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也想买TikTok,但目的很难说

来源:《财经》杂志 2020-08-20 20:34:16

文/《财经》记者 柳书琪 刘以秦 驻华盛顿记者 金焱   编辑/谢丽容

这是一起极其特殊的收购案。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是特朗普的极力支持者,这有可能助力甲骨文拿下TikTok,但甲骨文既没有社交媒体运营欲望、没有经验,更没有战略协同诉求,基于业务战略的收购目的成迷

TikTok的命运再生变数。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老牌IT公司甲骨文(Oracle)已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了初步谈判,并在认真考虑购买该App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甲骨文正与持有字节跳动股份的美国投资者合作,其中包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和红杉资本。

当地时间8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出席活动时确认了这一消息。这是继微软和Twitter后第三家对TikTok表露收购意向的公司,甲骨文的入场让结局更加难以预料。

不久前,特朗普在发布的行政令中要求,字节跳动90天内必须完成TikTok美国业务出售交易的交割。此前这一时限是45天,延长后TikTok虽然获得了更多辗转腾挪的空间,但时间依然紧迫。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学者及律师表示,即便甲骨文、Twitter等其他公司加入竞购,但字节跳动在谈判环节依然处于被动地位。

中国外交部已多次就TikTok问题作出回应。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7日说,TikTok美国业务,包括总裁在内的公司中高层、管理层全部聘用了美国人。TikTok服务器在美国,数据中心在美国和新加坡,运营团队全部实现了本地化,公司雇用了1500名美国员工,并承诺创造1万个就业岗位。TikTok还对外公开了审核政策和算法源代码。“可以说,TikTok几乎满足了美方提出的所有要求。”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TikTok美国员工已准备好就针对TikTok的交易禁令提起诉讼,其代理律师表示,将于本周晚些时候向联邦法院提出诉讼,指控特朗普的行为属于行政越权,将损害员工的宪法权利,包括获取报酬权。

“被收购一定不是字节跳动最想要的结局,即便能拿回百亿级美元的收购款。”赛意企业研究所主任、武汉大学财税与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告诉《财经》记者,将TikTok移交美国无异于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对方拥有字节跳动在短视频领域的算法、运营能力和基因,未来在全球化格局中或与字节跳动形成竞争关系。

政商关系是甲骨文的优势

在8月18日活动上,当记者提问“在收购TikTok上,甲骨文是一个好买家吗?”时,特朗普回应道,“甲骨文是一家伟大的公司,老板是很了不起的人物。甲骨文肯定能应付得来。”言下之意,特朗普对甲骨文收购TikTok颇为看好。

国际贸易和供应链管理律师、GSC Potomac合伙人蒋兆康曾与甲骨文有过业务往来。他告诉《财经》记者,甲骨文的突出优势在于政府关系。“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是特朗普的极力支持者,这在IT领域非常少见。”

今年4月拉里·埃里森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谈到对特朗普的看法,“我不认为他是恶魔,我很支持他,希望他做得好。”今年2月,拉里·埃里森还曾公开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募资,也因此招致部分甲骨文员工请愿反对。

早在2018年,拉里·埃里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就表示,“我认为我们的一大竞争对手就是中国。如果让中国的经济超越我们、培养出更多的工程师,让中国科技公司击败我们的科技公司,不久之后,我们的军事科技也会落后,科技方面的经济也会落后。”这一中国威胁论的论调与特朗普的对华态度如出一辙。

此外,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2016年时还曾是特朗普过渡班子的执行委员会的成员。

在公司收并购议题上,以往美国政府通常不会介入。但此次由政府主导的TikTok收购案却离不开政商关系。“美国政府可能会制造一些理由偏向甲骨文。特朗普不讲原则,不确定这届政府还会做些什么。”蒋兆康评论道。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管理研究所学者王鹏向《财经》记者分析,就在公众认为微软收购基本已成定局的时候,特朗普再为TikTok设置了90天期限,随后又支持甲骨文参与竞购。考虑到甲骨文一直被看作是美国政府监视网络数据的重要企业,特朗普对甲骨文收购TikTok的支持,背后可能涉及政治利益和诉求。

此外,甲骨文与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等TikTok早期投资人关系密切,不排除通过投资人拿下TikTok的可能。此前以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和红杉资本为首的投资者出价500亿美元收购TikTok,远高于微软给出的100亿至300亿美元,也高于同类短视频公司Snap330亿美元的估值。

华盛证券研究部经理余石麟向《财经》记者表示,更高的收购价格可以帮助竞购者拿下TikTok,且甲骨文与这两家投资机构有合作关系。

谁是最有潜力的买家?

在甲骨文之前,业界普遍认为最先表露出收购意向的微软是最有可能的买家。

微软不是互联网公司,但一直都有进入移动互联网的野心和努力。“微软在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时代就有进军移动互联网的强烈愿望。”唐大杰表示。在C端消费互联网产品领域,微软先后收购了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开发商Mojang Studios、游戏直播平台Beam并更名为Mixer(已关闭)。它甚至曾向Facebook抛出橄榄枝,欲以240亿美元的价格将其纳入微软版图,但遭扎克伯格拒绝。

具体到社交媒体领域,微软旗下也有视频会议软件Skype和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从业态上来看(收购TikTok)微软是最有优势的,自身的社交媒体业务可以与TikTok结合。”蒋兆康说。

余石麟告诉《财经》记者,微软看重TikTok能够吸引早已远离传统媒体的年轻族群,助其进入社交媒体领域的第一梯队,直接挑战Facebook。同时,微软还可借此获得海量用户数据,更深入了解消费者行为,有利于消费产品的推广,例如Xbox。

“把TikTok收入囊中,可以增加微软在美国数字广告市场的份额。”美国数据资讯公司eMarketer首席分析师黛布拉·威廉姆森(Debra Aho Williamson)对《财经》记者表示,今年微软在美国数字广告市场中所占份额仅为1.5%,略高于Snapchat,但远远落后于Facebook 42.0%和Google 10.4%的份额。

但她也提醒,这种广告价值只是潜在的,TikTok在广告业务的发展中还处于初期,因此无法保证它将吸引大量的广告收入。要建立持久的广告业务,TikTok还需要开发简单的自助服务工具(self-serve tools),使营销人员能用自动购买工具批量购买广告。微软也许能在技术方面提供帮助。

在此前外媒报道中,TikTok整体业务估值达500亿美元,字节跳动方面认为这个估值偏低。而微软给出的报价在100亿至300亿美元间。这一远低于估值水平的报价引发了众多外围人士的不满。在微软内部250名员工的投票中,63%的参与者表示反对这笔交易,有参与者评论称“几乎从任何角度来说,这笔交易都是不道德的。”

不过,微软虽然有进军移动互联网的持久尝试,但总体来说不算太成功。因此,就算拿下TikTok,微软是否具备运营和管理TikTok的能力却依然存疑。“微软很有可能把TikTok做砸了。”一位跨境贸易的从业者向《财经》记者表示了他的担忧。从诺基亚到Mixer,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微软表现平平,且其偏传统的企业文化也不见得适合TikTok更年轻化的定位。

从产品形态上看,Twitter与TikTok的亲近度最高。短视频社交一直是Twitter希望进入的领域。早在2012年Twitter就收购了短视频App Vine,这款App也曾一度爆红,但后续每况愈下,最终在2016年宣布下线。

既有运营短视频平台的经验,拳头产品也可与TikTok形成协同效应,Twitter的收购优势看似十分突出。但唐大杰也指出,这一定是字节跳动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Twitter与TikTok联手后完全有可能产生一家强大的短视频社交公司。

Twitter更大的难题是自身的现金储备。无论在市值、营收还是净利润上Twitter都无法与另外两位竞争对手相提并论,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等资金储备仅为85亿美元,远远低于TikTok的估值。这意味着Twitter很有可能需要引入其他投资者来共同完成交易。

如果说微软与Twitter青睐TikTok尚有迹可循,那么甲骨文的入局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作为世界第二大软件制造商的甲骨文此前一直专注于B端市场,少有在消费互联网或社交媒体上布局。

根据甲骨文公司2020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甲骨文实现营收104.4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111.36亿美元相比下降6%,净利润为31亿美元,同比下滑16%。除了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同比上涨1%至68.45亿美元外,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硬件及服务业务营收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蒋兆康分析,撇除非业务发展因素,现有业务发展不理想可能让甲骨文急于寻求下一增长点,加入潜在发展强劲的社交媒体市场。

王鹏判断,此次甲骨文参与竞争应该看重的是TikTok的用户数据,甲骨文以存储、底层数据仓库方面的优势见长,这也是它和TikTok间最大的联系。余石麟也表示,甲骨文能够很好地支持TikTok对云数据存储的需求,为其节约成本,而TikTok的用户数据也可用于改善营销产品,特别是提供对广告商有用的消费者相关信息,还能为客户提供可投放广告的平台。

“甲骨文在技术上足够优秀,但在消费者终端业务处于弱势,这种垂直化合并的协同效应对双方都更具优势。”余石麟说。

但蒋兆康认为,如果要在社交媒体发展需要另辟新领域,与原有业务难以形成协同。不过这样一来反而可以保有原团队的独立性,“说不定胜算更大,投资人更乐见其成。”甲骨文收购的另一种可能性是为了财务投资,运营一段时间,待风平浪静后再将TikTok转手。

“现在还很难说哪家公司会最终胜出。”蒋兆康说。更何况,随着更多有意向的收购方浮出水面、TikTok诉讼提上议程,TikTok的命运还将发生更多变数。

柳书琪 刘以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