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拆解比特大陆“分叉” 大批换签员工法律风险攀升

来源:财经网 2020-05-12 15:46:46

...

5月8日上午11时左右,比特大陆创始人之一詹克团在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二楼领取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比特大陆”)的营业执照时,营业执照被一群不明身份的大汉抢走。

一位现场消息人士向链上财经表示,该群不明身份的大汉人数约为60多人,其中刘路遥在现场指挥。

之后,工商局及詹克团方双双报警。

这一场营业执照抢夺战将矿霸比特大陆自2019年10月开始的夺权战争再一次推向高潮。

针对抢夺营业执照一事。北京易准律师事务所律师季凤建向链上财经表示,从法律上说,北京市海淀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作出后,詹克团去领取更正后的新营业执照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刘路遥等人如果对该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正确的救济途径,公权力机关能够给双方公平、合理的权利保障,而不能去采取私力的,可能违反相关法律的救济途径,比如去抢夺营业执照、公章等,这也是法律不允许的。

据链上财经获取的行政复议决定书显示:申请人或第三人如不服复议决定,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依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该行政复议决定书于2020年4月28日下发,即如吴忌寒或刘路遥不服复议决定,可以在5月13日之前依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而在营业执照被抢之后,凭借行政复议决议书,詹克团完全可以向相关机构申请一个新的营业执照。

此外,季凤建律师还表示,从行政机关办公人员手中抢夺营业执照等法律文件,引发行政机关办公秩序的混乱,属于妨碍公务或寻衅滋事的行为,轻则违反治安管理法,重则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但与此前不同的是,比特大陆两方阵营此次的较量将不再仅限于股东之间的争权,还将会涉及到更为广泛的比特大陆普通员工。

据链上财经获取的内部资料显示,吴忌寒计划将原有的业务、法律关系以及员工均转移至新公司,新公司与北京比特大陆一样,均为集团内全资子公司。而员工转签合同会签三方转移协议,这三方分别为员工、北京比特大陆以及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硅原大陆”)。

此外,一份面向比特大陆内部员工的答疑资料解释道:“员工的劳动关系变更至硅原大陆,是员工、比特大陆和硅原公司三方协商变更的结果,不属于违反竞业限制的情形。公司不会对员工入职硅原大陆公司提起诉讼。”

“人员转移主体后,业务、专利、资产等相关问题,法务部和知识产权部会负责业务的转移或者授权,因此,转移对业务并不产生影响。”

但是据季凤建律师向链上财经表示,北京比特大陆转移资产及人员至重庆硅原大陆之后,重庆硅原大陆及其员工未来或许面临与北京比特大陆的一系列法律纠纷,为了合法、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季凤建律师指出,法定代表人在法律上的意义就是公司的合法代表,其享有公司经营管理权,有关机关对外公示的法定代表人具有较大的公信力,足以让给第三方相应的信赖感,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义作出的法律行为其法律后果确定由公司承担,不是由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义作出的法律行为引起的后果是否由公司承担难以确定。可见,法定代表人显然具有很大的法律意义,这也是双方反复争夺法定代表人的原因。

而在4月28日海淀区人民政府下发行政复议决定书后,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就已恢复为了詹克团。这意味着在这之后,无论是吴忌寒还是刘路遥,所作出的决定都无法代表北京比特大陆的公司意愿,难以界定其具备法律意义。

也就是说在吴忌寒或者刘路遥主导下,员工签订的三方转移协议或并不具备法律意义。

虽然北京比特大陆与重庆硅原大陆同属比特大陆集团,互为关联公司。但据季凤建律师解释,公司是以资本联合为基础,以营利为目的,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法律规定的程序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组织,其责、权、利都是独立的。因此,从法律上说,成立新公司,把原公司员工和资产转移至新公司需要履行相应的法律手续,可能还要支付相应的对价。

员工需要合法解除与原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新老公司也要合法地进行资产转让,而这需要经过原公司的同意,双方需签署书面合同,可能还要履行登记、缴纳税款等一系列法律程序;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合法、有效的合意,任意转移原公司资产至新公司的行为,可能涉嫌职务侵占罪等刑事罪名,面临刑事责任追究的极高风险。原公司与第三方签署的合作协议,若其合同权利义务移转给新公司,还要取得第三方的同意。

在此种情况下,如果北京比特大陆的员工拿着原有公司的资产去重庆硅原大陆办公,则可能涉嫌职务侵占。

就算员工与北京比特大陆之间合法解除了劳务关系,再转签重庆硅原大陆,也将会面临着一系列的竞业协议的限制。

季凤建律师表示,如果北京比特大陆根据劳动合同的约定向事实上已离职员工及时、足额发放了竞业限制补偿金,则北京比特大陆有权要求前员工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前员工违反竞业禁止义务,北京比特大陆可以根据约定请求支付违约金(数额一般都不小)。

“但是,如果双方和解,北京比特大陆也可以对一系列效力待定的法律行为进行追认,比如解除竞业限制条款等等。”季凤建律师补充道,“但双方的争议,最终都要在VIE架构下按照各国或地区《公司法》等法律规定以及各公司章程的约定,一步步解决;从比特大陆的法律结构上来说,可能最终会追溯至母公司开曼公司的股东会,当然由于涉及商业秘密等复杂原因,现在也不好作出明确判断。从法律上说,吴忌寒一方翻盘还是有可能的,比如行政诉讼胜诉,香港公司重新作出股东决定,开曼公司股东会的新决议等等。”

陈以/文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