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押注激光雷达

来源:中国汽车画报 2021-03-26 19:49:39

小鹏押注激光雷达

自2019年起,小鹏汽车的代工产品陆续发生刹车失灵、起火冒烟等质量问题,让小鹏深陷品控危机。

此后,小鹏汽车涉足自动驾驶,挖角特斯拉的前华人工程师,后者指责小鹏通过挖角形式 “非法”获取特斯拉技术,双方开启诉讼大战。

2020年,小鹏汽车再次押宝激光雷达。有行业人士认为,激光雷达的搭载将会缩短包括小鹏汽车在内的国产车企与特斯拉在无人驾驶技术领域的差距。但难关在于,激光雷达成本过高。

前进路上频频踩坑,激光雷达会成为小鹏汽车的高光吗?

中国汽车画报原创

文字| 闫祺 编辑| 潘磊

图片| 小鹏汽车

视觉| 何珊珊

小鹏汽车新车即将搭载激光雷达,虽然具体性能尚未可知,但至少表明其已进入无人驾驶辅助技术中事关发展趋势的关键领域,也是其“全栈自研”的一次验证,如果成功应用,将有利于其把研发优势转化为产品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在成立6年之后,小鹏汽车或将在今年迎来一次最为关键的产品发布——一款搭载着量产激光雷达的高端轿车。

1月26日,小鹏汽车总裁顾宏地表示,这款新车型最早将在第四季度交付。

这款可能被命名为“P5”的车型将搭载激光雷达——以“全栈自研”为标签的小鹏汽车视之为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利器。但众所周知的是,激光雷达在包括无人驾驶辅助系统在内的核心功能中扮演的角色一直饱受争议——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认为激光雷达将在无人驾驶技术发展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将其形容为一无是处的阑尾。

这不是小鹏汽车和特斯拉第一次发生争吵,事实上在最近几年,双方的不睦并不是秘密,甚至还闹上法庭,特斯拉称小鹏通过挖角形式 “非法”获取属于自己的技术,小鹏则称特斯拉通过滥诉来打压竞争对手,阻碍行业创新——激光雷达只是这一系列争吵的最新篇章,同时也是小鹏汽车和特斯拉在技术路线领域的一次公开交锋。

一位行业人士认为,小鹏汽车新车即将搭载激光雷达,虽然目前因为车型尚未发布而无法获知具体性能,但至少也表明小鹏已经进入到无人驾驶技术中事关发展趋势的关键领域,也是其“全栈自研”的一次验证,如果成功应用,将有利于其把研发优势转化为产品的差异化竞争优势,“对于小鹏来说其意义不亚于在技术领域开辟一个新大陆”。

熟悉汽车行业发展趋势的北汽产业投资专业人士袁桢表示,小鹏跟特斯拉一样注重智能化,自动驾驶辅助系统也做到了L2.5的水准,而且在人机互动方面也有自己的优势,其扮演的角色“类似于汽车界的小米。”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认为,(选择激光雷达技术)也与何小鹏出身于互联网,更易接受新鲜事物,以及机会把握能力强有关。但短板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不了解汽车行业的特点,可能因此造成试错成本高等。

1

跨界造车罪与罚

正如任万付所言,作为典型的 “互联网造车”界的代表,小鹏汽车完整经历了一个跨界玩家所有的 “罪与罚”——前期没有资质时的轻资产代工模式,产品线单一,(代工导致)糟糕的做工和续航里程,以及失误频频的营销策略和招黑的言论,等等,不一而足。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成名于UC浏览器,2014年,阿里花40亿美元并购了UC优视,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最高并购整合纪录。但何小鹏很快就切入“互联网造车”的赛道,尽管在这之前其并无汽车行业的经历。

在成立4年之后的2018年底,小鹏汽车正式开始交付首款车型G3。因为没有造车资质,生产靠郑州海马代工,做工粗糙。续航里程只有350公里左右,并且经历了各种质量问题。

任万付认为,彼时新能源汽车刚刚兴起,还存在路线之争,所以成立后肯定会有试错阶段,但应该都有目标和方向,否则也不可能获得资本青睐。互联网是21世纪前10年发展最快的行业,改变了世界。

“互联网出身的人,优势是其工作性质决定所接触到的信息都是比较先进的资讯,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且目光敏锐,行动力强,对机会的把握能力强。互联网出身的人造车,优势是不循规蹈矩,将互联网快速发展期积累的优秀的资源和模式等带入到汽车行业,推动行业产生根本变革。”

“劣势也很明显,汽车行业本质是制造业,而制造业拥有非常长的产业链,仅改变一个环节很难产生根本性的变革,只能从关键环节开始,逐渐辐射到其他环节。另外造车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非专业人士很容易陷入误区,造成资源浪费。”

小鹏押注激光雷达

“所以这就考验造车新势力创始团队的综合能力,能否缩短试错阶段,能否抓住关键环节等等。何小鹏在造车初期也有过很多引起业界哗然的言论,包括“小鹏汽车未来的重点在于营销而不在于造车”,另外还有‘小鹏G3的目标群体是屌丝阶层’等等。”

招银国际研究部白毅阳表示,回溯新势力造车的历史,其实各家都经历了探索的过程,也是互联网思维的完美体现。核心是用户思维,在持续融资的情况下,新势力可以不计成本满足用户需求,而具体的商业模式都是在此过程中不断探索出来的。因此互联网思维的优势就在于财务上的软约束,而传统车企需要盈利,因此要考虑研产销服等等方面的开支。从目前来看,新势力在2021年仍然都无法盈利。

初创阶段的小鹏汽车还发生过一次比较严重的粉丝信任危机。2019年7月10日,小鹏G3 2020款正式上市。新车分为G3 520、G3 400两个型号,共六款配置车型,综合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区间14.38万-19.68万元。凭借长达520km的NEDC综合续航里程、L2.5级自动驾驶辅助能力,G3 2020款产品实力大幅跃升,续航比上一代G3多了170km,且综合补贴后价格区间更加实惠。但这引发了小鹏G3老用户的强烈不满。一些车主甚至到小鹏汽车总部拉横幅进行抗议。这批发起抗议的小鹏汽车车主,大多是刚提车不久,上路不到一个月,甚至有些等待了近一年时间才提上车。

任万付表示:“这个事情对小鹏汽车的消费者来说是一种伤害,暴露出小鹏汽车的产能爬坡太慢,导致交付周期被拉长,同时过于紧跟政策步伐;另外产品规划出现问题,最后公关也有问题,未提早安抚老客户。”

电动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互联网造车”公司的劣势就是对传统造车的产业链不熟悉,没有相关的资源,要从零做起,慢慢去寻找和培养供应商,这个过程相当长,对于一个刚成立的品牌知名度不是很高的车企来说,供应商与之合作的条件会很苛刻,一般不愿意先供货后付款,都需要先交预付款再安排生产,因此对于小鹏汽车来说,零部件供应时间会比较滞后,而且资金压力也会加大。除了不了解造车行业的规律之外,委托海马代工的一些问题也开始显现。

2代工弊病初显

在小鹏初创阶段,由于没有生产资质,为了尽快推出G3车型,小鹏汽车与蔚来汽车一样选择了代工模式,小鹏的代工方是郑州海马。

2017年,小鹏汽车和海马汽车进行了战略合作,前者负责研发、供应链体系、销售及售后服务,后者则负责制造环节。双方最初的约定是产能1年5万辆。代工模式推动小鹏汽车以最快的速度实现了G3的量产下线,但是随之而来的品控难题也开始困扰这家初创的造车新势力。

2020年10月,《电车之家》报道,一位小鹏G3车主通过社交平台爆料自己驾驶的一辆小鹏G3出现刹车失灵的问题。这位车主表示:“小鹏G3在行驶中刹车失灵,踩刹车时伴有巨大异响声,显示真空泵故障。要是在高速上,后果不堪设想。”

2020年8月,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一段网友发布的视频显示,在广州海珠区琶洲科技大厦,一辆小鹏G3发生冒烟起火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当天下午,小鹏汽车回应,经现场初步勘察,车辆外观完好。到店举升勘察后,发现电池箱底部有明显严重的磕碰伤痕,导致电池严重受损,初步判断这是引起该次事故的原因。

在更早之前的2019年8月,据观察者网报道,8月16日上午,广州一辆用于共享出行(有鹏出行)的小鹏G3在低速行驶中撞上路边绿化带的水泥护栏,前轮车轴折断。

汽车行业观察员张弘毅表示:“追根溯源的话,这就是代工的致命后果之一,因为代工意味着自己的质量体系无法贯穿整个生产制造环节,也就是说,在品控方面,小鹏对于海马并无绝对话语权。

代工厂自己对于电动车的理解,也有影响。海马董事长景柱曾表示电动车只卖给两类人:一是买来当玩具,二是图便宜。作为小鹏的代工厂,拿着小鹏的钱,海马对电动车的这种态度,很难相信其能在品控方面做到最好。”

品控问题最后以召回告终。2021年1月29日,广州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要求,受委托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决定自2021年1月30日起,召回2019年3月29日至2020年9月27日生产的部分小鹏G3汽车,共计13399辆。

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逆变器直流母线电容上连接铜排螺丝的镀锡端子因锡须可能会造成高压直流电正负极间短路,导致逆变器无高压电供应。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如果车辆处于停车状态,可能无法再次启动;如果车辆处于行驶状态,可能导致车辆失去动力,存在安全隐患。广州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将为召回范围内的车辆免费更换改进后的逆变器,以消除安全隐患。

任万付认为,代工和自建工厂各有优劣,代工可以绕过生产资质问题,投入也较低,但代工厂的制造能力、质量体系等可能会与厂商的要求有偏差;自建工厂投入大,但工厂的自主权和控制权都牢牢掌握在企业手中,无论是生产设备维护、生产线调整都更方便。

为了确保接下来推出的新车品控不受影响,小鹏汽车在代工模式之外,开始寻求其他选择。2019年2月21日,精益生产领域专家宫下善次出任生产质量高级总监,负责小鹏汽车在生产品质管理相关方面的工作。

2020年3月,小鹏汽车完成对福迪汽车100%收购,从而获得造车资质。3月19日,广东福迪有限公司完成工商信息变更,新引入股东肇庆小鹏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并由其全资控股。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开始从多个层面开始转型。

任万付表示,从2014年开始创立到2020年,外界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小鹏汽车内部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对企业定位、发展规划、产品规划等等都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小鹏汽车告诉财经网汽车和中国汽车画报,(转型)主要原因还是汽车行业正在发生剧变:从传统的功能汽车正逐步过渡到智能汽车时代。小鹏汽车在创立之初就确立了智能汽车的方向。

3“自研”押注激光雷达

车企最重要的还是车型的进化,小鹏汽车第二款车尝试全方位的升级,并实现了自主生产。2020年4月27日,小鹏P7正式上市。新车共推出了8款车型,获得综合补贴后的售价为22.99万-34.99万元。至此,小鹏汽车形成G3海马代工与P7自行生产的双线道路,品牌高端化同时兼顾中低端市场,而且P7的产品力大幅跃升。

P7的轴距达到了2998mm,同时根据不同车型搭载了单电机和前后双电机,及不同容量的电池组, NEDC续航最高可达到706km,是目前续航里程最长的车型。百公里刹车距离<35m。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介绍,小鹏汽车与德国顶级团队联合开发P7底盘,并使用了博世智能刹车控制、布雷博刹车系统、宁德时代高能量密度电池,并采用前双叉臂+后五连杆独立悬架、 iBooster智能制动、智能连续主动减震系统及高性能三合一电驱,来保证“真续航”,可对标百万级别的豪车。

在自动驾驶方面,XPILOT3.0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正式投入使用。硬件上,小鹏使用了NVDIA的Xavier的自动驾驶芯片,搭载了 12 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高精度毫米波雷达以及14个自动驾驶摄像头,并结合高精地图。其中,远、中、近前向三目摄像头与侧前摄像头覆盖超过180度视野,可实现对更窄弯道的车道线识别、近距离加塞车辆的识别;泊车场景下,两个侧向前摄像头,可识别侧前向车位,首次实现不需要越过车位即可进行自动泊车;前向毫米波雷达,探测距离业内首次突破200米,能够穿透雨、雾、霾,在能见度下降的场景中稳定探测环境。

北汽产投基金袁桢认为,因为智能化方面的优势,小鹏汽车的确收获了属于自己的一批粉丝,“所以很像小米”。她还强调,小鹏能在完成增发的基础上,获得银行128亿元的授信,使其在发展过程中资金更为充裕,有利于建设生态,提升和用户之间的粘性,(从智能化开始)是一个正向的促进作用。

产品层面的升级也让小鹏P7赢得了市场的初步肯定,2020年全年累计交付27041台。张翔表示,P7的上市充分说明小鹏汽车看清了中国汽车市场发展的方向,第一就是高端化,在豪华车市场中,自2020年4月以来,中国豪华车销量持续较大幅度增长。11月豪华车销量达30.1万辆,同比增长31.8%。第二点是新能源与智能化。2020年1-11月新能源汽车累计零售销量为90.3万辆,同比增长2.7%,其中11月更是大幅猛涨122.6%。

2021年1月26日,小鹏P7进行了OTA升级,推出了包括NGP系统在内的关键功能。这要得益于小鹏汽车的“全栈自研”模式。而为了实现这种模式,小鹏早在2019年年初就开始到处招揽相关人才。

小鹏押注激光雷达

2019年3月13日,自动驾驶领域专家吴新宙正式加盟小鹏汽车,出任其公司自动驾驶副总裁,全面负责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美国及国内的整体技术路线规划、业务及团队管理。吴新宙此前十数年间在高通工作,作为高通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负责人以及车载网络的关键发明者,其研究方向包括在计算平台上提供基于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精准定位等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何小鹏表示:“自动驾驶是一个非常新的领域,也是未来优秀智能汽车的核心竞争优势之一,但市场上相关人才储备并不富余。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上的战略以自主研发为主,要做到行业领先,就必须让更多国际一流的人才汇聚在小鹏。”

小鹏汽车在搜罗无人驾驶人才的过程中,也有之前在特斯拉工作的工程师跳槽到小鹏汽车。为此特斯拉多次警告小鹏汽车,称这一行为是“窃取”特斯拉专利。同样是在2019年初,因为之前在特斯拉担任视觉科学家的华人工程师曹光植加盟小鹏汽车,特斯拉就指责小鹏汽车窃取自己的自动辅助驾驶系统代码。

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由此陷入旷日持久的诉讼大战。何小鹏甚至怀疑特斯拉是以民事诉讼为名,行打击竞争对手之实。

对此任万付表示,企业发展需要人才,“挖角”其他企业人才的现象非常普遍,在规则(不超出法律层面或者道德行为)允许下无可厚非。

白毅阳表示,小鹏汽车当年到处挖人也是希望利用各个领域的资源,互联网思维就是整合外界资源,需要融资就找金融高管,需要技术就找软硬件领域专家,等等。

在曹光植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之后,小鹏汽车似乎也有了新的思考,在自动驾驶的道路上寻求新的突破,那就是激光雷达。

何小鹏在2020年广州车展上表示,将在生产车型中升级硬件系统和自动驾驶技术,并且将应用激光雷达技术来提升汽车的整体性能。小鹏汽车内部负责技术的相关人士表示,选择量产车搭载激光雷达方案,正是基于小鹏汽车进一步在自动驾驶领域开拓的必要性,激光雷达能够大幅提升无人驾驶系统的识别率,并增加安全冗余。

一位技术专家表示,量产车搭载激光雷达可以大幅度提升识别横纵向位置的精度、空间分辨率,以及如行人,静态障碍物,小物体等障碍物的监测能力,并且其感知能力是不受环境光影响的。通过视觉+毫米波雷达+超声波传感器+车规级激光雷达的感知高度融合,可以有效提升目标检测、测量分辨率、光线不足等条件下的整车感知性能,并显著提升NGP、AP、AEB、SACC等功能的整体使用体验。

此前,激光雷达之所以未大规模实现产业化应用,主要是由于激光雷达成本过高(价格是毫米波雷达的数十倍),而且大部分激光雷达厂商(如Quanergy、Innoviz、北醒光子)属于初创企业,无法实现规模效益,从而难以降低制造成本。

这个技术路线激起了特斯拉CEO马斯克的吐槽,其在推特上连发了几条评论,例如“小鹏汽车有特斯拉软件的旧版本,却没有我们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它们不仅偷了我们的代码,还偷了苹果的代码”。

公开资料显示,特斯拉的无人驾驶是利用“影子模式”,在驾驶员驾驶的过程中,自动驾驶电脑进行实时同步计算,但不参与车辆控制。一旦驾驶员的操作和机器的计算有所出入,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电脑就会记录下这个案例,并上传给特斯拉总部。在收集到大量的数据之后,特斯拉将不同场景进行分类,机器学习之后就能让整个识别算法更加 “聪明”。在应用于车辆时,特斯拉还会利用机器学习,用二维的图像计算出三维的场景,就能准确判断与障碍物之间的距离,实现更加精准的自动驾驶功能。

张翔表示,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先进主要在于它的这套算法。特斯拉起步较早,它已经在自动驾驶这个领域耕耘了十余年,后来者要想超越是非常困难的,并且这套算法相当复杂,必须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对于资金的要求也非常高。

自动驾驶仿真测试平台陆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市场官霍静表示,自动驾驶需要投入大量的智慧和时间,任何创新和前瞻科技的出现,都是花了很多时间去验证和更新的自动驾驶软件的难点就在于验证,也就是说如何证明一辆自动驾驶车辆的安全性,以及数据获取的成本。

有行业人士认为,激光雷达的搭载将会缩短包括小鹏汽车在内的国产车企与特斯拉在无人驾驶技术领域的差距。

据了解,给小鹏汽车提供激光雷达技术的是大疆孵化出的科技公司Livox。livox相关负责人对财经网汽车和中国汽车画报表示,激光雷达具有更高的分辨率,抗干扰能力,且不受光线影响,可全天进行任务。对于移动机器人来说,激光雷达相当于它的眼睛,通过不间断的扫描获取实时点云信息,配合SLAM技术,可以实现自主定位、地图构建及路径规划。对于自动驾驶来讲,激光雷达以测量精度高、距离远,分辨率比较高等优点以及拥有良好的稳定性和鲁棒性,可以很好地与其他传感器做补偿和配合。

对于激光雷达的技术难点,livox方面表示,技术难点主要是量产,并且在技术路线、可靠性、规范化管理等方面均有较高要求。

小鹏押注激光雷达

不过相关领域的技术专家也表示,激光雷达确实可以增强自动驾驶的能力,但它毕竟只是自动驾驶的一个感知环节,并且也有其自身的不足,所以小鹏汽车具备了这个技术只是有了超越特斯拉的一个技术点,具体怎么发展还要看量产后的实际效果。陆领科技CTO邢舟表示,最困难的技术在于自动驾驶安全性,还要考虑国家政策以及人类的行为规范等因素综合而定,才能触及自动驾驶普及的未来。

张翔表示,特斯拉Model Y的降价已经给蔚来以及小鹏P7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他们基本都在同一售价区间。就看谁能在这个售价区间提供给用户更多的价值,目前看特斯拉在软件方面还是有很大优势,并且特斯拉仍然保留降价的余地,在必要的时候还会继续降价。

小鹏汽车以激光雷达技术为背书的自动驾驶技术成为了一个关键的分水岭,如果在此能有重大突破,那么就可以继续与特斯拉缠斗下去,如果真的如埃隆·马斯克所言成为“阑尾”,那么对于国内造车新势力而言,无疑是继Model Y低价入市后一次新的打击。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汽车在2020年的销量已经被理想汽车超越,而且后者仅仅只有理想ONE一款车型。

对于小鹏汽车来说,竞争环境中不单有特斯拉。在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理想汽车已经在销量层面超越了先于自己成立的小鹏汽车。

成立于2015年的理想汽车虽然比小鹏汽车成立时间晚一些,但选择了增程式混合动力的产品路线,推出的理想ONE配备了内燃机来作为低密度充电网络的补充,这使其可以缓解目前市场普遍关注的智能电动车的续航难题,同时理想One是一款全尺寸SUV汽车,这个定位也让理想汽车打出了差异性。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增程式汽车其实更符合目前国内的实际情况,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新能源车续航里程的焦虑。在目前国内充电桩数量不多的情况下,增程式也是一个很好的过渡产品。

华尔街投行杰富瑞集团的分析师亚历克西斯·李曾表示,增程系统由燃料驱动,除了电池组以外还提供替代电源,这在低温环境下表现得尤为突出,因为在低温环境下,纯电动汽车可能会损失最多50%的里程。理想汽车的技术对客户和投资者具备关键性的吸引力,因此将其股票评级设定为“买入”,未来一年该股的上行空间为25%。

目前理想汽车总市值突破203.18亿美元。2020年12月交付数据中,理想ONE在12月共交付6126辆。2020年1月至12月,理想ONE全年总计交付32624辆。而小鹏汽车总市值为215.38亿美元,2020年小鹏汽车12月交付量达到5700辆,全年小鹏汽车累计交付27041辆。

这对小鹏汽车来说,其“自研” 的技术优势,目前为止还未带来销量方面的提振,但是激光雷达显然有机会改变这一窘境。激光雷达现在已经成了小鹏的标签式硬件配置,如果能够尽快以此为切口实现技术和产品的差异化,同时价格不发生大的变化,再加上产品矩阵的扩大,还有机会继续提升销量;但如果激光雷达依然未能在市场上提供足够的技术优势,小鹏的销量将不得不面临特斯拉和理想汽车的双重夹击。

(本期内容将刊发于2021年中国汽车画报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