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新冠疗法因安全原因遭叫停,知名药企已接连遇挫

来源:《财经》杂志 2020-10-15 20:16:41

文 |《财经》记者 赵天宇 实习生 王昱心   

编辑|王小  

时间紧迫,新疗法本身又存在失败的可能,最近几起新冠疫苗和疗法暂停及安全风险事件,业内并不意外

2020年10月14日,跨国药企礼来公布消息,暂停一款新冠疗法的临床试验注册。此前CNN已经传出消息,这次暂停出于安全原因。

自疫情以来,大药企竞相研发新冠疫苗和疗法,礼来已经是第三家出现试验中途暂停的跨国药企。受此消息影响,10月13日礼来股价跌2.85%,14日再跌1.08%。

面对新冠病毒,知名国际药企接连遇挫。三天前,10月12日,强生公司宣布暂停正在进行的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原因是一名参与研究的志愿者出现“不明原因的症状”;一个多月前,9月8日,英国医药企业阿斯利康因为一名参加试验疫苗接种的志愿者出现疾病,一度暂停新冠疫苗试验,目前其在英国等地的临床试验已经恢复,美国临床试验尚未重启,仍在继续等待监管审查。

牛津大学纳菲尔德人群健康系流行病学教授陈铮鸣告诉《财经》记者,通常在临床试验中,都会设置安全监察委员会,在保密的情况下,他们定期对数据进行分析评估,如果需要就会马上叫停临床试验。

既有时间上的紧迫性,而且作为新疗法本身都有失败的可能,不能保证100%成功,这是新药研发的规律,因此最近出现几起新冠疫苗和疗法暂停,及安全风险事件,在业内并不意外。

“临床试验系统的设计,能在有需要时马上踩刹车,在适当时再给出绿灯。”杜克临床研究所的心脏病学家兼主任阿德里安·埃尔南德斯(Adrian Hernandez)撰文指出,最近几起暂停,说明药企和政府机构在对新冠疫苗和疗法开发中发生的事件履行其职责,致力于开发安全有效的新疗法,将安全性作为首要的考虑因素。

“特朗普疗法”同类产品,因安全原因暂停试验

礼来公司10月14日表示,暂停一款针对新冠病毒的联合抗体疗法的临床试验注册。此前有消息称,这次暂停是出于安全原因。

通常,临床试验会因志愿者出现副作用或生病而暂停,但截至记者发稿,礼来公司还没有透露具体发生了什么。

暂停的这项研究名为ACTIV-3,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旗下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赞助,是一项针对住院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试验,联合使用吉利德科学公司的瑞德西韦与礼来公司的单克隆抗体LYCoV555。

这个试验与美国药企再生元(Regeneron)设计的治疗方法有些类似。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治疗新冠肺炎时,接受了再生元的疗法。白宫的一份官方文件显示,特朗普接受了一剂8克的再生元单抗药物注射。

单克隆抗体疗法,是希望通过注射抗体来激发人体的免疫调节能力,以此对抗新冠病毒。这类技术不是新出现的,以往已经在抗感染、抗肿瘤等取得过很好的疗效。如今,单克隆抗体也被视为防治新冠病毒感染最有希望的选项之一。

礼来的这项临床试验,有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DSMB),这是一个由监测临床试验的医学专家组成的独立小组,负责监督试验以确保患者志愿者的安全,建议暂停试验,并暂停这项研究的新患者入组。

礼来公司称,“礼来支持DSMB的决定,以谨慎确保参加这项研究的患者安全。”这次的暂停会影响礼来中和抗体在ACTIV-3的这一个单项研究。该公司其他所有研究目前仍在继续。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10月13日对媒体称,DSMB会指出该研究在治疗5天后,已达到“安全性的预定界限”,这意味着两组患者一组接受了抗体治疗,另一组接受的是安慰剂,两者之间存在总体差异。目前入组的患者共有326人。

不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并未指出,可能超过这个安全界限的究竟是治疗组还是安慰剂组。

再生元开发的抗体疗法用在特朗普的治疗过程是通过“同情用药”方式用药的,属于应急策略,该疗法还没有得到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受礼来事件的影响,再生元10月14日股价也下挫1.18%。

特朗普曾对这一疗法赞赏有加。他称自己能迅速康复有赖于再生元的抗体疗法试验药物,令这一疗法收获不少关注。

礼来的坏消息,也没有击垮特朗普的信心,仍力挺此类疗法,他正谋求紧急审批使用再生元的药品,并称,美国将在2020年年底之前,推出安全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

目前,礼来、再生元两家公司都已向美国FDA发出授权使用申请,并已为患者生产了数万剂药物。

中国也有研究机构和公司致力于开发新冠病毒的单克隆抗体疗法。比如,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与君实生物等,共同开发的重组全人源抗新冠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在6月进入1期临床试验;同期,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等研究人员在美国《科学》杂志在线发表论文,发现了首个靶向新冠病毒刺突蛋白N端结构域的高效中和单克隆抗体,为新冠药物研发提供有效靶标。

两款疫苗研究因病暂停

由于临床试验的参与者中出现原因不明的疾病,强生公司的新冠疫苗临床研究在10月12日暂停。

与礼来类似,强生的这个临床试验也满足了“暂停规则”,而且用于招募志愿者参加研究的在线系统也很快关闭,并召集了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强生公司没有透露更多关于志愿者患病的细节。

一个多月前,另一款来自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的新冠疫苗也突然暂停,进行安全数据的审查。原因是怀疑一名参与实验的英国试用者发生不良反应,触发了该公司标准审核流程疫苗接种的“暂停键”。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称,“在试验中,只要其中的一项试验可能存在无法解释的疾病,就必须采取例行行动,以确保我们保持临床试验的完整性。”

其后,有消息认为这位参试者患有横贯性脊髓炎,这是一种脊髓疾病。这款疫苗的临床试验在英国暂停大约一周后,恢复了研究,此后在其他国家也陆续恢复。但是,它在美国仍处于暂停状态。

“这也给大家敲敲警钟。疫苗的研发,一定要经过严格的科研过程,这也是人类几十年来积累的经验和教训。”陈铮鸣告诉《财经》记者,对试验数据分析评估,有时会将发生的情况通报给监管部门,各方对出现的情况进行沟通,达成共识,或者临床试验得以继续进行,或者采取一些必要措施。

由于疫苗是给健康人广泛接种的,因而安全性非常关键,万一引发一些严重不良反应事件,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这不仅是几位受试者疑似出现疾病的事情,还有随之而来的,社会上对疫苗的怀疑甚至恐惧,这种间接影响会非常大。”陈铮鸣说。

截至10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显示,全球已有42款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有10款在进行三期临床试验。

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为疫苗研发成败的关键。目前中国已有4款进入三期临床试验,距离上市只剩最后一个科学关要闯,目前这些疫苗的临床试验中,没有传出过暂停或安全风险的消息。

对终将生产出安全有用的新冠疫苗,无论是医学界,还是资本都从没有失去过信心,只是时间早晚问题。10月13日,世界银行执行董事批准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20亿美元资金,用于为其公民购买和分配新冠肺炎疫苗、检测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