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企丨突遭平安“分手”,招商蛇口错在哪?

来源:财经网 2020-09-16 18:00:43

俗话说“好事多磨”,但“多磨”往往也代表着不确定性。

历时3个月,招商蛇口引战平安资管的计划最终以告吹收场。9月13日,中国平安、招商蛇口双双发布公告,经平安资管与招商蛇口友好协商,双方同意终止平安资管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事宜。

9月15日,财经网多次联系招商蛇口,询问其和平安的“分手”原因以及对于公司后续经营带来的影响不过截至发稿,招商蛇口并未做出回应。

而为何招商蛇口、中国平安会在宣布“联姻”的三个月后分手?双方当事人招商蛇口、中国平安仅在公告中用“资本市场环境变化”一笔带过。

平安撤退原因何在?

3个月前,平安入局的消息,曾一度让招商蛇口股价“水涨船高”。

6月5日,招商蛇口与平安资管、平安人寿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与平安资管签署《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协议》。根据协议,平安资管受平安人寿委托,以平安人寿的保险资金全额认购招商蛇口本次募集配套资金非公开发行的股份,募集资金将用于支付标的资产的现金对价35.17亿元,发行完成后平安人寿将成招商蛇口股东。

7月10日,招商蛇口股价达到高点,收盘价19元/股,较6月5日收盘价15.34元/股,增长23.86%。

然而更多细节的浮出水面,让资本市场对这场“联姻”的态度从“看好”逐渐转向“不看好”。7月12日,招商蛇口发布公告,招商蛇口向平安资管非公开发行股份价格由此前的16.58元/股调整为15.77元/股。

认购价格的下调,立马波及到了招商蛇口股价,在随后的两月时间,招商蛇口股价“大跳水”。截至9月16日收盘价15.61元/股,较2020年以来的股价最高点19元/股,下滑17.84%;与此同时,68天内招商蛇口市值“蒸发”268.56亿元。

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平安和招商蛇口的“分手”,和招商蛇口股价下滑关系密切。柏文喜向财经网分析,招商蛇口股价大幅下跌,已经接近战略投资的协议价格,这让战略投资协议失去了执行的意义。

柏文喜还指出,从更深层次来看,还是由于招商蛇口的业绩基本面不佳,以及之前战略投资协议的“技术性瑕疵”在被交易所问询后,改进和完善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其期间市场又发生了不利变化所致。

按照柏文喜的话来说,“没有瑕疵,就不会被问讯。” 而在9月11日,针对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中提及的12个问题,招商蛇口给出了102页回复,问题的复杂程度可见一斑。

撤退留下的“后遗症”

在招商蛇口70.35亿元收购南油集团24%股权的原计划中,平安将出资35.17亿元,占据交易对价的50%。不难看出,招商蛇口引战平安,一定程度上是想借力平安的资金优势。

相反,平安的撤退,也意味着给南油集团股权收购案带来了巨大的资金缺口。

资金缺口将如何填补?招商蛇口给出了新的收购方案。9月13日,招商蛇口发布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券购买资产报告书的公告。公告指出,因募集配套资金取消,原向深投控支付的现金对价转为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

屏幕快照 2020-09-16 下午4.28.47

也就是说,招商蛇口拟以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的方式向深投控购买其持有的南油集团 24%股权,其中以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方式支付的对价分别为 36.94亿元和33.42亿元,分别占本次交易对价的 52.5%和 47.5%。本次交易完成后,南油集团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全资下属公司。

柏文喜告诉财经网,目前来看,招商蛇口现金流压力较大。一方面试图以发行股份和可转债的形式来解决资金需求问题;另一方面也在向关联方出售物业来换取现金。

9月13日,招商蛇口发布关于向关联方整售物业的关联交易公告。近日,招商蛇口控股子公司招商局置地之间接全资子公司招商广州与仁和养投就广州金山谷创意园区项目达成部分房产整体购买意向,招商广州拟将其开发的位于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东艺路139 号7-12栋(含地下室)办公楼及酒店整体出售给仁和养投,交易金额为5.27亿元。

招商蛇口也在公告中直言,本次关联交易有利于本公司实现快速去化,回笼资金,促进本公司业务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招商蛇口的“卖卖卖”行动仍在继续。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预披露,招商蛇口拟出让深圳市招盛阁置业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预披露起始日期为2020年9月15日至10月16日。

资料显示,深圳市招盛阁置业管理有限公司由招商蛇口100%持有,成立于2015年6月,2019年公司营收收入2273.22万元,净利润1147.46万元;2020年前7月,公司营业收入1142.13万元,净利润556.88万元。此外,截至2020年7月末,公司资产总计1.56亿元,负债总计1.4亿元。

盈利遭遇“大跳水”

然而当下,招商蛇口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仅有现金流压力这一个。从中报表现来看,招商蛇口还面临着增收不增利等一系列问题。

2020年上半年,招商蛇口实现营业收入243.2亿元,同比增长45.74%;与之相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却仅为9.13亿元,同比锐减81.35%。

在净利润大幅“缩水”的背后,是招商蛇口毛利率和净利率的“大跳水”。2020上半年,招商蛇口毛利率为23.85%,较去年同期的37.88%下降超14个百分点;净利率仅为5.11%,较去年同期的32.38%,下降超27个百分点。

招商蛇口解释称,净利润下滑严重主要受到三方面原因影响。

一方面,报告期内,房地产项目受限价等调控政策影响,利润受到抑制,且部分房地产项目结转结构变化,导致社区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同时,上半年部分房地产项目受疫情影响延迟结转,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报告期利润;

另一方面,疫情期间,招商蛇口对租赁物业采取了减免租等措施,导致公司园区业务利润同比下降明显。

此外,2020年上半年,招商蛇口投资收益仅为5.2亿元;远不如去年同期。2019年上半年,招商蛇口采取合作开发模式转让子公司股权产生税后净收益22.26亿元。

除此之外,招商蛇口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截至2020年6月末,招商蛇口持有现金648.3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15.2%;现金短债比仅为0.97,不光“踩线”融资新规“三道红线”中提及的“现金短债比小于1”,还较去年同期明显下滑42.7%。

不难看出,和平安“分手”后的招商蛇口前路并不“平安”。一方面,招商蛇口需要面对现金流的巨大压力;另一方面,招商蛇口还要“拯救”极速下滑的净利润。

当下,面对越来越“务实”,越来越“聪明”的战投方,企业恐怕只有先自强,才能最终获得助力。毕竟,只有强强联合、互利互补才能实现双赢和更长远、更具竞争力的发展。

熊颖/文(责编: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