过了100万。

在高通软硬件相辅相成的策略之下,CDMA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认可,但在获得市场之后,也为高通引来了和授权的手机厂商还有设备商之间的矛盾,所以1999年,高通分别出售了手机业务和基站业务。

做完减法之后,高通得以更加专注于技术的研发和半导体芯片的研究,并在内部萌生出一种新的经营模式。

变身:坐实“专利流氓”

经历技术和决策两处丰收的高通开始向上生长,就在一切步入正轨之际,高通迎来的第二位家长,2005年艾文·雅各布斯辞去高通公司CEO一职,由他的儿子保罗·雅各布斯接任。

在科技圈内,子承父业并不是一个被看好的选项,因为在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面前,一定要拥有丰富的阅历和独到的眼光对整个行业做好把控,往往一个错误的决定就足以葬送了全公司的命运,所以一般科技企业都会在内部选拔元老级别的人物担此重任。

不过还有一句话是虎父无犬子,很幸运高通的这两位CEO正是如此。

在老雅各布斯创立高通的时候,保罗正在撰写他的硕士论文,和父亲一样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学霸,不过与父亲年轻时兜了一大圈不同,保罗的专业从一开始就是电气工程与计算机,并且从大学到博士全都毕业于美国常青藤名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毕业之后保罗进入高通,从最基础的技术研发人员开始做起,早期保罗负责的语音压缩技术后来成为了CDMA最基本的特有功能,同时他也是把TCP/IP嵌入CDMA手机技术的最早提议者,与运营商和行业伙伴共同开发能够允许CMDA设备直接接入互联网的技术。

除此之外,保罗还曾先后担任高通手机和集成电路部门负责人和无线与互联网部门总裁,并在2001年策划推出供CDMA手机使用的开放式应用软件平台Brew。

所以在正式接班之前,保罗就已经在父亲的影响下成为了一个以技术立身的高通人,如高通传记《高通方程式》作者戴夫·莫克曾说的“保罗从他父亲身上学会了这一切”。

到保罗接手高通时,高通已经依靠在通信行业的专利技术开始收取专利授权费,所以在“高通税”的逼迫下,滋生了一批对抗的力量,保罗在保持高通增长的同时还要面临着业界对高通的挑战。

刚上任的保罗不但在两个月之内主持了两次大型收购,还遇到了和诺基亚的专利纠纷。

2005年11月,在接到诺基亚起诉后不久,高通选择了反向起诉。同月,高通指控诺基亚在美国销售的手机侵犯了该公司的12项专利。

之后高通和诺基亚之间的诉讼一直持续到2007年,诺基亚愿意支付2000万美元以获取当年第二季度的专利使用费,但高通方面表示诺基亚没有自己定价的全力为由拒绝了诺基亚的赔付,双方谈判一直持续到秋天诺基亚宣布将从其他公司购入芯片,主动放弃与高通的合作。

但恰巧那是2007年,iPhone和安卓系统将手机带入智能时代,高通一直等待的时机来临。

首先是在通信标准上,随着iPhone选择了高通主导的CDMA和WCDMA技术,以英特尔带头的WiMAX开始落寞,并最终退出了市场,高通成为标准王者。

再者同年高通推出的骁龙芯片,以保姆集一体式服务斩获苹果安卓一众手机,也把高通税推向了极致,不论是每卖出一部基于高通公司CDMA技术设计的手机还是购买高通芯片都需要向高通支付专利费,从此手机制造商再也逃不出高通的手掌心,高通也算是坐实了“专利流氓”的外号。

保罗不但带领高通进入了智能时代,还将高通的业务扩充到了PC领域,2012年,高通联合微软展示了首款基于骁龙处理器和Windows 8操作系统的产品,打破了长期以来由微软和英特尔组成的Wintel联盟。

就这样,高通开辟了一条坐拥标准、以出售知识产权为生的盈利模式,并利用技术换取的资金再发展技术,形成良性循环,不断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吸取着养分。

家族企业表象之下是资本的游戏

保罗上台时曾被质疑高通是家族企业,对此保罗澄清说:“我做CEO是董事会的选择,不是艾文的选择”。而且据了解当时雅各布斯家族所持有的高通股份及投票权均低于3%。

不论是不是家族企业,两代雅各布斯对高通的贡献却是有目共睹,可随着高通越做越大,在CEO的位置上干得风生水起的保罗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

2013年12月15日,莫伦科夫被正式任命为高通首席执行官继任者,并在2014年3月4日正式出任CEO,届时保罗将继续担任该公司执行董事长。

这位接任者莫伦科夫为人低调,有“硅谷的安静人”之称,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实则却是高通内定的热门候选人之一,从1994年开始以高级工程师身份进入高通,二十多年的时间莫伦科夫在高通立下过丰功伟业的功勋之臣,

加上2013年微软曾经向莫伦科夫抛出过橄榄枝,所以外界推测高通着急宣布莫伦科夫继任消息很大的原因是为了留住人才。

不管是何原因,莫伦科夫成为高通第三任家长都是实至名归,而且在他的带领下,高通开始积极布局物联网,目前已逐渐成为高通优势所在。

在这次人事变动之后,保罗的执行董事长之位只做了四年,2018年一场轰动全球的收购闹剧又将历史进行了一次重演。

2017年11月4日,半导体界另一巨头博通豪掷千亿美元号称要买下高通,消息一出顿时引起广泛关注,被媒体评为这将是半导体界最大规模的一次并购案,不过后来高通以“大大低估价值”为由拒绝了博通的收购要约。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在八字还没一撇的情况下博通开始插手高通的“家务事”,博通公开向高通提名了11名董事会成员,企图通过股东大会控制高通的投票率。

随即高通表示博通这一举动是公然企图夺取高通董事会控制权的恶意收购行为,后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博通展开调查,原定于每年3月6日的高通股东大会也被推迟到4月5日之后,这场浩浩荡荡以博通占尽上风的并购案进入冷静期。

而就在这期间,高通内部又生变故,2018年3月12日,高通宣布执行董事长保罗·雅各布将不再担任公司执行董事长,由独立董事长杰弗里·亨德森代之。

对此高通给出的解释仅是“董事会致力于强有力的公司治理原则,并认为在高通历史上这个重要关键时刻担任独立董事是公司和股东的最佳利益”。

虽然博通和高通之间的这场“双通并购案”因多方原因被告吹,但不可否认这场持续五个月之久的并购背后是幕后基金和看不见的手在博弈,而高通将保罗舍弃也是为保全公司大局的弃车保帅之举。

从高通执行董事长之位退下来的保罗没有当起无业游民,而是与包括软银在内的投资公司接触,所以在博通放弃收购之后,马上又传出高通前执行董事长保罗·雅各布斯收购高通的消息。

不过实力雄厚的博通尚且被挡在高通门口,这位弃子又怎能撼动高通这座半导体界大山呢,结果不言而喻。

就这样雅克布斯父子退出了高通的历史,早年绽放的光芒会慢慢暗淡,未来也会被高通新的历史所掩盖。

而高通内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因是高通内部的“家务事”,外人无从知晓,目前能确定的是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说高通是家族企业了,而高通这种公大于私,权小于利的处世之道也许就是高通能把业务做到极致的原因所在吧。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