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郡汽车将被“放弃”,CFO易晓川被曝离职

来源:极速侠 2020-06-11 16:00:43

...

博郡汽车正式被“放弃”,将会被一个新成立的公司“收购”。

财经网汽车从多位博郡汽车及其关联公司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有限公司的员工处了解到,在昨天下午召开的一场会议上,博郡汽车已经被“放弃”,将会被由人力资源总监张畅重新注册的一家新公司收购。

另外,博郡高层人事也发生变动,CFO易晓川已经离职。

对于上述情况,张畅表示是否放弃博郡汽车和思致,取决于股东,但他目前并不清楚股东的想法,另外还他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易晓川已经离职。

博郡汽车将被新公司“收购”

一位了解当天会议内容的博郡员工告诉财经网汽车,博郡和思致基本上都会被放弃,之后唯一的“自救”路径是由张畅牵头成立新公司。

根据现场情况,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博郡副总裁李瑛、博郡副总裁兼研究院院长杜斌、博郡CFO易晓川等多位高管,均参加了此次会议。

会议内容显示,新公司将以较低价格收购老公司(博郡和思致)包括人才、数据/知识产权、供应链在内的“无形资产”,这样一来老公司就可以通过出售这些资产获得资金,资金到位之后也将会优先支付之前拖欠的员工工资和垫付的社保等款项。

会议还披露了新公司的融资情况,称目前四家投资公司有投资意向,融资成功率达到了78%~80%,如果融资成功的话,资金到位时间大概为2~3个月,首轮融资规模为大约1个亿。

但与此同时,新公司也限定了员工规模——只要300人。

解决办法是凭“自愿”原则重新签合同,承诺按时发放工资,强调老公司欠薪与新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员工目前对老公司进行的仲裁和起诉也与新公司无关,同时新公司也不会限制员工的合力维权行为。

新公司业务也明确了具体的业务发展方向,首先要做的就是之前类似于思致那样的技术咨询业务,当后续获得更多融资后,将会继续推进整车项目的开发。

同时,新公司也将会给予管理人员和员工一定的股份。

会议还“呼吁”员工帮忙散播消息,以便“拓宽渠道,卖数据”。 

对于上述有关博郡和思致将会被“放弃”等相关事项,财经网汽车通过相关渠道联系到博郡汽车人力资源总监张畅,他表示是否放弃主要看股东,但目前自己“并不清楚股东的想法”。

另一位博郡员工也确认了新公司“只要300人”的说法。

财经网汽车注意到,早在5月份,就有“博郡将在下月清算”的消息传出,昨天的会议内容印证了之前的传言。

但是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博郡所谓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无形资产”很难卖出去,“博郡手里有个B31平台(博郡首款SUV车型来自于该平台),一直在寻找买主,但无人问津”。

同时,该人士还质疑博郡被放弃的可行性,“那些股东会答应吗?”

1

“被收购”或因债务压顶

博郡汽车被放弃或与融资不利和债务压顶有关。

财经网汽车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在5月28日博郡发布了一份与职工代表沟通协商的会议纪要,其中有“投资方已经入驻尽调,请各位员工积极配合相关工作,推动资金落地”等表述。

另外,纪要还称为了配合投资方的要求,将精简公司员工,只保留大约70%的员工,剩余30%员工将会“待岗”,每月按上海最低工资标准2480元发放。

昨天会议决定放弃博郡,可能意味着上述融资情况再次遭遇波折。

除此之外,南京博郡也因为诉讼缠身,导致天津博郡的股权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冻结。

天眼查显示,南京博郡目前面临的法院开庭公告有4个,包括民间借贷纠纷、服务合同和承揽合同纠纷等。

这意味着被拖欠的还有供应商的资金。

一位接近博郡汽车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拖欠供应商的钱大概有几个亿。

但这个消息未能获得证实。

另外,数百位员工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里没有领到工资,一些员工还自己掏钱垫付了原本应由公司支付的社保款项。

这还不包括之前承诺支付超过800位员工的2018年3.5个月工资的年终奖。

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2020年4月9日出具的一份行政处理决定书,仅仅是在2019年12月、2020年1月两个月,思致(博郡的关联公司,也是上海员工的签约公司)拖欠的员工薪水就接近2670万元。

2

3

旷日持久的欠薪,也让员工人心浮动,多位员工在企业微信群里质问包括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在内的管理层。

员工称生活窘迫并质问黄希鸣

4

6月10日上午,一位员工在博郡汽车的企业微信群里直接质问黄希鸣,称自己7个月没领到工资,现在生活非常窘迫,迫不得已之下,向黄希鸣提出要求,希望后者在6月12日之前召开全体员工大会,由黄本人亲自向所有被欠薪员工说明公司目前的情况和之前所承诺的6月30日发放工资的工作进度。

这位员工还表示,如果黄希鸣没有召开员工大会并说明拖欠员工工资的发放进度等情况,其将会在6月15日向执法机构举报公司恶意欠薪的违法事实,严惩相关管理层的恶意违法行径。

这位员工还呼吁全体被欠薪员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确有被拖欠薪水的员工在上述企业微信下方跟进发言。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也亲自回复上述员工的诉求,他首先表示希望员工不要信谣传谣,同时承认公司存在极大经营困难。但他同时强调,自己和管理层正在积极想办法应对,因为“把公司搞垮对大家都不利”,所以希望大家理性对待。

但黄希鸣回复这条企业微信不久后,博郡汽车的企业微信就被关闭。同时,博郡也加强了门禁管理,从6月11号开始,员工进入园区需要随身携带工作证(考勤卡),并按要求向门岗出示,否则将被拦在门口。

知情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在更早之前,也有至少两位员工在企业微信群里公开@博郡人力资源总监张畅,询问有关工资发放的问题,但均未能获得回应。

最新消息是,今天上午有多位博郡员工在办理手续,归还办公电脑。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博郡现在给员工两个选择:要么选择签署解除劳动合同协议,公司承诺在7月31日之前付清拖欠的工资,但是员工也不能在7月31日这个节点之前参与仲裁等维权事项;要么就是签署待岗协议,每月拿到2480元的上海市最低收入标准。

另外,博郡再次发生高层人事变动,公司CFO易晓川已经离职,昨天(6月10日)是Lastday。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易晓川有过基金行业任职的经历,在2019年4月加入博郡汽车担任财务负责人,是博郡推进融资事宜的关键人物。

对此张畅表示,自己并未听说易晓川已经离职,“不知是不是谣言”。

博郡被放弃或影响天津博郡

随着博郡汽车面临被放弃的命运,其与一汽夏利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的前景,不确定因素开始增加。

按照一汽夏利在2019年9月份发布的公告,一汽夏利以资产和负债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天津博郡19.9股权,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有合资公司80.1%股权。

但是除了夏利的资产已经完成注入之外,博郡方面除了拿出过一笔金额为1400万元的现金外,再无相关出资。

就上述情况,一汽夏利5月28日公告称,如果博郡没有按照股东协议履行出资义务,夏利有权要求赔偿甚至终止协议、提起诉讼。

另外,因为涉及其他诉讼,博郡汽车在天津博郡的股权已经被上海一家法院冻结。

随着博郡汽车“被放弃”,还未成立的“新公司”与天津博郡之间的关系,以及后者将何去何从,无人知晓。

张香雪/文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