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宽带被百万贱卖 中国最大民营宽带成了烫手山芋?

来源:财经网 2020-09-08 16:29:12

来源:江瀚视野观察

作者:江瀚

在这个互联网已经成为基础设施的年代,如果要问有什么东西必不可少,大多数人都会告诉你wifi,如果要问你家宽带用的是哪家的?基本上大部分都会告诉你电信、移动、联通这三大运营商,不过我们如果把时间转移到5年前,估计你会听到另外一个名字:长城宽带,作为中国最有名的民营宽带运营商,长城宽带曾经一度占据了中国宽带市场的相当大的一部分江山,笔者也曾经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长城宽带的用户,然而就在不久之前这个曾经中国最大的民营宽带巨头却被一百万贱卖了。

一、鹏博士贱卖长城宽带

9月4日,鹏博士公布了《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的公告》,称公司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

本次股权转让后,鹏博士仅保留在北京、上海和深圳三个城市的互联网接入业务。鹏博士是国内第四大运营商、民营第一大电信运营商,主营互联网接入、数据中心等业务。但近年来,互联网接入这一传统业务面临着不断亏损,营收下滑的情况。上述四家公司主营业务均为互联网接入,且都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数额分别为:5715万元,86万元,362万元,214万元。

其中,最具知名度同时亏损最严重的是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宽带”),其为鹏博士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0年。2010年至2012年,鹏博士前后耗资约17亿元将长城宽带收入囊中。现在,100万就卖掉了。

根据公开市场资料显示,长城宽带成立于2000年4月,主营互联网接入、数据中心等业务,2012年12月被鹏博士纳入麾下。最初的几年里,凭借低价策略,长城宽带一路高歌猛进,为母公司贡献了上百亿元营收。

然而,从2016年起,长城宽带的利润开始持续下滑,成为母公司业绩的拖累。公司的在网用户自2017年起连年下降,长城宽带也从2018开始转为亏损状态。2019年,长城宽带净亏损26.39亿元,业绩巨亏陷入资不抵债状态。到2020年上半年,年中报显示长城宽带的净资产为负1.7亿元。短短3年,昔日的增长引擎就变成了巨亏的拖油瓶。据鹏博士2019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在网用户约1046万户。鹏博士的互联网接入业务营收约为42亿,而2019年长城宽带营收约21亿,占了一半。据此粗略估计,长城宽带目前的用户数量应在500万户左右。

很多人看到这里都有一种早就预料到长城宽带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二、第一民营宽带为何会被贱卖出售?

说起长城宽带,这是一家中国有名的宽带公司,不过其名声主要来源于几个方面:价格便宜、网速时好时坏、经常有莫名其妙断网,可以说长城宽带除了便宜,我们几乎已经找不到可以形容他的优势形容词了,毕竟在上网昂贵的时代,长城宽带能上网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其他的如果不玩游戏还是能够接受的,2013年-2017年,通过低价策略,长城宽带一度成为全网最大的民营运营商。简单对比来看,同样是一年100M宽带,长城宽带只要668元,还额外送一个月,而移动则要1280元。公开数据显示,这几年里,长城宽带为鹏博士贡献了上百亿元亿营收,利润接近10亿元。

只是没想到如今的长城宽带却是这么不堪,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在这个提速降费的时代长城宽带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长城宽带的转折点应该出现在2018年,之前长城宽带之所以能够那么赚钱,其实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之前说的便宜,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宽带最大的意义就是上网,只要能上网,稍微慢点、卡点还是可以接受的,特别是长城宽带有的时候下载的速度也是非常给力,不至于永远都是卡慢,所以还是通过自己的低价拥有了自己的优势。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之所以大家愿意使用长城宽带,就是价格实在是便宜,比起三大运营商中最便宜的移动都要便宜一半,这么便宜的价格谁都难以向长城说不,毕竟大家先要解决有和无的问题,再来说解决好和坏的问题,然而这一切的基础都建立在长城宽带相比于其他运营商的价格优势之上,2018年国家宣布全面提速降费,在政策的推动之下,三大运营商主动开始了提速降费,这个时候整个宽带市场进入了白菜价的时代,这样的情况下,长城宽带的传统优势在一夜之间丧失殆尽,整个策略全面失灵,从前一年的盈利1.61亿元变成亏损1.86亿元。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城宽带的造血能力短时间内丧失,之后全面进入自保阶段,当时长城表示“不再投资新增城市,而是在已有212个覆盖城市的基础上服务好现有用户,同时承接运营商固网宽带的营销和装维服务。”

然而,失去了造血能力的长城连守成的资本都没有了,大量客户投诉反馈无人解决,市场口碑江河日下。截止2019年底,长城宽带公司总资产44亿元,负债68亿元,公司资产为-24亿元,年度净利润-26亿元。截止2020年6月底,长城宽带资产39.6亿,负债38亿,负债率超过97%。

其次,缺乏核心竞争力才是长城的最大问题。如果说长城宽带今天的问题仅仅是政策宏观大环境的变化所导致的话,这也过于武断了,其实长城的问题深深地植根于其基因深处,在长城的业务模式中它仅仅是一个二级宽带运营商,即长城宽带不能搭建骨干网线(城市之间),只能搭建大型局域网,举例来说,长城宽带不能搭建上海到杭州的网络,但是可以搭建你家小区和隔壁小区的网络,其主要的业务模式就是租用三大运营商的网络。用互联网的说法来说,长城宽带在前互联网时代用了一个“众筹”模式,在各个小区各家各户那里拉一条线,然后搜集各个用户的需求,打包成一个总需求,再根据总需求去三大运营商那里租带宽,但是这个租的带宽却不是你家100M、她家100M累加起来,而是租了一个差不多的,因为每个人用宽带的时间都不一样,整体租的带宽肯定是小于各家各户的总和的,这就是宽带超售问题。

在这方面,长城宽带还有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借助自己母公司鹏博士是做数据中心的,于是长城宽带就在鹏博士的数据中心里面弄了一个超大的热门内容缓存服务器,所以如果你看的是热门的网剧,那么长城就不用再通过别的运营商来连接了,直接把你的宽带连接到他的热门内容服务器上,所以你就会发现长城宽带看视频贼快但打游戏贼卡,就是这个原因。然而,这样的抖机灵在平时没啥事,问题出在今年年初,所有人都在家里家里蹲的时候,无论是云办公还是云课堂,谁都没办法缓存下来,于是我们看到了今年上半年长城宽带的全面卡顿甚至于崩溃,归根结底还是没有自己的骨干网的核心症结。

第三,移动互联网时代单纯的宽带运营商终究会被淘汰。其实,即使没有今年因为疫情所导致的黑天鹅与家里蹲事件,长城宽带其实也很难说还能支撑几年了,因为在前互联网时代,宽带是大家生活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没有宽带其实已经不是最关键的问题了,虽然大家对于wifi的需求依然庞大,但是毕竟流量也很便宜了,大家早已经习惯了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上网,所以我们看到了大家基本上最大的需求就是三大运营商的流量需求,表现在大家看到的地方就是,各大运营商的流量业务激增,就以最赚钱的中移动为例,中国移动上半年几乎日赚3亿元,但在固定宽带领域,用户粘性却逐渐消退,要知道中移动几乎采用的是免费宽带的方式给用户送宽带,可见宽带市场的不受待见,工信部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已不到国内移动电话用户总数的3成。要知道三大运营商可都是用手机和宽带绑定的方式做市场,这样做下来的价格可比单纯的宽带生意低多了,对于只有宽带的长城来说,其被淘汰其实只是时间问题了。

如今,长城宽带被以一百万贱卖,其实告诉我们的一个道理是无论你是在上一个时代多么赚钱的企业,只要不会改变,依然固守老时代的业务逻辑,那么你越是成功在这个新的时代就会死的越快。

江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