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盛梅:数字能力和基础设施是疫情后经济复苏的关键

来源:财经网 2021-05-22 17:40:01

财经网讯 “我们已经注意到了数字经济对于金融服务上带来的颠覆性影响,这个疫情改变了社会经济的运作方式,无论是物流还是能源的供应,从监管的专业语言上来讲,单个的国家和地区,无论它是大是小都同时被投入了巨大的压力测试。”5月22日,香港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副主席、行政总监罗盛梅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

1621674907103

香港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副主席、行政总监 罗盛梅

罗盛梅谈到,数字经济在过去的一年毫无意外地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发展的也很快,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所发布的信息,数字经济在全球已经达到了32万亿,这已经是中国和美国的GDP加起来的数量。数字经济的规模发展在全球实际上并不平衡,发达国家占了全球3/4数字经济的发展,那些发展中国家只占了1/4。

她表示,社会的数字能力和它的数字基础设施,是疫情之后的经济是否能够复苏的关键因素。以中小企业为例,他们受到的冲击最大,因为疫情突然出现,社交距离开始实施,零售的客户没有办法接受零售的服务。还有一些金融服务,有一些支付的服务,还有保险费的缴纳也遇到了挑战。

中小企业是经济的支柱,所以潜在的数字的鸿沟不仅仅会削弱中小企业的竞争性和发展,同时也会使经济的活力受到重创。

同时,罗盛梅认为,一些发展中国家可能不具有最基本的网络环境或者是移动网络的环境以及手机,这就会进一步的扩大数字鸿沟,损害了全球经济的复苏,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数字经济去助力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一个长期的贫困。

所以新基建,新技术的使用以及新的业态将会是推动这些国家的数字经济的关键,最终才会带来这些国家的经济复苏,这样全球才会有经济复苏,所以全球必须要有协作来保证国家之间的协助,以及国家之间的资金的流动,还有监管之间的合作。

最后,罗盛梅总结道,有了妥当的基础设施和保障措施,数字转型将会是很好的,但是每一个企业和个人必须要包含在数字化转型过程当中,各国政府和官方机构在这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来建立恰当的包容性的架构,必须要推动中小企业和弱势群体,数字化如果没有很好的发展的话将会抑制经济发展。

以下是发言实录:

在我开始之前请允许我用普通话讲几句,各位领导、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的院长、老师、同学们、各位嘉宾,

大家下午好!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出席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作为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未来理事会有关建构灵活金融系统的双主席之一,我谨代表理事会个人感谢主办单位让我们跟大家分享对普及数字经济的一些观点。

我非常荣幸在清华五道口的论坛上发言,我想特别感谢张晓燕教授协助组织了这次论坛,让我们可以来分享数字经济如何助力全球经济复苏,尤其是疫情还在猖獗爆发的特殊时刻。

过去的一年在世界经济论坛组织全球委员会上,我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来讨论数字经济所带动的复苏,作为委员会的副主席,我想感谢各位委员,其他的委员可能也会在圆桌论坛的时间分享他们的观点。

数字经济在过去的一年毫无意外地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发展的也很快,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所发布的信息,数字经济在全球已经达到了32万亿,这已经是中国和美国的GDP加起来的数量。数字经济的规模发展在全球实际上并不平衡,发达国家占了全球3/4数字经济的发展,那些发展中国家只占了1/4。所以这个也是我们关切的一个问题,我实际上是在金融监管业已经工作了23年的一个专业人士,我们已经注意到了数字经济对于金融服务上带来的颠覆性影响,这个疫情改变了社会经济的运作方式,无论是物流还是能源的供应,从监管的专业语言上来讲,单个的国家和地区,无论它是大是小都同时被投入了巨大的压力测试。不幸的是,这个压力测试是一个真实的压力测试,它并不是一个演练,它是一个紧急的压力测试,它没有允许任何政府、私有机构或者是个人在压力来临之前做好准备。系统最弱的地方就展示了它的真实能力,社会和全球的国家都看到了他们自己的那个最弱的环节在什么地方。其中一个领域是这个社会的数字能力和它的数字基础设施,这一点是疫情之后的经济是否能够复苏的关键因素。我以中小企业为例,他们受到的冲击最大,因为疫情突然出现,社交距离开始实施,零售的客户没有办法接受零售的服务。还有一些金融服务,有一些支付的服务,还有保险费的缴纳也遇到了挑战。中小企业是经济的支柱,所以潜在的数字的鸿沟不仅仅会削弱中小企业的竞争性和发展,同时也会使经济的活力受到重创。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一个数字化的经济可以帮助一个更加健康的全球经济复苏。政府是可以发挥作用的,它能够加强经济去助力全球经济复苏,使得所有人能够受益。

从另外一个环节上来讲,政府、央行也要依赖民营行业的这些金融科技公司所提供的创新,来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框架,使实体经济的韧性更强,也可以承受可能会出现的比我们目前所经历的更大的危机。我们看到了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一些真实的案例,我们知道,像香港这样一个很小的但是开放的一个经济体中,也要加强自己的韧性,让我们的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更能够经受冲击。

首先讲到因特网,因特网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基本有94%的家庭都有互联网连接,这样虽然是在疫情的突然冲击之下,大多数人也可以使用互联网的这个渠道来获得公共服务和金融服务,包含我所说的中小企业所获得一些政府的补贴。那么这一环节还是很有韧性的。在2021年第一个季度,香港的经济也有30%的增长,作为香港特区政府在几年之前推出的发展目标,推动数字经济的计划在稳步推进,也有相关的融资计划。

在每一个公民的角度上来看,香港特区政府给每一个公民使用一个数字ID,我们有一个特用的App来去使用这个ID,这个数字ID能够成为获得金融服务认证的工具。现在在香港的疫苗注册上我们也使用了这个ID。在强制公积金这方面,作为一个养老金的管理局,我们正在建立ENPI的平台,这个平台可以使数以万计的香港正在工作的人群为自己的养老金来付费,来存公积金,为退休之后的生活做好准备。ENPI的平台目前是最大的香港数字化平台的一个项目,大量的退休公积金的计划会汇集到这个平台,到2023年,总量会达到1.3万亿港币。我刚刚讲到现在有400万香港正在工作年龄的人群,他们都会使用这个平台,也可以使用这个平台来接受政府的补贴,就好像在疫情期间给香港市民所发的补贴一样。

在不同的GFC的会议上,我们都讨论到了整个社会的金融平台,在好多个国家都有,但是我们发现,一些发展中国家可能不具有最基本的网络环境或者是移动网络的环境以及手机,这就会进一步的扩大数字鸿沟,损害了全球经济的复苏,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数字经济去助力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一个长期的贫困。所以新基建,新技术的使用以及新的业态将会是推动这些国家的数字经济的关键,最终才会带来这些国家的经济复苏,这样全球才会有经济复苏,所以全球必须要有协作来保证国家之间的协助,以及国家之间的资金的流动,还有监管之间的合作。目前的金融服务是依赖于一个大型的基建,有个人以及企业的数据,有很多国家、很多地区、很多企业和政府的机构,这对于整体的公众的信任和金融体系的可靠性带来了很大的威胁。现在已经跨越了地域的障碍和藩篱,不同的基础架构对于非法的活动包括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等也打开了窗口。政府、监管机构、金融机构以及网上的平台和消费者应该更加频繁的进行交流,世界经济论坛在这方面做出了诸多的贡献,推动区域和全球范围内的公司之间的对话,包括很多重要的话题。

最后,我还是保持乐观的,有了妥当的基础设施和保障措施,数字转型将会是很好的,但是每一个企业和个人必须要包含在数字化转型过程当中,各国政府和官方机构在这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来建立恰当的包容性的架构,必须要推动中小企业和弱势群体,数字化如果没有很好的发展的话将会抑制经济发展。

感谢大家的倾听,下边还是交回给主持人继续我们这一环节的讨论,非常感谢大家的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