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朱海斌:2022年中国宏观政策将转向中性偏宽松

来源:《财经》杂志 2022-01-09 20:54:41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寒   编辑 | 王延春 

中国经济正处于高质量发展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期,要平衡多目标体系。2022年的宏观政策不会再紧缩,但是也不会180度的转向,而是转向中性略偏松。

岁末年初之际,国际大型投行如何分析2021年和2022年的中国经济数据表现?展望下一阶段,中国怎样规避经济运行中的主要风险点?

“从中国经济的环比增速看,2021年三季度是低点,预计四季度环比增速大幅好转,但是从同比增速看,2021年四季度增速继续下行,跌破4%是大概率事件。”在2022年1月7日的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对《财经》记者表示,预计2021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长3.2%左右,全年增长7.8%左右。

对于2022年的经济增速,摩根大通预判为4.9%左右,但是朱海斌强调,中国“十四五”期间的潜在增长率在5%-6%之间,如果中国持续采取成功的改革开放措施,实现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就能实现5%-6%的趋势性增长水平。因此,“十四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速不跌破5%,是经济止跌企稳的要求,也是2035年经济总量实现翻番的题中应有之义。朱海斌预计,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经济增速“保五”是必然,也是较为现实合理的要求。

中国宏观经济政策转向中性略宽松

复盘2021年中国经济整体表现,朱海斌分析,中国是全球第一个走出疫情的经济大国,也是第一个讨论经济刺激政策退出的国家。但是2021年上半年,宏观政策退出幅度超预期,叠加一系列行业整顿和监管政策冲击,形成合力,导致经济下行压力超出预期。

正如2021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当前形势的判断,中国经济发展正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为应对“三重压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跨周期和逆周期宏观调控政策要有机结合”,在坚持跨周期调节的同时重提逆周期调节。

摩根大通的判断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2022年的宏观政策不会再紧缩,但是也不会180度的转向,而是转向中性略偏松。短期逆周期稳增长的调整主要在财政和货币政策领域,同时强调跨周期的调整,实现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的合理配合。在房地产、互联网等行业政策领域,监管大方向不变,但是需要进行政策微调,减少对经济的冲击力度。

展望2022年“三驾马车”的具体表现,摩根大通认为,消费有望恢复正常增速,实现8%左右的名义增长和5%-6%的实际增长,贡献超3个百分点的GDP增长。制造业投资2022年仍将是一大亮点,但是基建投资受制于回报率高的优质项目稀缺和执行层面的监督加强,比如地方官员的“终身负责制”,增速不太乐观,预计全年将有1%-2%左右的增长。2021年出口表现突出,可能达到30%左右的增长,预计2022年有所转弱,实现7%左右的增长。

货币政策方面,2021年7月央行意外降准,释放出货币政策反转信号,但是2021年的7月至11月,社融增速持续下行。直到12月的LPR降息和降准之后,市场预期才有了明显好转。

朱海斌认为,2021年12月的社融增速将比11月有所回升,2022年社融增速预计为10%左右,广义信贷增长和名义GDP增速维持同步。“中国的货币政策相对纠结,空间有限,央行对于是否降息也比较犹豫,其实我们觉得2021年的三四季度是降息的最佳时点。2022年的三四月,也是一个可能会降息的时点,值得重点关注。”

财政政策方面,2021年比2020年的广义财政赤字收紧大概3.6个百分点。摩根大通预计,2022年的预算内财政赤字规模和2021年接近,由于净土地出让金和地方融资平台发债的下降,今年广义财政赤字比去年略低。同时,财政政策将注重效率提升,在新基建、乡村振兴和刺激消费方面存在一定发力空间。

2022年须警惕的三大经济风险

当前,面对波诡云谲的国际政经局势,一方面,中国应当保持战略定力,在波涛汹涌的世界经济大潮中,驾驭好中国经济这艘大船。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正处于高质量发展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期,既要平衡多目标体系,又要稳稳当当地向前迈进。

在此背景之下,朱海斌提醒,2022年中国经济应当重点关注三大领域风险:

一是房地产行业下行风险。预计2022年上半年,房地产投资和销售将持续转弱,并在2022年二季度达到低点。下半年,行业发展将企稳,但是要重点关注房地产下行可能带来的次生灾害,尤其是地方债和地方融资平台风险。

朱海斌预估,今年房地产美元债的违约率还会继续上升,可能超过20%。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大概率会继续恶化,而即使房产税开征,其所带来的财政收入规模仍然有限,不能弥补土地出让金下滑的负面影响,因此,应当警惕一部分地区的地方债务出现现金流枯竭问题,由流动性风险转为信用风险。

二是疫情演变情况及其对内需和消费的影响。持续清零的防疫政策至少在2022年内不会显著改变。2021年下半年之后,特定行业遭受疫情和监管政策“双冲击”,裁员和减薪在多个行业时有发生。虽然官方调查失业率保持平稳,新增就业量超过目标要求,但是仍要关注结构性失业和就业状况恶化影响居民消费的风险。

摩根大通建议,今年中国应继续采取发放消费券和针对性的现金发放等办法,来进一步鼓励居民消费,中央财政在这方面仍有发力空间,尤其是消费券等政策措施刺激消费的乘数效应明显。

三是中美关系在一部分领域将出现好转,但是在某些领域存在恶化风险。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后,中美关系大致维持现状,2022年,两国将开启新一轮谈判,中国在进口美国产品和减免关税等方面,距离承诺仍有差距。通过谈判是否能够降低关税税率?朱海斌表示,有希望,但难度也不小。

摩根大通认为,中美合作的大格局之下,两国之间对于细分领域的关注焦点将发生变化,一方面,在绿色发展、低碳环保、金融开放和人民币汇率方面,双方将加强合作。另外,在高科技等方面,双方的龃龉可能会加剧。

摩根大通预计,2022年上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35左右,下半年,由于美联储可能加息带来中美利差缩小,以及中国出口顺差减小,人民币汇率料小幅贬值至6.5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