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志刚与他的“新世界”

来源:观点地产网 2020-11-19 08:36:19

原标题:解局 | 入主仙股民众金融科技 郑志刚与他的“新世界”

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在这里,有关金融、投资、股票等消息,总是能引发诸多话题。

11月17日晚间,香港金融服务企业民众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公告称,该公司获得新世界有限公司执行副主席兼行政总裁郑志刚入股。

据悉,郑志刚计划以个人身份向民众金融科技提供两笔贷款分别约1.61亿港元和4000万港元,并计划将上述贷款转为股份,另认购总值8000万港元民众的新股,合共涉资2.81亿港元。

民众金融科技主要在香港展业,定位为创新金融服务平台,主要从事提供证券及期货经纪服务、配售、包销及孖展融资服务等业务。而郑志刚在金融服务领域的投资广泛,无疑,此次入股民众金融科技,能够与郑志刚在港投资的其他业务产生相互协同的效应。

更重要的是,一旦完成入股、认购等一系列操作,预期郑志刚将持有约75%民众金融科技股份,并成为单一最大股东。也就是说,郑志刚将获得一个金融服务港股上市的壳平台,这对日后业务的发展、注入都将带来便利。

再投金融科技

民众金融科技的日子并不好过,近两年,这家企业频频传出股东被处罚、资不抵债、面临清盘等消息。

风波中的民众金融科技,于今年下半年迎来了它的“白衣骑士”。

据悉,今年9月,民众金融科技与德勤·关黄陈方会计师行的黎嘉恩及何国梁(作为临时清盘人),及郑志刚全资拥有的Radiant Alliance Limited订立重组协议。两个月后,民众金融科技首度公开重组方案。

根据协议,郑志刚以个人身份向民众金融科技提供第一笔1.61亿港元的贷款,以及第二笔免息及无抵押贷款4000万港元。

如果民众金融的复牌获得港交所批准,上述贷款将转换为换股股份,股份约等于149.45亿股,每股作价介乎0.01614至0.01661港元。郑志刚还将另行认购约49.57亿股民众金融科技新股,每股认购价亦为0.01614港元,总代价约8000万港元。

事实上,民众金融科技一直存在资金困局,推进重组或许能够根本性化解流动性压力。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获悉,民众金融科技的问题,最早是在去年上半年被摆上台面。那段时间,民众金融科技接连收到多名贷方的要求函,要求立即偿还本金额分别约7.84亿港元、4.29亿港元、7.77亿港元、7.19亿港元的借贷。

2019年5月,该公司因无力偿还合计1.12亿美元债务,被贷方申请清盘。今年2月28日起,民众金融科技开始停牌。

一连串的追债函件似乎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实际上,民众金融科技的模式与盈利能力才是导致其节节败退的重要原因。

民众金融科技于1988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定位为创新金融服务平台,主要从事提供证券及期货经纪服务、配售、包销及孖展融资服务等业务。

2018年或许是这家公司的最高光时刻,那年,民众金融科技的股价一度涨至20.7港元/股,在一个月时间里涨了三倍多。

但2019年以后,民众金融科技风光不再。据悉,截止停牌,该公司早已成为仙股,股价甚至不足0.1港元,总市值为1.68亿港元。

股价的波动,源于民众金融科技的经营状况。翻阅近十年的财报发现,该公司的盈利状况并不稳定,出现大幅的上下波动情况。最新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的营收为7198.6万港元,净亏损18.38亿港元。

或许,对民众金融科技而言,此次重组能够带来一次“重生”的机会,但对交易的另一方——郑志刚而言,民众金融科技,又能给他带来什么呢?

郑志刚的“新世界”

1979年出生的郑志刚,自13岁便送往美国求学,后就读于哈佛大学,专业方向是东亚文学。2003年毕业后先后在高盛、瑞信和瑞银等投资银行工作,四年后便担任新世界发展执董。此后外界对他的印象多是“大力提倡革新转型”,但这多与新世界房地产和零售业务有关。

如今看来,和许多豪门后代类似,郑志刚对于科技、金融等领域的兴趣同样浓厚。更何况早期他在投行从事上市、融资工作,对资本运作早已有基础。

事实上,香港作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经济水平、生活水准不断在提高,但在近些年内地崛起金融科技的创新浪潮中,香港已经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但香港也在不断追赶,2019年,香港金管局宣布,金融管理专员已根据《银行业条例》向8家公司发放了首批虚拟银行牌照,以推动香港虚拟银行的经营与发展。

同年,郑志刚迅速采取行动,连同腾讯、中国工商银行(亚洲)、香港交易及结算所、高瓴资本等企业合资成立“富融银行”,并成功拿下首批香港虚拟银行牌照。消息显示,富融银行与于今年9月末正式启动试营业。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去年2月20日,新世界发展还宣布与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合作,开创香港首个置业区块链跨界平台,郑志刚特地为此站台。在此前相关合作历时两年,新世界解释系因郑志刚喜欢科技。

有分析人士称,最新的入股,郑志刚或许能够通过民众金融科技的传统金融业务,与虚拟金融服务相互补充,产生协同效应。

另一方面,近两年,在金融科技的热潮下,越来越多的相关企业启动IPO程序,其中。蚂蚁集团于今年10月启动IPO时估值预计达4610亿美元,陆金所10月31日在纽交所低调上市,市值达到2200亿元,与此同时京东数科也已经处在上市进程中,其市值也将超2000亿元。

而郑志刚在这个时期入股民众金融科技,或也是希冀赶上香港金融科技崛起的早班车。

此外,根据公告,如果民众金融的复牌获得港交所批准,郑志刚将有条件完成上述入股、认购动作。一系列操作完成后,预期郑志刚将持有约75%民众金融科技股份,并成为单一最大股东。

如果民众金融科技在明年6月底前仍未能复牌,民众金融科技将以1港元代价,向郑志刚出售民众期货、民众企业融资、民众证券等业务,以解除及抵销偿还第一份贷款协议项下所有未偿还负债。

而上述附属公司持有香港证监会1、2、4、6、9号牌照及保险经纪牌照,与民众金融科技分开独立营运,不受债务及资产重组影响,且相关收购已获证监会批准。

也就是说,对郑志刚而言,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一旦民众金融科技复牌不成功,郑志刚能够获得的是多张牌照,无疑对其后续业务的开展起到积极作用;如果成功复牌,他则成为民众金融科技的单一最大股东,就意味着拿下了一个香港的壳平台,后期能够将更多其他业务注入其中。

但金融科技一直都是高风险的行业,郑志刚,如何开展后续的业务?如何与成型三十多年的民众金融科技磨合,并完成重组?如何构筑起他的“金融新世界”?现在还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