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汽蔚来遭遇销量瓶颈 押注软件及服务模式前景难料

来源:财经网 2020-09-08 16:58:09

广汽蔚来正式抛弃汽车行业较为普遍的硬件盈利模式,开始押注于软件和服务等模式创新,以摆脱发展困境。

8月19日,广汽蔚来创始人廖兵表示,旗下整车硬件的综合利润率不超过1%,将聚焦于通过软件和服务实现公司价值,并公布了首款车型HYCAN 007的BOM单(Bill of Material,物料清单)。

图片1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虽然在新造车企业中也不乏公布BOM单的现象,但基本上都是由第三方机构公布,主机厂自己直接公布的情况极为罕见。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广汽蔚来此番动作很像之前小米公布的“硬件综合净利润率不超5%”的互联网粉丝经济运营模式,虽然小米借此获得了成功,但这种打法在汽车行业能否奏效,目前为止还很难说。

还有专家则认为,这是广汽蔚来的背水一战。“因为两大股东蔚来汽车和广汽集团都很难大手笔投入支援了”。

就转型软件及服务模式等相关问题,财经网汽车辗转联系到广汽蔚来相关人士,对方表示不予置评。

不再依靠卖车赚钱

8月19日,在一场名为“决裂”的演讲中,广汽蔚来创始人廖兵首次公开了首款车型HYCAN 007的BOM单(Bill of Material,物料清单),同时公开承诺整车硬件的综合利润率不高于1%,超出的部分将返还用户。

廖兵称,广汽蔚来硬件综合利润率不超1%将彻底改变汽车行业依靠硬件盈利的商业模式,因为“硬件的价值将在很短时间内下降到非常低的程度,而软件和服务所带来的价值将得到极大的提高”,所以汽车在智能网联发展背景之下,整个价值链将会重构。

图片2

按照廖兵的表述,广汽蔚来将会成为“全球范围内首家软件硬件一体化的智能出行生态服务公司”。

这个表述意味着,广汽蔚来将不再靠卖车赚钱。

财经网汽车注意到,目前广汽蔚来旗下的中型纯电动SUV车型HYCAN 007一共有三款量产版车型,补贴后售价分别为26.26万元、28.28万元和30.3万元,以顶配车型30.3万元计算,综合利润率不超1%,即卖掉一辆车只能赚大约3000元。

小米是通过“走量”实现了正向现金流和盈亏平衡,以广汽蔚来目前的销量而言,很难通过卖车实现规模效应。

来自第三方统计机构的数据显示,自从HYCAN 007从今年5月份正式交付以来,这款车截至7月的销量仅为几百辆,这让广汽蔚来的销量面临巨大压力。

唯一车型销量低迷

2019年5月,广汽蔚来正式发布“HYCAN合创”品牌,当年年底旗下首款车型HYCAN 007开启预售,2020年4月正式上市并于5月开启交付以来,这款销售价格为26.26万-30.3万元的车型从未公布过月度销量数据。

根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今年截止到7月份,HYCAN 007的交付量为280辆。

与广汽蔚来旗下唯一车型销量持续低迷相对应的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在加速复苏。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8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7月,新能源汽车销量48.6万辆,虽然同比下降32.8%,但是7月份的销量达到了9.8万辆,同比增长19.3%,是今年以来首次实现增长。

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称,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预计将会达到110万辆。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市场在过去两年内(2018年、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都超过了120万辆,同时也是全球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但是广汽蔚来过去几个月仅有的数百辆销量,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其已经逐渐被市场边缘化。

销量不振的直接后果除了难以带来正向现金流之外,也让广汽蔚来的融资进程踯躅不前。

另外,融资市场的变化早在2019年就开始了。

根据路透社2019年6月份的报道,中国电动车制造商在截至当年6月中旬的融资额同比下降了87%。

进入2020年以后,除了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等头部企业之外,其他几乎所有新造车企业都遭遇了融资困局,包括博郡、拜腾在内的一些电动车企业因无法获得足够的融资而举步维艰。

这种情况同样也影响了广汽蔚来,并且陷入了“融资不利-销量不振-融资更难”的泥潭——公开数据显示,广汽蔚来已经长达9个月没有获得融资。

今年融资尚无进展

广汽蔚来成立于2018年4月,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家造车新势力的股东分别包括广汽集团和上海蔚来汽车的关联企业(双方总计各持股45%),以及一家名为“广州开创共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持股10%)。

相关信息显示,广汽蔚来成立时获得了一笔数额不详的天使轮投资,根据其“实缴资本”一项中显示的数字33927万人民币可知,当时可能获得了大约3.4亿元的初始资本(注册资本50000万人民币)。

进入2019年,广汽蔚来获得了来自各个股东的第二批认缴资金。天眼查信息显示,自从2019年12月18日来自广汽新能源的一笔金额为5500万元的资金到账后,广汽蔚来到目前为止尚未披露新的融资信息。

与新造车行业的头部车企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威马相比,广汽蔚来的融资额度差距巨大(前述车企的上市前融资均超过了200亿元人民币)。

蔚来汽车或难施援手

广汽蔚来面临融资难题的同时,包括蔚来汽车和广汽集团在内的两大股东也很难提供太大的帮助。

从蔚来汽车的角度看,进入2020年以来,蔚来已经完全摆脱了资金困境,截至目前其在今年已经完成了多达6笔融资,募资金额达到了约250亿元人民币,度过了至暗时刻。

但值得注意的是,蔚来汽车在合资公司层面却在收缩战线。

长安汽车在8月底公布的2020年度半年报中披露,其在长安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中的直接持股比例已经达到了95.38%,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也卸任长安蔚来董事长,由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接任。

这意味着蔚来汽车已经实质上退出了长安蔚来。

一位长期观察汽车行业的人士表示,蔚来汽车与长安汽车和广汽的合作主要是希望在“三电”(电池、电机、电控)方面获得一些协同,退出长安蔚来后,预计也不会对广汽蔚来有大规模的投入。

他还强调,广汽蔚来的另一个股东广汽集团虽然进入新能源领域时间比较晚,但广汽新能源旗下的Aion系列市场表现良好,产品线逐步完善,在这种情况下广汽也很难对广汽蔚来投入太多。

融资难度加大的同时,市场也发生了剧变。

市场资源加速集中

与2018年广汽蔚来刚成立时不同的是,市场环境开始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呈现出市场资源加速集中的趋势。

9月7日的最新消息是,特斯拉在昆明成立了销售服务公司,开始布局西南市场。

乘联会的数据显示,特斯拉首款国产车型Model 3自今年年初开启交付以来,到7月份累计销量已经达到了5.7万辆。

而且在明年年初,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将会投产第二款国产车型Model Y。

广汽蔚来首款车型HYCAN 007的定价,与Model 3的部分车型略有重合,将直接面临后者的冲击。

另一方面,在造车新势力中,已经形成了以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威马和理想为代表的头部车企,这些车企要么已经上市,手中握有大笔资金,要么就是正在筹备上市募集资金(如威马等),这对尚无法通过销售车辆形成正向现金流的广汽蔚来来说,也构成了压力。

威马前副总裁陆斌曾在2019年表示,新造车企业销量达到1万辆时,第一波流量红利已经结束,增量订单的产生则依靠产品品质、服务品质和用户情感等。

按照陆斌的说法,广汽蔚来甚至还没有赶上“流量红利”,就开始直接面对包括特斯拉和其他国产头部新造车企业的激烈市场竞争。

破局关键在于创始团队

尽管遭遇了资本和销量层面的双重打击,但在产品力层面这一竞争指标方面,广汽蔚来的具体走向还有待观察。

从技术层面看,HYCAN 007来自于广汽新能源旗下的GEP平台,这个高度模块化的平台推出了包括Aion LX等一系列车型,而且也有相当的市场认可度,1-7月累计销售25440辆,同比增长78%。

某种程度上,广汽蔚来的“合创”品牌,来自于广汽新能源提供技术平台和生产制造、而蔚来汽车提供品牌以及智能网联方面的支持,所以仅从产品力层面来看,HYCAN 007依然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但要把这种产品力转化为市场销量,对于当前的广汽蔚来来说依然是巨大的挑战。

因此在具体运营模式上,广汽蔚来提出了包括“综合硬件利润率不超过1%”在内的模式创新,寄望于通过提升用户的服务品质,并押注软件等新的价值增长点等吸引用户。

对此,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在8月份的一场活动中表示,广汽蔚来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在商业模式上进行探索,提出一些对自己很苛刻但对用户很友好的目标,需要非常大的努力,“广汽蔚来会在他们的细分市场有所作为”。

但前述行业人士认为,就当前而言,很难看好广汽蔚来。“蔚来汽车从长安蔚来退出表明,其很难对广汽蔚来有大规模投入。广汽目前的重心将会是广汽新能源,也不会投入广汽蔚来太多,所以更大的可能是,广汽蔚来的发展还需要依靠其创始团队来破局”。

另有行业人士表示,随着理想、小鹏等纷纷挂牌上市,新造车市场最近有所升温,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作为投资标的物,广汽蔚来的优势在于其估值相对合理,另外股本小,如果能保持一定的成长性,甚至未来能够像小鹏汽车一样单独IPO,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意味着不菲的投资回报率,再加上其背靠两大实力股东,“所以广汽蔚来依然有希望获得新的融资和发展空间”。

张香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