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资本7月加仓人民币债券1481亿创年内最大单月增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8-05 09:17:35

原标题:海外资本7月加仓人民币债券1481亿元 创年内最大单月增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事实上,全球资本更快找到了兼顾投资安全性与高收益的两全其美解决方案——大幅加仓人民币国债。

在美元持续下跌与美债收益率走低的双重压力下,人民币债券俨然成为全球资本眼里的“香饽饽”。

8月4日,中央结算公司最新发布的7月债券托管量最新数据显示,当月境外机构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达到23441.24亿元,较6月环比骤增1481.13亿元,创下今年以来最大的单月增幅。

“对收益率的追逐,正驱动越来越多海外机构大幅加仓人民币债券。”对冲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师Aaron Kohli向记者分析说,加之7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反弹,进一步点燃他们追加投资人民币债券的热情。

数据服务提供商ICE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受各国央行持续加码货币宽松的影响,截至6月30日,全球60万美元债券市场里,收益率不到1%的占比超过60%。

“这迫使越来越多全球投资机构不得不将大量资金从低收益欧美债券撤离,转向新兴市场债券以博取更高的收益率。”Aaron Kohli指出。其中,收益率接近3%且高信用评级稳定的人民币债券,日益成为他们眼里的热门品种。

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透露,在追逐高收益的驱动下,7月以来全球投资机构对人民币债券的配置策略趋于多元化,不少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与新兴市场债券投资基金正悄悄加仓收益率更高的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

“以往我们担心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在去杠杆期间容易爆发兑付违约风险,因此它们在人民币债券投资组合的配置比例不到2%,如今随着中国相关部门采取多项措施扶持民企发展,加之专项债与抗疫债大规模发行改善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状况,我们正打算将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的配置比例调高至最高5%。”他向记者透露,这意味着整个人民币债券投资组合实际回报率将额外增加逾80个基点。

这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坦言,此举也受到全球资本风险偏好转变影响。在美联储持续加码QE措施与持续买入垃圾债的带动下,大量追逐高收益的资本涌入美国垃圾债市场,令7月美国垃圾债涨幅创下过去9年以来单月最大值,即垃圾债平均收益率从6.85%大跌至5.46%。

在他看来,相比美国破产企业骤增导致垃圾债投资更像是“高风险中博取高收益”,中国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无论是投资安全性,还是收益率均更具吸引力。

人民币国债的“替代效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相比5-6月全球资本主要基于避险考量加仓人民币债券,7月他们继续大幅增持人民币债券,更多是冲着收益率而来。

毕竟,随着美联储持续加码QE措施,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0.538%,再度逼近年内低点。加之其他国家纷纷加大货币宽松力度,导致全球逾60%债券收益率不到1%。

“这无疑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债券配置挑战。”一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债券投资部门交易主管指出,这意味着若持有这些债券到期,他们根本无法实现3%的债券投资预期回报率。更糟糕的是,美元贬值正在吞噬大量美元债券的实际回报率。以10年期美债为例,尽管其名义收益率跌至0.538%,但若未来6个月美元指数下跌2%,那么实际收益率(名义收益率-汇率跌幅)一下子跌至约-1.5%。

事实上,全球资本更快找到了兼顾投资安全性与高收益的两全其美解决方案——大幅加仓人民币国债。

“我们的投资模型显示,目前中美利差达到243个基点(即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若美元贬值令未来6个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2.5%,那么持有人民币国债的实际投资回报率将达到4.93%。”上述欧洲大型资管机构债券投资部门交易主管表示,目前在全球投资级别债券里,收益率超过5%的占比不到3%,因此加仓人民币国债与看好人民币汇率升值,反而成为绝佳的替代性投资选择,大幅缓解全球投资机构对日益稀缺的高收益投资级债券激烈争夺。

过去一个月,他所在的资管机构将低收益欧美债券投资占比下调5个百分点,转而增持新兴市场高收益高信用评级债券,其中人民币国债的持仓占比相应提高了3个百分点。

加快城投债民企信用债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博取高收益率,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将触角伸向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

“4月份我们通过第三方机构,对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的投资机会做了一番梳理。”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交易员向记者透露。当时他们认为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城投公司所发行的2-3年期限高收益城投债,以及新兴产业龙头民企所发行的信用债,具备一定的高收益低风险特征。但在过去两个月,他们迟迟未能出手投资。究其原因,一是他们担心疫情冲击可能导致地方财政与民企收入双双下滑,加剧相关债券兑付违约风险,二是这些债券尚未获得国际信用评级机构评级,按照基金内部投资规定,凡是未获得国际信用评级机构评级的新兴市场债券不得投资。

所幸的是,7月份他们成功说服基金投资委员会同意将人民币债券投资组合的最多4%资金,用于投资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我们初步估算,若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的投资比例达到4%上限,将额外增加约55个基点的人民币债券投资回报。”他告诉记者。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计划加仓城投债与民企信用债的海外投资机构不在少数——相比上述债券违约风险降低,他们更看中这些债券的高收益率,比如部分城投债的年化收益率达到约7%,较同期人民币国债几乎翻倍,此外部分海外投资机构正悄悄加仓收益率在8%左右,信用评级A的民企上市公司信用债。

“这背后,是他们注意到近期越来越多民企上市公司得到政府背景产业投资基金大量资金扶持,一方面助推他们产业升级获取更大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能缓解债券本息兑付压力,令其实际信用评级远高于市场预估值。”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分析说。

(作者:陈植 编辑: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