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房企融资收缩,冲规模房企有人保守有人贪婪

来源:和讯房产 2020-10-16 16:33:47

随着三季报的集中到来,2020年已经接近尾声,而房地产行业作为资金需求量最大的行业之一,今年前三季度融资情况也浮出水面。

近日,根据贝壳研究院前三季度的房企融资数据显示,前50房企今年房企融资总量小幅度增长,且增长集中在8、9月份。头部房企大部分形成共识选择少借债,但排名靠后的房企则呈现不同趋势,有人保守,有人贪婪。

01债市融资激增

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TOP50房企2020年9月在债市融资总量为513.35亿元,去年同期为340亿元,同比上涨51.00%,增幅明显。

2020年1-9月TOP50房企债市融资总量为5735.67亿元,去年同期为5294.85亿元,同比仅上涨8.32%,在九月TOP50房企债市融资总量远高于1-9月的整体增幅,而这个现象在8月也同样存在。

在2020年8月TOP50房企的债市融资总量为619.87亿元,而2019年为337.75亿元,同比上涨83.53%。

而2020年8、9月两个月TOP50房企债市融资总量合计共增长了455.8亿元,而1-9月新增为440.82亿元,低于8、9月份合计的445.8亿元,也就是说在1-7月TOP50房企债市融资总量同比是下降的。

而在8月-9月这两个月的时间中发生的最大的房地产行业相关新闻便是,8月20日传出的“三道红线”,后续消息称将会在参会的十二家房企碧桂园、恒大、万科、融创、中梁、保利、新城、中海、华侨城、绿地、华润和阳光城(000671,股吧)中试点,以便后续推广。

通常来说,债市融资需要耗费数月的时间进行准备,8月20日这个时间节点相对来说较为靠后,若是发出消息后开始新一轮计划,在九月前完成发债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三道红线”尚在讨论阶段,试点也未开始实行,影响不大。

02境外融资锐减

2020年1-9月份TOP50虽然债市融资总量在上升,但境外融资总量却在减少。而数月以来美元持续下跌,人民币兑美元已经重回6.7元关口,而去年一度在7元以上。境外债通常都是美元债,在过去数年中随着人民币兑美元的走弱,大量房企的还外债承担了汇率上的额外支出。

而当下在美元走弱时境外债却出现了萎缩,2020年1-9月的境外债合计为2247.69亿元,去年同期为2921.77亿元,同比减少了23.07%,在整体利率上也出现了下幅度下滑,从去年的7.60%下滑到了今年的7.38%。

虽然汇率利率上较去年都有着优势,但融资规模却在缩水。对此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海外债主要受国家发改委与外汇管理局的控制,国籍关系和汇率波动不是决定性因素,无非是个发行条件问题。”

可见与去年相比,对于境外融资的监管开始收紧,境外融资的审批并不容易。综上所述境外融资的数量出现了萎缩,而整体上的融资总量却在增加,那么必然是境内融资总量出现了大幅度增长。

03境内债利率微降,金额猛增

今年1-9月TOP50房企境内债市融资总额为3257.98亿元,去年同期为2373.08亿元,同比上涨32.89%,虽然金额出现了大幅度上涨,但平均利率却出现了下降。2020年1-9月的平均利率为4.98%,去年同期为5.7%。利率下降同时债券发售又创新高,这表现出了开发商对于资金的渴求。

长期以来房地产行业的集中度低于汽车,食品消费等行业,融创董事长孙宏斌也曾经表示,房地产行业的资源要更向头部集中,马太效应是行业趋势。当下看,TOP50的房企已经可以代表行业未来的头部生态,毕竟排名再靠后可能就融不到钱了,对于房地产行业排名更多的意义在于融资。

而头部房企中前十与后十在发行债券上也存在不小的决策差异。

04头部收缩,尾部扩展

表中的前十房企分别是,碧桂园、万科、恒大、融创、保利、绿地、中海、新城、世茂和华润。发债最多的是恒大563.4亿元,这个数字非常大,达到超过了发债第二名碧桂园308.38亿元和第三名融创229.53亿元的总和。恒大境内债券整体6.07%和境外整体11.75亿元的的利率也是前十中最高的。

值得一提的是,头部房企都在控制债券规模,前十中融创和新城总体发债高于去年其他公司,都在不同程度的收缩发债规模。

与前十相对的是后十名,分别为新力、金辉、佳兆业、合景泰富、首创、融侨、中骏、时代、大悦城(000031,股吧)、禹洲和东原。

与前十名相比,后十名在发债上颇为激进,毕竟马太效应,不是吃人就是被吃。其中最激进的是新力,新力1-9月发债39.54亿元而去年同期为4.17亿元,同比增长856.83%,但是考虑到新力刚刚登陆资本市场,这样的增幅也能够理解。东原紧随其后,从去年同期的5.6亿元增长到了11.6亿元,同比增长均接近200%。

而与这二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骏和合景泰富,中骏降幅最为明显,从91.54亿元降低到了10.35亿元,同比降幅达到了784.44%,合景泰富也从88.27亿元降低到了34.93亿元,降幅达到了60.42%。后十名中发债量增减都为五家,但增减的比例与前十相比差距巨大,侧面也体现出了公司之间经营理念的差距,毕竟船大难掉头,而体量小的公司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从数据的趋势上看,当下前十名的房企中控制发债规模是主旋律,哪怕当下发债的利率上有所优势,而后十名则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有人加码有人求稳。

05融资成本差异依然存在

另一方面,在排名前十的房企中,国企和民企在债市融资上也有着较大差异,国企长期以来融资成本低的优势继续体现,同时均降低了融资总量。

长期以来,国企都以融资成本低而著称,当下也不例外在债券市场上,在前十房企中若计算国有控股的万科,境内债券融资成本平均值为3.19%,其中融资成本最高的是利的3.42%。

而民营房企则成本普遍偏高,平均为5.07%,最高的是恒大6.07%,在排名前十的房企中,国企在债市的平均融资成本比民企低37.08%。

境外的数据由于多方面影响,有前十房企中有四家缺少数据,仅有一家国企绿地融资成本为6.59%。

另一方面民营房企的融资成本迅速拉开差距,恒大境外债市融资成本高达11.75%,而世茂则为4.60%。

当下看来,今年前七个月TOP50公司在债市上呈现一种收紧的态势,在八月开始爆发性增长,而公司经营上头部房企也均在降低债市融资总量,但排名40-50的房企则还有扩张的打算,毕竟船小好掉头。

但值得警惕的是,2020年为房企债务集中爆发的一个节点,共有1.4万亿元债务到期,而房企的暴雷已经开始,有借必有还,债务的偿还压力值得关注。

刘健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