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分食春节档百亿票房?

来源:《财经》杂志 2021-02-23 19:14:00

文/《财经》记者 王颖 冯奕莹 实习生 郭甜甜    编辑/陆玲 

影视公司想要靠春节档翻身并不容易,由于目前中国的电影票房分账制度,以及多家影视公司联合出品、发行的行业惯例,现象级影视作品对出品方的影响有限,需要有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

“刷了半天的淘票票,终于抢到两张正经时间段的电影票,也顾不上98元一张的高票价了。”林涵(化名)曾在朋友圈感叹道。

沉寂了一年的中国内地春节档电影票房迎来爆发。据统计,截至2月22日,今年春节档电影总票房已突破百亿元,远超2019年春节档59.05亿元的电影总票房,创历史纪录。

因抗疫需要,大部分人“就地过年”的安排,助力今年春节档票房井喷式复苏。“压抑已久的观影需求得到集中释放,强劲的需求拉动票价快速上涨。无论电影票房的井喷,还是麻将机卖爆了的盛况,说明民众总要有消费娱乐的出口。另外,几部电影也非常适合春节合家欢的氛围。”有券商分析师直言,目前影视行业最寒冬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在一众春节档电影中,万达电影(002739.SZ)出品的《唐人街探案3》和北京文化(000802.SZ)出品的《你好,李焕英》可谓票房收割机。2月21日,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这两部电影在上映10天后,票房均突破了40亿元。猫眼专业数据预测,《你好,李焕英》最终票房约为52亿,《唐人街探案3》最终票房约为44亿。

贺岁片火爆,也让参与出品的上市公司直接受益。

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等公开资料

过去一年,疫情下的中国电影行业经历了影院停摆、多部电影延迟上映等至暗时刻,这从影视上市公司2020年的业绩预告中可见一斑。A股25家影视公司中预计亏损的达到了21家。

超预期的2021年春节档,能让部分影视公司打赢业绩翻身仗吗?

受益影视公司能分几杯羹

截至2月22日,《你好,李焕英》票房已成功突破41亿。据猫眼专业版预测,该影片最终票房将达到52.41亿。

电影热度依旧,相关影视公司的股价已冲高回落。2月18日,作为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春节开市后直接一字涨停;19日,再次大涨7.36%,两个交易日合计涨超18%,市值一度涨近10亿元。而2月22日北京文化大跌7.9%,2月23日再跌4.37%,股价报5.91元。此股价仅比春节收盘前的5.68元/股,上涨4.04%。

2月18日,节后开市涨停当晚,北京文化公告披露了公司源于影片《你好,李焕英》的相关营收。根据其公告,截至2月17日24时,《你好,李焕英》累计票房收入约为人民币27.25亿元,而北京文化来源于该票房的营收约为6000万元-6500万元。由此可以推算,北京文化票房营收占比约为2.20%-2.39%。

“李焕英”大卖,为何第一出品方只能分到2%左右的营收?

光大证券在研报表示,以《你好,李焕英》含服务费票房50亿元为基准,结合中国电影行业票房分账规则,假设《你好,李焕英》分成比例为38%,则片方实际分成收入约为15.71亿元。扣除影片总投资成本3.8亿元后,所有参与该片投资的投资人净收益约为12亿元。

北京文化虽为主出品方,但公开资料显示,《你好,李焕英》共有7个出品方、19个联合出品方、4个发行方以及4个联合发行方,各个出资方将根据投资比例获取分账票房,摊薄了北京文化收益。

其次,《你好,李焕英》采取了保底发行模式。北京文化公告中指出,《你好,李焕英》已经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保底发行,保底票房收入为15亿元。

所谓保底发行,通常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发行方直接买断,出品方获得稳定收益,而所有超额票房或亏损均由发行方承担;另一种则是建立在保底票房的基础上,高出的票房由出品方和发行方按一定比例阶梯分账,票房越高,发行方分得越多。

根据《疯狂的外星人》主要出品方欢喜传媒曾公布的保底方案,票房超过当时保底票房收入28亿元和最低发行收入7亿元以后,保底方和投资方的净收入分成比例为7:3。这意味着,超过保底数字后的部分,出品方的收益比例不大。

也就是说,《你好,李焕英》票房收入超过15亿元的部分,北京文化的收益比例会更大幅下降。

而在“李焕英”这场资本盛宴中,真正赢家实为保底发行方——恒腾网络(0136.HK)旗下的儒意影业。恒腾网络是恒大及腾讯共同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国恒大集团持股60.48%,腾讯持股21.99%。

此前受益于“李焕英”的火爆,恒腾网络2月16日至17日股价飙升,两日累计暴涨超58%,一跃迈入千亿港元市值队伍。但近几个交易日该股股价则出现连续回调,2月22日一天就跌逾11%,截至2月23日发稿,最新市值1188亿港元。

华谊兄弟2月18日晚间也发布公告称,截至2021年2月17日,华谊兄弟来源于《你好,李焕英》票房的营收约为860万元至1031万元,营收占比0.32%-0.38%。

而贾玲本人的公司大碗娱乐在此次电影出品方中排名第六,分账少于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据此可测算,按照50亿元的票房成绩,大碗娱乐可分得票房至多1亿元左右。

春节档另一巨头《唐人街探案3》的账,要比《你好,李焕英》好算多了。此前万达电影曾公告称,万达电影在《唐探3》上的投资总成本为4.38亿元,投资比例为34.5%,处于主投资和主控地位。

根据中国电影市场目前的票房分账制度,所有影片收入首先缴纳5%的电影事业专项资金及3.3%的特别营业税,剩余的91.7%即认定为一部电影的“可分账票房”。可分账票房中,电影院及院线提留57%,电影院分享50%、院线分享7%,最后制片方和发行方共计分享43%。

对于《唐探3》而言,万达电影除了是投资方,也是发行方,同时旗下的影院和院线也将参与相应的票房分账。出品、发行、院线“一条龙”,万达电影将成为《唐探3》的最大赢家。

国盛证券在研报中表示,根据《唐探2》等影片数据,预估《唐探3》的总成本、宣发成本分别为5亿元、1亿元。假设《唐探3》的总票房为50亿元,制作方分账比例为33%,参投比例为40%,万达电影可以实现制作发行利润约5.5亿元。

不过,有制片人表示,影视公司想要靠春节档翻身并不容易,由于目前中国的电影票房分账制度,以及多家影视公司联合出品、发行的行业惯例,现象级影视作品对出品方的影响有限,需要的是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

影视股2020年业绩惨淡

在线下院线收获“最强春节档”的同时,相关影视公司2020年的盈利情况却不容乐观。

从2020年业绩预告来看,A股25家传媒影视上市公司中预计亏损的达到了21家,其中预亏上亿元的有16家,万达电影、文投控股、当代文体和新文化4家公司预亏均超10亿元。

前述券商分析师认为,影视公司不确定性较大,这就决定了它们的收入和现金流并不稳定,“大面积亏损只是针对去年而言的,今年来说会不一样。春节档票房的业绩会落在一季度,影视公司一季度的业绩,同比去年甚至环比四季度,肯定都是一个扭亏为盈的状态。但我们也发现,影视行业已经从过去30%-40%的复合增速,降到5%-10%这样一个稳定增长的状态。在此背景下,行业竞争又比较激烈,比如院线公司都在新建扩张,所以过去业绩一直下滑。”

万达电影过去一年遭遇巨幅亏损。根据其2020年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61.50亿元-69.50亿元,加上2019年巨亏的47.29亿元,两年时间里,万达电影亏掉了约110亿元。

万达电影解释了业绩变动原因,除了疫情的影响,在整体亏损金额中,占比最大的是拟计提商誉及资产减值准备造成的亏损,达到40亿元-45亿元,这也暴露了万达电影在顺周期大幅扩张埋下的隐患。

这已经是万达电影连续第二年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2019年,其曾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总额59.09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5.75亿元。公司解释称,前期并购影城主要收购于行业发展高峰期的2015~2017年,由于宏观经济、观众购买力等因素出现变化,该资产组业绩未达预期。

凭借超高口碑实现逆袭的《你好,李焕英》,似乎也并不能让北京文化一举翻身。实际上,在过去几年,北京文化接连押中当前中国影史票房第一的《战狼2》和票房第三的《流浪地球》仍未逃亏损。

2021年初公司又接连陷入信披违规、财务造假和贷款逾期等风波。2021年1月,公司以及相关高管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警示函指出,北京文化2018年年报多计了营业收入约4.6亿元,多计了净利润约1.91亿元,且未能对收购子公司进行有效整合,缺少对子公司项目管控等。

也是在今年1月,北京文化公告称出现资金困难,5亿由兴业银行发放的短期贷款逾期。

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北京文化预计2020年亏损6.4亿-7.9亿元,上年同期亏损约23亿元。亏损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整体营业收入同比下降约45%-60%;二是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其中,某主要项目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根据公开信息,目前北京文化待播的电视剧中,《只问今生恋沧溟》(原《倩女幽魂》)由郑爽主演。根据北京文化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存货余额排名前五的影视作品合计账面余额8.42亿元,占期末存货总额的81.32%,其中,《倩女幽魂》排名第一。

虽然北京文化预测的《你好,李焕英》6000万-6500万营收难以补上亏损窟窿,但至少又一次证明了该公司的项目眼光,当疫情退散、黑天鹅减少,北京文化会走出困境吗?

记者 王颖 冯奕莹 实习生 郭甜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