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德曼前三季度业绩下滑 董事无法保证财报真实性

来源:新浪财经 2020-11-10 16:20:41

10月29日,利德曼发布2020年前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延续近三年来业绩下滑的趋势,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减少10.23%、53.58%至3.25亿元、499.79万元,而第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环比和同比均有所改善,但公司董事罗浩波称无法保证三季度财报真实性,值得关注。

 董事无法保证三季报真实性遭问询 股东减持不断

公司产品涵盖生化、免疫、凝血等检测领域的诊断试剂和诊断仪器,以及生物化学原料等,其中,体外诊断试剂产品包括生化诊断试剂、免疫诊断试剂、凝血类诊断试剂系列产品;诊断仪器产品包括生化分析仪、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血凝分析仪以及POCT检测系统;生物化学原料包括生物酶、辅酶、抗原、抗体、缓冲剂、酶底物、培养基等。2020年上半年,体外诊断试剂、仪器、生物化学原料三大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71.93%、10.39%、10.14%。

近三年来,公司业绩持续下滑。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5.76亿元、6.55亿元、5.15亿元,分别同比变动7.98%、13.69%、-21.33%,其中,收入占比超七成的体外诊断试剂营业收入分别为4.94亿元、5.71亿元、4.54亿元,下滑主要系传统生化诊断试剂竞争激烈且公司减少非自产品牌销售所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306.71万元、4047.17万元、630.92万元,分别同比变动4.91%、-44.61%、-84.41%。

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分别实现营收、净利润、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3.25亿元、2058.87万元、499.79万元、732.49万元,分别同比减少10.23%、10.33%、53.58%、18.42%,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分别实现营收、净利润、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1.49亿元、1095.56万元、1828.45万元、1095.56万元、1077.70万元,分别同比增长34.83%、177.18%、322.00%、398.35%,分别环比变动23.57%、15.37%、15.14%、-6.02%。

第三季度业绩同比和环比均有所改善,但报告指出,公司董事罗浩波已发表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的异议声明,理由为无法保证三季度财报真实性,同时,罗浩波在公司董事会审议《关于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的议案》 中弃权表决。对此,10月30日,证监会发出关注函,要求董事罗浩波补充说明无法保证三季度财报真实性的具体原因及决策依据。11月3日,公司公告称将延期回复关注函,预计于2020年11月10日前完成回复工作。

横向看,同花顺iFinD统计,业务包括体外诊断的上市公司合计57家,前三季度,57家体外诊断企业的营收增速平均水平和中位数水平分别为83.37%、8.63%,净利润增速平均值和中位值分别为348.70%、17.24%,而利德曼下滑的营收和净利润远低于行业均值,或系公司在疫情期间并未研发出新冠诊断试剂,成功研发出新冠诊断试剂的东方生物、明德生物、达安基因、硕世生物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同比大增1104.69%、685.73%、2099.12%、1068.91%。

相对于药品平均10-15年的研发周期,诊断试剂的研发周期一般为3-5年,诊断试剂行业的技术升级换代较快,产品迭代的周期相对较短。公司近年来研发投入逐年增长,却并未换来业绩高增长。2017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3677.51万元、3997.20万元、4831.31万元、3185.45万元,均进行了费用化,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38%、6.10%、9.38%、9.81%,研发投入占同期净利润比值分别为36.40%、64.31%、172.75%、154.72%。

此外, 11月4日,公司公告称,持有公司股份2511.1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0104%,公告中所述公司总股本为剔除回购专用账户中股份数量后的总股本)的股东沈广仟先生计划于公告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一个月内(2020年11月26日至2020年12月25日), 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405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减持原因为个人资金需求。

沈广仟为公司原董事长兼总裁,于2018年3月4日辞职,并将原持有的8953万股份在解禁过后持续通过二级市场和大宗交易平台减持,据同花顺统计,2019年3月至2020年8月,沈广仟合计减持6682.63万股,累计套现3.75亿元。

负债低资金充裕 拟募资5.6亿补充流动资金遭问询

10月15日,公司发布《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募集说明书(申报稿)》,公司拟向控股股东广州高新区科技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5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对于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必要性,公司称,主要系两个层面,一方面为降低公司财务费用,提升盈利水平,2017年至2019年,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675.45万元、464.60万元及210.70万元,占公司归母净利润比重分别为9.24%、11.48%及33.40%,另一方面,受终端回款周期变长影响,近年来公司应收款项占流动资金的比重较高。截至2020年6月 30日,公司应收票据、应收账款以及应收款项融资合计金额为3亿元,占流动资产比重达41.10%;而公司主要原材料供应商的地位较为强势,付款周期相对较短,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合计金额仅为3015.04万元,经营性应收款项占用了公司较多的营运资金。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募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而公司资金较充裕。2017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8.74%、16.87%、15.41%、16.10%,流动比率分别为3.21、3.17、4.39、4.97,负债率偏低,且流动比率逐年增长,公司短期偿债能力较强。债务方面,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末,公司短期债务为6877.57万元,无长期债务,而公司货币资金高达3.46亿元,三季度经营性现金流为8776.05万元,公司资金较充裕。

11月2日,深交所向利德曼发问询称,截至2020年6月30日,发行人货币资金余额为3.05 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5.35%,流动比率为4.38,速动比率为3.79。请发行人说明本次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必要性及募集规模的合理性,补充流动资金数额的测算依据和测算过程是否合理审慎,结合公司资产负债率、融资渠道及授信额度等,说明发行人不采用债务融资的原因;此外,需披露控股股东认购资金来源,是否为自有资金,是否存在对外募集、代持、结构化安排或者直接间接使用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资金用于本次认购等情形等问题。(Kodak/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