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茅台7个月市值再破3万亿:一场偶然也需谨慎的神话

来源:财经网 2021-02-09 20:26:27

林辰/文

财经网产经讯 贵州茅台的第三个万亿,在2021年的春节前正式到来。虽然其市值进阶的加速,让人叹为观止。但从其近20年的上市历史看,其波动原因和他者无异——与整个股票市场的周期震荡有关,与白酒行业政策环境有关,更与其企业自身的治理水平和业绩表现有关。

7个月走完“新1万亿”路程

2月9日下午,贵州茅台股价一路上扬,成功突破2400元/股和3万亿市值大关,最终以2456.43元/股、3.0858万亿元历史新高收盘。这距离其在去年7月6日突破2万亿市值仅时隔7个月。换言之,茅台三个万亿达成的耗时分别为197个月、30个月和7个月。

而相比后两个万亿的高倍速,第一个万亿经历的波折更多:贵州茅台2001年8月27日上市时,市值仅约为78亿元。从不到百亿到2007年的第一个千亿,茅台花费5年多时间。而从千亿到2017年4月16日的5千亿,茅台耗费十年。但从5千亿到万亿,茅台则只消耗9个月。

茅台缘何成为A股标杆?以近20年的浮沉看,其两拨最显著的上涨潮均源于整个A股的“大牛市”。

2006年8月至2007年10月中旬,沪指从1541.11点在一年多内上涨近300%至6124.04点。而茅台股价,也自2006年2月底的12.37元/股,在22个月内翻超10倍,于2007年年底达到141.11元/股。尤其是2007年年中,茅台市值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

但很快,伴随着整个A股由牛转熊,茅台也未能幸免。其自前述的百元高点,在11个月内回落超6成至51.93元/股。彼时,沪指也在一年之类掉落7成至1664.93点。

不过,与2008年牛熊转化共振不同的是,茅台虽也乘上2015年牛市风口,但在当年牛市降温后,茅台“独领风骚”一路斩下5千亿和数个万亿旗杆。

根据财经网产经梳理,以2014年7月沪指2059.07点的低点起算,11个月内,沪指上扬150%。而茅台则从2014年年初86.38元/股的低点,连续上涨17个月,在2015年5月底攀升177%至239.91元/股。

而当沪指自2015年6月的5178.19点高速落体,于2016年1月腰斩至2638.3点,并在近5年内来回盘整时,茅台除却在2015年下半年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横盘,就从2016年初开启长达3年的快速上涨——并于2018年1月15日突破万亿市值大关。

行业政策调整与大趋势亦使个体共振

茅台的“另类”也与白酒行业大环境的冷暖交替有关。

例如,2008年9月至2012年10月,沪指呈现不稳定波动。但茅台却在2008年年终到2012年年中的近4年半内股价涨幅超263%。

而这4年多与2016年起算的5年,恰好是整个白酒行业资源向头部集中的高速增长时期。从茅台自身看,其营收在2010年首次突破百亿,两年之后就达到了264.6亿元。年平均增速在5成以上。而自2016年开始,茅台不止营收体量连续突破500亿和900亿关口,其收入增速也重回双位数。

白酒投资热度大多流向了头部企业。2017年5月初,19家白酒A股的总市值突破1万亿元。但不到一个月,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的四大龙头市值就超过万亿。

花无百日红。茅台股价的两波“暴走”中间,其实也有过一段行业性低迷。2012年,关于扼杀公款吃喝、违规接待的风向,让白酒行业集体“闪了下腰”。尤其是以茅台为首的高端白酒品牌,大多陷入两年的低迷期。即使茅台的业绩增速没有像部分企业由正转负,可也在300亿体量的规模上停滞了3年。

特别是市场对酒企失去公务消费市场担忧最盛的时期,贵州茅台股价从2012年7月的188.55元/股,于18个月内腰斩过半至86.38元/每股。

长阳之下小波折多来自企业自身突发事件

强如茅台,也并非无坚不摧。行业环境之外,其同样会因人事动荡、业绩变脸和可能的利益受损被投资者看空。

2018年5月,茅台原“一把手”袁仁国卸任,这位在茅台工作了超40年的核心人物离开后,彻底掀开了茅台反腐高潮。不完全统计,从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到核心子公司、孙公司的总经理们,已有超13人落马。

2018年10月29日,茅台迎来上市以来首个跌停收盘。市场分析这与前一晚Q3季报的营收净利只有2%-4%的低个位数增速显著低于预期有关。

而拉宽整个2018年来看,茅台从年初就于630元-770元之间来回两轮拉锯。直至3季报发布前夕一路下挫,最终跌停至495.8元/股。

小范围的波折也在2019年5月出现。彼时,就茅台集团宣布设立营销公司一事,上交所下发监管函,要求其说明此举是否拟全盘直销经营上市公司的茅台酒配额。不少投资人也认为,这会让股份公司的部分利润转移至集团,违背了此前集团“不同业竞争”的承诺。事件爆发的4日内,茅台市值蒸发近1500亿。

此轮争议最终以当月月底年度股东大会上,时任茅台董事长李保芳的承诺结束。其表示,“集团营销公司实质上是股份公司的经销商之一,不会伤害股东的利益,大股东不会与中小股东争利。”

一个月后的6月27日,茅台股价突破千元关口。再过一年,茅台股价于2020年7月达到1499.29元/股,实现一股等于一瓶飞天茅台。2021年的第一个交易日,茅台股价突破2000元。而到今日,茅台成功在春节前突破3万亿元大关。

结语

从令人叹为观止的市值体量看,茅台似乎是一个神话,但从其近20年的浮沉看,其也未脱离基本的投资逻辑。

与外部“茅粉”的狂热不同,茅台内部多有理性之声。2019年4月,茅台市值屡上万亿之时,李保芳就曾喊话,“对茅台股票的过度追捧,对我们来讲,也是压力很大的一件事情。”其建议,“中国还有不少值得投资的优秀企业,可以选择的范围很广。”

而当茅台市值超越帝亚吉欧、中国石化、工商银行、可口可乐等一大批标志性企业后,茅台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李静仁去年6月的一番表态也引人深思。

其谈到,“贵州茅台的市值超过可口可乐,并不一定说明我们比可口可乐做得更好。这当中,有疫情时期资本市场变动起伏的特殊因素,也有历史变化的偶然……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谨慎地对待自我,认真梳理包括可口可乐、帝亚吉欧、苹果、特斯拉、华为等等在内,众多中外优秀公司的优势与智慧……我和我的同事正在寻找企业自身缺陷,以世界眼光、国际化标准,来继续深化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