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股欢喜,大战短视频,野蛮生长的B站还能破圈多久?

来源:财经网 2020-09-04 10:58:07

来源:江瀚视野观察 作者:江瀚   

2020年对于哔哩哔哩来说可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在2020年哔哩哔哩全面破圈,从年初的哔哩哔哩跨年晚会,到哔哩哔哩在线教育盛行,再到与西瓜视频的一场大战,不断出圈破圈几乎成为了哔哩哔哩的代名词,只是如此疯狂野蛮生长的哔哩哔哩到底还能玩多久?哔哩哔哩的未来到底该怎么看?

一、不断破圈的“小破站”

八月底,B站抓住八月份的小尾巴,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在交易完成后,该公司将持有欢喜传媒扩股后总股本约9.90%的股份。双方也将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一系列深入合作。

前不久,8月7日至9日,B站线下活动Bilibili World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开展,展览集演出、互动、游戏、购物于一体,以二次元、游戏、电竞内容为主,打造了一个属于B站忠粉的ACG世界。这个以二次元起家的兴趣社区,从未拥有比当下更好的时刻:市值超过140亿美元,月活跃用户达1.72亿,一季度营收23.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9%,远超市场预期。

创建于2009年的B站以二次元内容立身,也从彼时创始人徐逸口中的“Acfun的后花园”和用户口中的“小破站”,逐渐发展为腾讯、阿里、索尼争相投资的上市公司,用户忠诚度极高的大平台。今年更成为了哔哩哔哩的破圈元年:

1、在2019年年底的跨年晚会上,B站以日落、月升、星繁三个篇章开启“青春忆大联播”,UP主和主播为代表的小众艺人以及五月天、吴亦凡、邓紫棋等主流明星一一现身,获得弹幕130万条,是湖南卫视跨年晚会在腾讯视频弹幕数的6倍。晚会结束后,从美东时间新年的纳斯达克开盘,到1月3日周末收官,B站在两个交易日上涨超过18%,市值上升10亿美元。

2、5·4青年节前夕,B站推出时长3分52秒的视频——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52岁的何冰向年轻一代致辞,赞许他们和他们所属的时代。铺天盖地的刷屏后,B站盘后股价大涨5.53%,“后浪”也成为年轻人的指称,出现在每一篇10万+热文里。

3、7月1日,腾讯官方账号在B站发布“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的动态,并投稿视频《我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作为对“腾讯和老干妈乌龙事件”的回应,同时作为平台的B站也顺势成功再次出圈。B站数据显示,腾讯发布的动态共获得了转评赞总数超过170万,视频的播放总量近120万,是腾讯投稿其他视频平均播放量的10倍左右。在动态下方,环球时报、中兴手机开启“蹭热点”模式,在评论区转发抽奖互动,被人笑称为“鹅厂有难,八方点赞,鹅厂受骗,笑声一片”,将事件的舆论热度进一步放到最大。

当然其实还不止这些,为了抢夺一个巫师财经引发了哔哩哔哩与西瓜视频的大打出手,在游戏上面不断加码成为了继斗鱼、虎牙之外的最大游戏巨头,那么大家都在问一个问题,如此出圈的哔哩哔哩其中逻辑到底是什么?

二、野蛮生长的哔哩哔哩还能长多久?

说实在哔哩哔哩在大多数人眼中这个曾经的小破站、二次元的根据地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模样,如今看着哔哩哔哩四处出击让人已经有些困惑,如此全面商业化的哔哩哔哩到底想要做什么?而且这样的做法到底还能持续多久?

首先,哔哩哔哩的商业化逻辑到底是什么?原先相信很多人对于哔哩哔哩的逻辑都认为这是一家二次元动漫基地,这也基本上是哔哩哔哩的底色,之后哔哩哔哩在游戏的道路上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让人觉得哔哩哔哩是一家游戏公司,然而哔哩哔哩自己又否认是一家游戏公司,之后各种游戏、直播、教育、电商各类玩法是层出不穷,以至于最赚钱的游戏都不是占比最大的了,据B站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游戏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降到49%,相比2017年的83.4%,那么哔哩哔哩的商业化逻辑到底是什么?我们可以总结为把哔哩哔哩构建成为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这就是哔哩哔哩是一个年轻文化的承载基地,在这个承载基地中是怎么赚钱怎么来,在这方面如果说一定要把那哔哩哔哩进行类比的话,只有一家公司非常像哔哩哔哩,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雅马哈,这就是一家看上去完全没有逻辑章法的公司,生产乐器、家具、汽车、电器、机器人几乎无所不包。

那么,我们类比雅马哈其实就能看出来哔哩哔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其实哔哩哔哩就是一个类似于线下雅马哈的藤蔓式创新公司,所谓藤蔓式创新就是在哔哩哔哩的商业模式中每个商业模式都是一环一环层层嵌套到一起的,举例来说,哔哩哔哩最早就是一个做二次元动漫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二次元的动漫业务肯定会和游戏业务相互交织,毕竟游戏和动漫本来就不分家,所以哔哩哔哩开始做游戏,做了游戏之后肯定需要人来解读解说游戏再加上本身就是视频公司,那么索性解说游戏录视频好了,录播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我干嘛录播呢?直接直播那么效果不是更加好吗?所以,哔哩哔哩的直播业务开始出现,做了直播难不成不做网红带货吗?所以开始有了带货的电商业务,直播业务也可以叠加个在线教育,所以有了教育业务,再加上最传统的广告模式,这就是哔哩哔哩的逻辑,单独来看似乎很奇怪,但是实际上这是一条线串起来的商业模式,所以,看懂了这个就能明白为啥哔哩哔哩会长成这样。

其次,哔哩哔哩的还能野蛮生长多久?其实,哔哩哔哩从表面上看似乎逻辑并没有太大的问题,都是一脉相承的业务,但是问题是做这些业务真的是太烧钱了,根据财报显示,在营收增长的同时,哔哩哔哩亏损进一步扩大。就2019Q4来说,哔哩哔哩净亏损人民币3.872亿元,2018Q4净亏损为1.908亿元,亏损成倍上涨。就全年来说,财报显示,哔哩哔哩2019年全年净亏损13.04亿元,而2018年全年亏损额为5.65亿元,同比增长130.7%。主要哔哩哔哩最大的问题就是同时开的战线太多了,这么多的战线同步发力,还要花大价钱去维持“UP主”的体系,哔哩哔哩想不亏钱都难,毕竟对于这样的一家公司来说,之前没上市的时候这么做其实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要给风险投资方说故事,战线越多故事也就越多,但是现在已经上市了之后,资本市场能否完全认同这样的模式我们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另一方面,哔哩哔哩的粉丝粘性开始出现了下降,长期以来哔哩哔哩最引以为豪的就是其粉丝粘性,大量的年轻用户聚集的地方必然有大量的粉丝,这些粉丝表面上的购买力不强,但是年轻就是资本,是哔哩哔哩故事的最强吸引力所在,但是问题是越来越大的哔哩哔哩集中了越来越多的用户,而这些用户却在冲淡哔哩哔哩的文化护城河,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感觉,哔哩哔哩的内容开始泛滥,越来越像抖音,而弹幕的攻击性也越来越强,这些内容的现象开始成为了粉丝逃离哔哩哔哩的导火索,随着哔哩哔哩越来越大,如何保证自己的核心优势开始成为了最大的问题。

从目前来看,哔哩哔哩亏损不是问题,问题还是资本市场的认同和粉丝的认同,只是多战线全面开战的哔哩哔哩是全面成功生态化反还是不断树敌被围剿,这真是一个难说的问题。希望哔哩哔哩的未来可以发展的更好,真正走向长远才是广大粉丝对于哔哩哔哩最大的期望。

江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