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仪电气自曝家丑,控股股东占用资金且曾流向民间借贷

来源:《财经》杂志 2019-11-27 20:14:13

...

利用上市公司为自己借款担保、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华仪电气控股股东华仪集团的资金除了投资房地产,还曾流向民间借贷领域

文/《财经》记者 王颖 张建锋  编辑/陆玲

最怕上市公司突然的“自查”。

11月24日晚间,华仪电气(600290.SH)一纸公告自曝“家丑”,称经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违规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况,合计金额高达20多亿。

具体来看,华仪电气及子公司为控股股东华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仪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其他第三方等违规提供担保9.26亿元;合规担保中出现了2.14亿元逾期;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10.58亿元。

控股股东所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究竟流向何方?公告解释主要用于控股股东归还自身融资借款及利息、代偿互保单位本息及经营周转等用途。

尽管目前华仪集团已承诺在1个月内解决上述问题,但事实上,其财务状况并不乐观。华仪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被多次轮候冻结,是否有能力偿还债务并归还占用资金,还是个未知数。

《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华仪集团的资金除了投资房地产、化工等领域外,还曾流向民间借贷。

11月25日,记者多次致电华仪电气证券部,电话未能接通。

受爆雷事件影响,11月25日、26日,华仪电气股价连续大跌,27日公司股价收盘于每股3元,相对于年内3月份的每股9.27元高点,跌幅高达67.64%。

自曝家丑

上市公司资金被占用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截至今年9月底,华仪电气累计发生关联方资金占用22.12亿元,累计归还11.55亿元,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10.57亿元。华仪电气表示,上述占用资金主要用于控股股东归还自身融资借款及利息、代偿互保单位本息及经营周转等用途。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4月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专项审计说明》中表示,华仪电气已如实反映了“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关联资金往来”情况。自2007年上市以来,华仪电气一直由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均无保留审计意见,只有2012年是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此外,还有9.26亿元的违规担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2.75%。

其中,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担保金额为4.94亿元,为其他第三方(浙江伊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赛科技)的担保金额为4.32亿元。

伊赛科技与上市公司的关系似乎不一般。伊赛科技与华仪电气共同投资了乐清市华仪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华仪电气持股40%。

华仪电气表示,上述违规担保系控股股东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为公司关联方及其他第三方提供的担保。

不过,对于上述违规担保,华仪电气似乎不打算“认账”。

华仪电气认为,违规担保事项未履行决策程序,上市公司亦未予以追认,将积极主张上述违规担保对公司不发生效力,但也提醒,公司是否应承担担保责任,需经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

近期此类违规担保频发,上市公司究竟能否以不知情为由,免除担保责任?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告诉《财经》记者,公司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对外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应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债权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无效。上市公司违规担保同理。

这里所说的“善意”又该如何判定?投资金融律师董毅智表示,上市公司所有对外担保必须经过董事会或股东大会程序且对外公告。银行等债权人完全可以从公开渠道了解到相关信息。如果债权人不查公告就签担保合同,显然不能被认定是善意的,上市公司就无需承担担保责任。

除违规担保外,华仪电气5.90亿元的合规担保中,已有2.14亿元出现逾期,被担保方均为华仪集团。记者注意到,担保逾期最早发生在今年1月份,但华仪电气在8月15日的公告中,仍坚称不存在对外担保逾期的情形。

实际上,华仪电气与华仪集团之间的互相担保,在今年4月份就引起上交所关注。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华仪集团实际为华仪电气及控股子公司提供的最高额担保余额为11.26亿元。在此背景下,今年4月华仪电气称,本着互帮互助、共同发展的原则,拟为华仪集团的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提供担保,担保累计金额不超过7亿元(含未到期担保金额)。截止当日,华仪电气及控股子公司累计对外担保金额为6.64亿元。

不过在上交所的问询下,华仪电气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

8月,华仪电气表示为进一步降低担保风险,将担保额度由7亿元缩减为2亿元,同时华仪集团拟以其持有华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仪投资)81.5%股权质押提供反担保。

对于上述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事项,上交所火速下发了监管函,要求公司核实大额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产生的原因,并制定切实可行的整改措施。

实际上,上交所此前多次要求公司核查控股股东资信情况、对外投资情况,充分评估关联担保的风险。但华仪电气历次回复都与此次自查情况存在巨大反差。

目前,控股股东已承诺一个月内解决上述问题,但对于具体解决措施,华仪电气并未给出详细方案。若上述问题未在规定期限内解决,按照规定,华仪电气将极有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戴帽”风险高悬。

华仪电气的前身是苏福马。2007年, 华仪电气通过与苏福马资产置换上市,成为温州首家在国内主板上市的民企,主营业务变更为高低压配电产品和风电设备制造。

从业绩上看,华仪电气2016年以来一直出现盈亏交替情形,2016年-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842.16万元、5982.65万元、-8302.46万元。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8.1亿,同比下降25.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2982.9万元,同比降低13071.2%。

华仪电气上市后融资能力强劲。Wind统计,2007年以来公司直接募资净额为40.5亿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上市以来现金分红仅有1.5亿元。

此外,公司应收账款高企,存在大额逾期情形。截至三季度末,华仪电气应收账款高达21.05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为44%。根据2018年年报,采用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风电设备应收账款中,有三分之二已超过信用期。

控股股东资金曾流向民间借贷

官网显示,华仪集团创建于1986年,旗下拥有2家公众公司,主营中高压电器、风力发电的上市公司华仪电气,以及从事电子式电能表生产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华仪电子(838314.OC)。业务范围涵盖新能源、环保、电力装备、金融、房地产投资等产业领域。

1986年,30岁的陈道荣与4位朋友合资4万元,在乐清市一家晚清祠堂里,创办了华仪集团的前身“乐清县机械五金附件厂”。 随着华仪电气上市,陈道荣在2007年时以40亿元身家位列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第198位。

尽管控股股东已承诺解决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但目前官司缠身、现金流吃紧的华仪集团,恐怕已自身难保。

企查查显示,华仪集团今年以来身陷多起合同及债务纠纷,先后8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旗下多家非上市公司的股权遭到冻结,实际控制人陈道荣于今年9月被限制消费。

截止11月23日,华仪集团持有华仪电气30.83%股份几乎全部质押,累计轮候冻结股份数量达到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27.01%。而在此之前,华仪集团所持华仪电气股票质押率多年保持90%左右的高位。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2011年华仪集团所持华仪电气股票质押率为67.5%,随后年份中,除了2016年低于90%外,其余年度质押率都超过90%。2017年-2018年,该数据分别为99.92%、99.99%。华仪集团资金紧张程度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份,华仪集团拟将所持华仪电气5.3954%的股份,以4.92亿元价格转让给王仕孝。但在次年6月份,由于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上述股份转让终止。

华仪集团的资金流向何处?

在占用华仪电气资金的背后,华仪集团近年业务大规模扩张,其中房地产投资占据重要地位。房地产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且融资渠道有限,难免会对集团整体现金流产生影响。《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华仪集团资金曾流向民间借贷,欲借此收取利息。

在2006年S苏福马资产置换之际,华仪集团旗下业务涉及风力发电、高压开关及电力自动化、化工业务等。2005年度,华仪集团总资产为11.68亿元,负债总额为6.6亿元。

2019年,华仪集团业务已拓展至金融、太阳能、汽车等领域。

华仪集团表示,为降低自身负债,其将逐步回归电气、电子、低压电器等产业,逐步退出商业、金融 、化工、地产等领域。

截止2019年3月31日,华仪集团旗下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华仪投资总资产12.31亿元,占同期华仪集团(扣除华仪电气及子公司相关数据)总资产比例为33.69%。

公告显示,华仪投资主要开发的项目有华仪富丽华城市花园、信阳华仪南虹广场、香榭华庭、悦玺等项目,住宅项目以销售后提供物业服务、商业地产项目以出租并进行统一运营管理的经营模式。

除了投资房地产、化工等领域外,华仪集团资金还曾流向民间借贷,进而收取利息。

一则日期为2017年9月20日的《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2年7月18日,华仪集团向彼时55岁的张献开提供260万元借款,期限一年,年利率18%。借款到期后,张献开未按合同约定向华仪集团归还借款本息。

让人纳闷的是,在上笔出借资金没能收回的情况下,华仪集团在2015年12与4日,与张献开再次签订《借款协议书》,约定:借款金额为420.29万元,借款期限自2015年12月4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年利率18%。华仪集团已于2012年7月20日将借款金额260万元汇入张献开指定账户,鉴于张献开自2012年7月20日至今未偿还借款利息,利息共计160.29万元。截至合同签订日,本息合计420.29万元,作为本次借款合同的金额。

然而,上述借款到期后,张献开无能力偿还借款。

2018年4月份,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出具的《华仪集团有限公司与张献开执行裁定书》显示,张献开暂无财产可供执行,本次执行程序可先予终结。

除了上述借出资金外,华仪集团还有多少资金流向民间借贷?

华仪电气在公告中表示,后续将督促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其他第三方等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处置资产、股权转让和资产重组、合法借款等多种形式积极筹措资金。

然而,眼前的华仪集团究竟还有多少资产可以处置,又该如何筹资?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扣除华仪电气及子公司相关数据,华仪集团公司总资产36.54亿元,净资产17.48亿元,无法覆盖此次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金额。货币资金余额仅为3.84亿元,流动比率为1.29,速动比率为0.92,偿债能力堪忧。

华仪集团2019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2.27亿元(未经审计),实现净利润-693.50万元。现金流量净额为6,086.70万元,其中扣除华仪电气及子公司的现金流量金额为-5,927.08万元;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8,958.66万元,其中扣除华仪电气及子公司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5亿元。

华仪集团似乎一直靠上市公司输血,自身经营无法提供现金流。一边是债务纠纷问题缠身,一边是陷入现金流困境,控股股东究竟能否偿还债务并归还上市公司占用资金,还是个未知数。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