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银行走入死胡同?

来源:财经网 2020-11-16 13:32:09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最近半年来,开放银行的概念降温不少:一方面是没了新鲜感,讲来讲去还是那些东西,失去了传播效应;另一方面则是缺乏公认的标杆,没见谁做得特别成功,失去了市场号召力。

从金融与场景融合的内涵看,开放银行是必然趋势,问题是,趋势从来不等于趋势近期会实现。我们常常忘了这一点,以至于在初期兴奋过度、投入过度,短期看不到希望又轻易放弃、另寻他途。

开放银行属于新形势下生产生活大生态重新构建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任何“活生态”的建设都是复杂的、曲折的,要在时间的反复检验中逐渐成型。

终局视角下的开放银行

价值投资者非常推崇查理·芒格的一句话,“要朝前想、往后看,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

反过来想,即逆向思考,是一种终局思维:知道未来什么样,才能确定现在该做什么。一如芒格所说,我只想知道将来我会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不去那儿了。

在投资领域,成熟的投资者非常看重商业模式,这也是终局思维的体现:如果商业模式带有赢者通吃属性,最好只押注第一名;如果商业模式是“剩者为王”,比谁活的久,最好押宝有经验、稳健经营、基础扎实的团队。

那开放银行的终局是什么呢?

一般解读倾向于以科技为主线,通过梳理“物理网点”、“自助设备”、“网络银行”、“开放银行”等发展阶段,强调不同阶段的演化主要由科技驱动。据此展开的逻辑推论,便是谁掌握了科技,谁就掌握了银行业的未来。

科技驱动没有错,但用户需要的始终是金融服务,科技仅与用户体验相关,所以,开放银行的终局不是科技,而是科技驱动下的全新金融服务体验:

中长期看,这种体验是无处不在的极简服务,突出的是无界。在物联网、5G、区块链的加持下,这种无界可能突破了我们当前的想象边界,这里不做无谓预测。

三五年内,我们则可以有把握地说,开放银行的路径仍将围绕银行服务与生活场景的深度融合展开,确保用户在主流场景中便捷地享受金融服务。

所以,现阶段讲开放银行,还不能脱离场景金融的实践范畴。无论是在APP内自建生态,还是积极走出去,本质上都属于金融机构与场景方的互动,以便在不同维度上实现金融与场景的融合。

绕不开的场景

最近一两年,开放银行给人的感觉是银行在唱独角戏,片面强调开放了多少接口,连接了多少场景,把API当成了KPI,重数量不重质量,重输出不重运营,结果自然是雷声大、雨点小,银行自说自话强调成绩突出,但用户和市场均缺乏感知。

由于涉及到金融机构与场景方的互动,开放银行不只是银行一方的事,需要场景方的积极互动与深度参与。但场景方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至于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银行不具备支撑生态的能力。

在一个生态网络中,贡献与位置成正比,占据核心位置的人对应着最大的贡献。银行发力开放银行,自然想要占据核心位置,但做不出核心位置对应的贡献:一方面,银行的API接口对应的产品和服务属于低频业务(高频的支付业务掌握在第三方支付机构手中),而各类生活场景属于高频业务,低频对高频,银行缺乏话语权;另一方面,很多银行坐拥千万级甚至亿级用户,但用户并不活跃,无法“挟天子以令诸侯”,也不能靠用户规模翻身。

结果就是,场景方主动做金融业务,推动金融与场景的融合,效果很好,诞生了很多巨头;但当银行反过来布局场景,走开放银行之路时,便是雷声大、雨点小,难见成功。

对银行而言,很难改变金融产品的低频属性,只能靠提高用户活跃度来提升生态话语权。

用户促活

提高用户活跃度,要么场景带动,不断积聚高频场景,典型代表是支付宝;要么网络带动,强化用户内部的联系与互动,变点状为网状,靠用户自发形成的社区维系活跃度,典型代表如微信、抖音等。

这几年大中型银行发力APP建设,多半走的是场景之路,但从场景类型、数量上看,距离金融科技巨头又有很大差距,缺乏差异化亮点,推进起来很吃力。结果是,不少银行花大力气做补贴,除了培养一批羊毛用户外,真正的价值贡献非常有限,导致在战略上无法深入下去,走走停停,前期投入多半变成了沉没成本。

如果从网络社区的角度来看APP破局,着力点不在于布局多少同质化的支付场景,而是要致力于建立并巩固用户网络。

很多银行坐拥亿级注册用户,但用户之间缺乏连接,如一盘散沙,大而不强,用户价值难以发挥出来。某种程度上,很多银行并没有意识到强化用户网络的重要性。

以转账功能为例。转账是天然的网络业务,活跃的转账业务能沉淀出高质量的关系链,但很多银行并不重视,表现为转账功能仍停留在1.0时代,需要用户输入银行卡号、开户支行,用起来很麻烦。好一些的迭代到手机号转账,便捷了一些,但也没有本质差别。

对银行而言,若从用户网络的角度重新审视转账业务,可发掘的创新空间便不应止于手机号转账,更不应止于当前的推广力度。

产品开放

开放银行应坚持两条腿走路,一是平台思维,二是产品思维。在以用户促活、场景建设为抓手自建平台的同时,也要积极推动产品走出去。

事实上,对于绝大多数中小银行而言,自建平台的成功概率太低,开放银行的机会仅存在于产品开放一端。

1、支付赛道。支付是所有交易类场景的必需环节,当前,国内支付与场景的融合是最彻底的。在支付赛道,支付宝、微信、云闪付三家全面领先,平台地位无可撼动,银行的机会不在于再造一个支付平台,而是聚焦产品思维,以银行卡为载体,提升自家银行卡在第三方平台的露出机会。

从这个角度看,银行真正要发力的不应是支付本身,而是信用卡。至于手机银行APP的扫码付功能,做一个标配功能就好了,不应寄予太多厚望。

2、消费金融赛道。随着联合贷款出资比例要求的出台,消费信贷市场将重新回归资本金导向:有多大资本金,做多大业务。大的流量方很难再以联合贷款的名义独占产品“冠名权”,出资银行也不再仅仅是隐藏在产品背后的资金方,有望更高效地实现用户转化。这也决定了,大流量方的话语权不断下降,大中型银行仍将是消费金融的主角。

在开放策略中,银行仍应坚持产品导向和平台导向两条腿走路,一边突出产品开放,与场景方广泛连接,持续获取信贷流量;一边自建平台,做好外部流量转化和承接。不过,随着消费信贷业务回归本质,流量运营和模式创新的重要性下降,低成本资金+风控能力才是决定市场终局的胜负手,不可舍本逐末。

3、资管赛道。互联网理财全面清理整顿后,基金和银行理财回到舞台中央。第三方渠道虽有场景流量优势,但也仅限于代理销售业务,不能改变“产品为王”的行业现状。对于银行而言,相比搭建第三方财富平台,以理财子公司为抓手,做好自营理财产品研发和分销更有价值。

刚刚起步而已

当前,很多银行的开放银行建设,更像机械地完成KPI,为接入场景而接入场景,在落地过程中产生了种种偏差。久不见成效,便慢慢接受了现实,不再有改变进取之心。

其实,生态建设,本就很难毕其功于一役,既要自上而下的供给侧规划,又要自下而上的需求侧驱动。自上而下的规划容易推进,自下而上的需求则靠天时地利。

当前,C端场景金融的需求已得到较为充分的满足,空间不大;但在5G、物联网、区块链等新基础设施的推动下,B端生产销售场景正加速线上化,为金融与场景融合带来了新的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开放银行建设,并未走入死胡同,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苏宁金融研究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