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三波疫情传导链逐渐明晰,钟南山出面支招

来源:《财经》杂志 2020-07-30 19:58:28

...

文|《财经》特派香港 记者 焦建    编辑|苏琦    

“香港寸土寸金,能找到工地、蹲坐在马路边食饭真心算是还好的,还有人只能在厕所里食饭。境况太让人心酸了,不知道谁对谁错,只祈求疫情快点受控”

从7月初起,中国香港特区出现第3波新冠病毒大规模传播。随着当地多家机构的研究人员持续深入探究防疫体系漏洞,此次香港疫情暴发可能的源头与传播链,正变得日渐清晰起来。

7月24日下午,因香港禁止晚六点后堂食,一些人只得选择在已封闭的运动场看台吃完饭。从7月29日开始,香港餐饮业全日禁止堂食。当日不少上班族只得购买外卖后在路边、天桥乃至巴士站内快速解决午餐。《财经》记者 焦建/摄

随着相关研究结果不断披露,香港特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也在7月28日公开表示:(第3波)疫情源头或来自豁免检疫者,专家已做了基因排序,已有“专家的实证”;卫生防护中心早前未能追踪源头,目前有实证,定会严肃跟进。

截至7月29日,香港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确诊总数冲破3000人关口。当日确诊感染者118人,本地感染者113人,是连续第8天确诊人数超过100人(另有80多人初步确诊)。

“根据目前香港每日新增病例的数据来看,香港疫情正在发展之中,已出现了社区传染,但还没有出现指数级增长,关键要看接下来的防控情况。”7月2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就近期香港疫情发展及防控措施公开表态称,“香港一般的家庭里自己做饭吃的很少,大家都在外边吃,食肆是很重要的传染源。政府不允许堂食是很重要的。”

7月29日,是香港包括全面禁止堂食在内的多项新一轮抗疫措施生效的第一天。因大部分企业仍未停工停产,盛夏时节酷热的香港在连续多日晴朗后又于午间迎来骤雨,当日不少上班族仍只得购买外卖后在路边、天桥乃至巴士站内快速解决午餐。因舆情汹涌,香港特区政府于当晚宣布采取补救措施:从7月30日起,开放香港各区19个社区会堂及社区中心,让市民携午饭入内进食,同时呼吁非政府机构开放设施。

“香港寸土寸金,能找到工地、蹲坐在马路边食饭(吃饭)真心算是还好的。昨天中环已开始有人做起生意,出租房间供人食饭用。一人每小时收费30元,两人一起每小时收费50元。还有人只能在厕所里食饭,贴出中午1点到2点洗手间改为食饭地方的告示。境况太让人心酸了,不知道谁对谁错,只祈求疫情快点受控。”一位中环上班族对《财经》记者称。

新疫情应为输入型,尚有源头未知

除检测量不足、防疫设施数量有限、无强制带口罩,豁免检疫人士过多,一直被多位专家认为是香港暴发第3波疫情的主要原因。

出于保障香港经济运行等原因,从今年2月起,香港规定了33类人士可豁免检疫(包括维持香港正常运作或运送港人生活所需物品或服务属必要的人士、机组人员、上市公司董事等)。从7月5日开始,香港多个社区突然确诊多名源头不明本地感染者,而感染者在病毒潜伏期间并无外游记录。多位专家开始指出:连月来超过29万人次的豁免检疫人士,应是第3波疫情隐形扎根萌芽的肇因。

由香港理工大学医疗科技及资讯学系副教授萧杰恒带领团队进行,于近日公布的一项研究,则成为重要佐证。该项研究取得了新近确诊者的样本进行病毒基因排序后发现:香港近期确诊感染者体内的病毒株属同类(“G型病毒株”的变种“GR型病毒株”),因其中存在微小差异,推断本轮疫情来自至少三条传播链:

其中一条传播链的病毒基因排序几乎一模一样(涉及19名确诊者样本),大都涉及大规模感染群体,且覆盖香港多区,例如港泰护老院、慈云山街市、屯门富临酒家、沙田水泉澳邨等。香港特区政府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也透露称:相关部门请香港大学协助作病毒基因分析发现:彬记群组及的士司机群组的病毒基因排序结果差不多,可能当中有关联,亦有一些散细的群组的基因,大部分由彬记群组伸展出来。另外,某些确诊感染者亦与早前输入型个案有关联。

另一条传播链位于香港铜锣湾一带。上述香港理工大学研究团队发现:一名住在铜锣湾皇冠假日酒店、从哈萨克斯坦(港简称哈萨克)抵港的机师,病毒基因排序与跑马地礼顿山一个家庭群组非常相似。因礼顿山首宗个案发病时该机师未抵港,料不是该机师传给礼顿山家庭,但因多名由哈萨克抵港的机组人员都住该酒店,该团队估计或是早前从哈萨克抵港、住同一酒店的免检疫机组人员,将病毒传出社区。

第三条传播链则涉及香港西贡某村居民,目前暂未找到源头。

萧杰恒表示:近期在香港检取的病毒株,已再无突变。出现这一现象有两个可能性:一方面是病毒已演化至非常适应人体;另一原因,可能是这批患者在短时间内于同一大型场合同时受到感染。

其亦表示:研究显示香港第3波疫情很可能是由输入型个案引起,在香港演变出多条传播链。因此,抵港者住在酒店应与外界隔离,即使是免检疫者亦应留样本检测。目前虽能确定香港第3波疫情来自输入个案,但未必能明确区分是否源自获豁免检疫者。

《财经》记者亦获悉:目前香港的多家大学已成立了合作研究团队研究G型病毒株。初步发现其令病人肺部破坏较多、免疫反应较大、死亡率较高。

为避免可能的漏洞,从7月29日起,香港特区政府已暂停客船及没有在港处理货物装卸货船船员换班;须换班的离船船员在船停留香港期间须留船上,直至获安排交通工具直接往机场返回目的地国家。来港装卸货物的货船换班船员、机组人员及其他经机场到港的豁免检疫者,要在离开出发地前48小时内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航空公司必须为机组人员提供点对点交通安排,禁止机组人员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来往机场和其下榻地方。同时,航空公司须确保机组人员于指定地点自我隔离。

社区传播已现,下周或为关键节点

“根据目前香港每日新增病例的数据来看,香港疫情正在发展之中,已出现了社区传染,但还没有出现指数级增长,所以关键要看接下来的防控情况。”7月2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州就近期香港疫情发展及防控措施发表意见时称。

“香港的患病率大概是37/10万,死亡率是0.7/10万,数据不算多。”钟南山表示,现在香港疫情还在发展,“2月、4月,我们觉得香港(抗疫)做得很漂亮,做得很成功。6月下旬到7月8日,这个时间也就是单日新增病例不到30个。7月8日到18日,确诊病例多一些了,一般时候不多于60个。7月18日以后,10天里除了个别的一天两天外,单日新增都是超过100个,最高是140多个。”

他认为:相关数据说明,香港的新冠病毒传播已发展到社区。但还不是以几何级数或是连锁反应式的指数级增长。在一定意义上,这也意味着香港正处于“拉锯战”时期,关键要看防控情况。

香港不少学者的观点与之类似。即认为虽然目前香港新确诊感染者每日超过100名,但没进一步增加,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播率已经降低,如不出现超级传播者,确诊数字应该会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逐步回落。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最新数据则显示:香港的新冠病毒即时繁殖率由6月8日0.16升至6月18日0.85;之后攀升至6月27日高峰期的4.2,即一人传染约四人;香港实施社交距离措施后,直至7月21日,数字变为1.1。

该学院的一名研究人士据此指出:如香港的相关抗疫措施持续下去,第3波疫情有望于8月底完结,即连续七日零确诊。

但也有不太乐观的观点认为:即使本波疫情相对严峻,但香港的企业并未积极安排员工居家工作。疫情继续恶化下去的话,政府仍应考虑全城实施“居家令”。

在谈到香港下一步应采取的防控措施时,钟南山则表示:虽目前的防控措施产生了一定的干预作用,但仍应进一步强化和落实。“香港抓住了两个很主要的问题,一个在病患聚集的地方采取了整个区域的核酸检测;另一个措施是发现有阳性感染者,不管有没有症状都要隔离。”“内地采取的措施会比香港更强。但香港有自己的特点,地方太小了、人口密度非常高,完全采用同样办法的话,对经济发展等各方面会有一定影响。”

他也提出建议称:香港要强化检查,及时发现无症状的患者,检查出来后赶快隔离。假如情况继续恶化的话,应该是行政上要求大家都要检测。另外,“要增加检测的材料、检测的人员、强化简易医院建设等,也是非常需要的。”

“内地应从检测试剂及人力方面提供支持。对于香港来说,主要问题不是医疗问题,而是公共卫生防控的问题。香港在最近出现感染人数剧增的情况下,也出现了一些很不好的现象。要坚决打击那些故意出来捣乱、搞聚集集会的人。”钟南山称。

本文为“香港抗疫实录”系列报道之十七

0 0
更多精彩关注财经网官方微信

写评论
写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