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一项研究显示,22%新冠病毒感染者无症状

来源:《财经》 2020-05-05 23:00:39

德国疫情重灾区冈格尔特镇人口1.25万,对当地405户的919名居民的测试调查发现,该镇约15%的人携带或感染过新冠病毒。医学专家提醒:人们无法可靠识别出病毒携带者,在大流行中保持卫生习惯和社交距离至关重要

文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德国波恩大学5月4日发表报告说,该校科研团队对德国疫情重灾区冈格尔特镇进行的一项新冠抗体研究显示,当地超过五分之一的感染者无症状。

冈格尔特镇人口约1.25万,位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海因斯贝格县,因今年2月举办的狂欢节活动成为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为了解当地疫情,研究人员在3月30日至4月6日期间对当地405户的919名居民进行了问卷、咽拭子采样、血液抗体测试等方式的调查。

这项研究发现,冈格尔特镇约15%的人携带或感染过新冠病毒,22%的感染者没有症状。研究人员表示,这一事实表明人们无法可靠识别出病毒携带者,由此可见在大流行中保持卫生习惯和社交距离至关重要。

研究还发现,该镇的病亡率为0.37%,根据这一数据和当地的新冠死亡人数,可推算出冈格尔特镇实际感染人数是报告感染人数的5倍;若以德国约6700例新冠死亡病例数据为基础,可估算出德国全国实际感染人数可达180万,这相当于5月3日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报告的162496例累计确诊病例的10倍以上。波恩大学称,这一研究成果有助于进一步了解新冠病毒传播特性等,即将在同行评议后正式发表。

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一个月前在白宫新冠疫情简报会上表示,美国的无症状感染者或占确诊患者的25%-50%。

5月4日,中国医学专家钟南山与海外留学生视频连线时提出,目前无症状感染者主要有四种类型。一是患者处于新冠肺炎的前驱期或者潜伏期,虽然没有症状但是已经感染了;二是患者自己有一些不舒服,这种类型属于轻症感染者;三是检测是阳性,经过一段时间后,依然没有症状;四是非常个别的,有少数患者核酸检测始终是阳性,但一直没产生抗体,这属于病毒携带者。他实际上可能并未感染,但携带病毒。

早在4月17日,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宣布,德国目前新冠肺炎人际传播的基本传染数已降至0.7,即每名感染者平均可传染0.7人,这表明疫情管控措施“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中期结果”。如果基本传染数大于1,代表新感染数量可能增加;基本传染数小于1表示传染病将会逐渐消失。

在医学专家们看来,从全球角度看,德国处理疫情比较成功。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人士强调,德国抗疫以当地化为主、去政治化等是其成功的主要原因。德国汉堡商会会长诺伯特·奥斯特(Norbert Aust)对《财经》记者指出,在4月中旬前的四个星期中,汉堡一直处于部分关闭状态,那些提供必要产品和服务的门店在开门,其余的暂时关闭。人们被要求呆在家里,只允许离家去购物,工作或呼吸新鲜空气。汉堡当地人一直严格遵守这些限制,它似乎产生了一些积极影响。

汉堡与国外长期有友好关系,在国际公共卫生危机时期,奥斯特指出,汉堡医院为来自意大利和法国的新冠肺炎患者提供治疗,履行责任,为其他遭受更大打击的国家提供支持。

截至北京时间5月3日19:30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已达3425592例。德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已达165,610例,累计治愈124072例,死亡6939例。汉堡确诊病例达4831例,治愈3700例,死亡164例。虽然德国确诊病例多,但死亡病例很少,每百万居民中有79人死亡,而意大利每百万居民中死亡人数为463人,法国为364人,美国为191人。

由于日前一名船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从4月28日起停靠在德国北部库克斯港的“迈希夫3号”邮轮采取全员隔离措施,涉及总共2899名工作人员,其中中国籍船员有58名。

随着疫情形势趋缓,德国总理默克尔4月15日与各联邦州领导人举行会谈,商讨放松管控措施。德国的解封决定是:自4月20日起,营业面积小于800平方米的零售商可以恢复营业;学校从5月4日陆续复课,优先考虑应届毕业生;酒吧、餐馆、电影院等场所将继续关闭,8月31日前大型集会活动仍被禁止。

德国经济今年3月开始陷入衰退,预计衰退将持续至年中。德国五大权威经济研究所联合发布报告预测,德国今年经济将萎缩4.2%。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调查显示,德国汽车业景气程度已降至200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41%的汽车相关企业不得不实行短时工作制。

德国最大的综合性港口、同时也是欧洲第二大港的汉堡港短期内受疫情影响严重。奥斯特对《财经》记者指出,整个汉堡港吞吐量下降50%,尤其是重型机械的出口已经中断,因为德国南部的许多生产基地已不再生产,这些机器过去经由汉堡港运到世界各地。汉堡当地的供应链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汉堡港口的状况。因此,出入境海洋运输量的减少对货运公司和运输商构成了威胁。

汉堡港和中国经济联系密切。中国受到疫情影响后,大约过了四周到六周的时间,汉堡当地的经济尤其是港口经济第一次感受到寒意。奥斯特指出,这个时间延迟与船舶从中国到汉堡的时间一致。因此当地希望随着中国的重新启动,汉堡经济也将很快看到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