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道儿2020|曲美家居:高负债下股权运作求解渴

来源:财经网 2021-01-14 11:23:46

1月8日,曲美家居在开盘后不到十分钟,即9点39分股价便跌去9.97%,封上跌停板。

而在过去的两个多月内,该公司股价也是一直呈波动下跌状态,自2020年10月22日发布三季报起,曲美家居股价自当日开盘的11.16元/股已经下跌逾30%,至今日11时报7.80元/股。

曲美家居的上一次阶段性下滑是在8月27日之后,彼时其刚刚发布半年报,营收下滑、净利润由盈转亏的业绩,令资本市场这一表现几乎是意料之中。但走过三季度,尽管营收降幅收窄,净利润也已扭转亏损态势,但同比遭遇“膝盖斩”以及增收不增利的窘境仍无法让市场重拾对公司未来的信心,也让这一低落情绪传递至2021年开年。

业绩增收不增利负债居高不下

2020年三季报显示,曲美家居去年前三季度录得营收29亿元,同比下降3.6%,而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降61%至3118万元。相比营收已经基本与前一年持平的恢复力,净利润却甚至不能称为“腰斩”而几乎算是“膝盖斩”。

这一反差在半年报中更加突出,2020年上半年曲美家居实现营收17.58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12.60%,净利润则为-4132.18万元,同比大降157.65%。

增收不增利的业绩表现直接影响着曲美家居的盈利水平。观察家居行业内与其营收规模近似的10家企业,除乐歌股份ROE为8.21%之外,其余如志邦家居等9家的ROE均在10%-23%之间,而曲美家居的ROE则仅为5.76%。

屏幕快照 2021-01-13 下午4.00.58

(图片数据来自Wind)

与此同时,其负债水平却在近两年的时间内居高不下。其实,高负债并非曲美家居一贯的经营特色,在2018年以前,曲美家居的资产负债率基本在35%以下,其在2014-2017年负债率分别为34.31%、17.71%、21.98%和22.49%,但至2018年末,其负债率陡增至77.73%,其后一直在70%以上,直到2020年三季度末才降为66.42%。不过对比定制家具类企业通常在40%上下的负债水平,曲美家居依然属于负债较高者。

也是在2018年,曲美家居斥巨资完成了一场“蛇吞象”式的并购,这笔交易或也直接拉高了其债务规模。当年8月,曲美家居联合华泰紫金以40.63亿元共同拿下Ekornes ASA的100%股权,其中曲美以36.77亿元的交易对价取得Ekornes的90.5%股权。而截至当年6月底,曲美家居货币资金一共只有8.6亿元。

剩余的28.17亿元缺口怎么补?曲美开启了“找钱”的道路。

股权运作解资金之渴

在宣布并购计划的同时,曲美家居实际控制人赵瑞海、赵瑞宾和股东赵瑞杰就表示将向上市公司提供不超过15亿元的财务资助。此后三人分别多次质押自己持有的公司股份,至2018年9月11日,累计质押股份占其合计所持公司股份的100%。

进入2020年,三位股东依然采取着质押—回购—再质押的策略。2月,赵瑞宾先前质押的2300万股份到期,而半个月之后,赵瑞宾再度质押1689万股股份,次日又将1179万股股份解质,同时,赵瑞杰回购了510万股;3月,赵瑞宾再度将已经回购的股份进行质押,同时赵瑞海名下3007万股被解质,此外赵瑞宾名下原本将在半年内到期的1689万股质押股份又被延长至一年内到期。

与此同时,赵瑞海和赵瑞宾还计划以3.34亿元向张家港产业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4939万股公司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0.11%。曲美家居表示,引入战投可以降低大股东高股权质押比例的压力,减轻大股东融资成本,同时也间接降低了上市公司的财务成本。

进入7月,曲美家居又以非公开的方式发行9627.55万股股票,共募集6.59亿元。这笔资金扣除与发行权益性证券直接相关的发行费后约有6.3亿元用于支付并购交易的部分现金对价。

一系列股权运作完成后,曲美家居负债率至2020年9月底较年初下降了约10个百分点。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分析对此表示,引入战投、定增募资等方式可以增强公司核心资本,从而从根本上改善公司资金基本面和降低企业负债率,也能增强公司未来的债权融资能力。不过如果实际控制人不能同步增资的话,其股权占比可能会被稀释,对公司的控制力会有所下降。

而根据曲美家居发布的公告,公司实控人赵瑞宾、赵瑞海还将在2020年9月8日至2021年3月7日期间减持不超过1166.00万股公司股份。

此外据最新一期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曲美家居偿债压力仍不容小觑,需在一年内偿还的短债有9.25亿元,而账面资金仅剩6.3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6.42%。对于公司后续计划通过哪些举措降低负债水平,财经网曾联系曲美家居进行了解,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甩不掉的并购“包袱”

Ekornes创立于1934年,至今已有86年历史,两年前的收购,让曲美家居拿下了这家北欧老牌家具制造商,但重组后的表现,似乎并未取得一加一大于二的联动效应。这一点,可从其销售端的数据窥一斑。

2020年上半年,Ekornes旗下三大产品Stressless、IMG、Svane合共录得营收10.9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六成,而与之对应的海外收入,虽未披露上半年整体占比情况,但单看二季度其在总营收中占比约为五成。

这意味着,Ekornes的销售仍主要来自海外,对本土销量的提升并无多少贡献,对曲美自身出海的带动作用也并不明显。

与此同时,在2020年却有越来越多家居企业加入海外并购大军。大自然家居以1866.2万欧元并购波兰复合地板制造Baltic Wood S.A.;梦百合以4645.6万美元取得美国家具零售商ROM 85%股权;金牌厨具也用1600万元拿下了马来西亚定制家居SIB 9.09%的股权,在一众企业瞄上海外的潮流中,曲美与Ekornes的结合为这类企业敲响了警钟,海外品牌在“海归”之后如何尽快适应国内环境成为此类交易成功与否的重要环节。

好在进入2021年,地产行业将迎来交付大年,广大家居企业也可搭上这一市场红利,及时出货。不过就曲美家居而言,过去几年来其存货周转的天数已从2016年的56天增至2019年的96天,今年的红利之年,其出货压力也不容乐观。

王晗玉/文(责编:高雅)

王晗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