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万剂新冠疫苗扔进垃圾桶,全球需求放缓?

来源:《财经》杂志 2022-06-08 21:19:18

作者 | 《财经》记者 赵天宇 王小    编辑 | 王小

“我们通过华盛顿的大使馆联系其他国家政府,但没人想要。”美国新冠疫苗生产商莫德纳公司(Moderna)首席执行官斯特凡内·班塞尔在2022年5月底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

班赛尔说,已经尝试联系各国政府,但均以失败告终,“很遗憾地说,我正在把3000万剂疫苗扔进垃圾桶”。

雪上加霜。6月初,莫德纳公司和欧盟委员会共同修订合作协议,允许欧盟成员国在2022年晚些时候或2023年初期获得新冠疫苗。这些疫苗原计划于2022年二季度交付。

不止莫德纳,另一个新冠疫苗大户辉瑞和拜恩泰科(BioNTech)在5月中旬已与欧盟达成协议,根据成员国的情况调整交货时间表。据媒体称,原定于6月和整个夏季运送的疫苗变为9月和秋冬期间运送。这一举动可能暗示整个欧洲市场的需求即将下滑。

就在一年多前,2021年1月25日,欧盟因新冠疫苗生产大户阿斯利康不信守承诺、减量交付新冠疫苗,决定设立新冠疫苗出口“透明机制”。按照这项机制,在欧盟地区生产新冠疫苗的制药企业在向欧盟以外国家和地区出口疫苗时,必须提前通告欧盟并进行额外的登记。

现在看来就像一场笑话。多国政府今天讨论的是一个性质截然不同的议题:如何避免因过期而致新冠疫苗作废。同样,在过去两年身价飞涨的新冠疫苗企业,也得考虑寻找新的出路。

谁是新冠疫苗生产大户?

截至2022年6月5日,全球接种一剂新冠疫苗的人数约52亿,已全程接种疫苗的人数约47亿。也就是全球77.5亿人中,一多半已经接种过新冠疫苗。

从生产数量看,国际制药生产联盟(IFPMA)数据显示,疫情暴发以来疫苗产量超过130亿剂,疫苗施打量则达110亿剂。然而,由于新冠疫苗保存期限相对短,截至3月底,欧盟和七大工业国集团(G7)多余的疫苗达4.97亿剂。

供应过剩问题在印度尤其明显。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工业,在过去的一年中,印度疫苗企业不断扩张产能。

一年前,有媒体报道,2021年4月印度财政部还专门批准拨款6.1亿美元,以扩大全球最大的疫苗制造商血清研究所和BharatBiotech公司的疫苗生产规模。

到了2022年4月,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Adar Poonawalla公开表示:“我们有2亿剂库存疫苗,所以在去年12月份不得不暂停生产。”印度血清研究所每月新冠疫苗产量超过6000万剂,是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在印度地区的主要生产商。

产能增长了,来自政府的订单并没有显著增加。这是所有新冠疫苗厂商面临的困局。

为此,阿斯利康和辉瑞均下调了2022年的销售额。辉瑞去年的疫苗销售额为368亿美元,该公司预计2022年的销售额将下降至320亿美元;阿斯利康新冠疫苗Vaxzevria去年的销售额达到约40亿美元。

健康数据分析公司Airfinity预期,2022年会再生产90亿剂,仅辉瑞就计划制造40亿剂。但之后,疫苗需求可能会下降到每年约22亿至44亿剂。

目前全球使用的新冠疫苗,大部分都是在中国和欧洲生产的。中国国药集团和科兴生物的新冠疫苗——几乎占到全球疫苗交付量的一半。

Airfinit同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IFPMA)共同统计分析得出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已经生产了111.5亿剂新冠疫苗。其中,约有45亿剂产自中国,近23亿剂产自欧洲。紧随其后的是印度和美国,产量分别约为16亿剂和9.5亿剂。

中国的新冠疫苗接种是经过统筹和规划的。一位基层疾控系统人士告诉《财经·大健康》,县级单位一般是根据每月需求,向市里报告,按需要预定新冠疫苗,一个月报一次。至于需求量,目前是根据当地未接种人员的数量,看需要接种第二剂、第三剂疫苗的数量,是预估出来的。

新冠疫苗厂商国药集团国药控股董事长于清明在2021年“两会”期间表示,2021年下半年国药集团疫苗产量预计突破10亿剂,明年将可以达到30亿剂。按此数据,仅国药集团的疫苗产量就可满足2022年全国接种需求。

中国新冠疫苗是否会出现供应过剩,一家新冠疫苗生产企业没有正面回答《财经·大健康》的采访,但指出,截至2022年6月7日,全球范围内每天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口比例在下滑,这个趋势从2021年年底已经开始,延续至今。

国泰君安研报显示,2022年的新冠疫苗产能情况,中国生物最高,在70亿-80亿剂的规模,科兴中维高于20亿剂,康希诺在5亿-7亿剂的规模,智飞龙科马3亿-6亿剂,康泰生物的灭活疫苗约2亿剂。

“未来的一个大问题将是,随着需求减少,如何处理所有这些疫苗的产能。”欧亚集团驻纽约的特别医疗保健顾问Scott  Rosenstein对媒体说。

效率有疑虑,第四针还打吗?

加强剂疫苗接种的频率和次数,部分取决于新冠病毒演变速度。迄今为止已有不少研究和数据显示,新冠病毒经过无数次变异,免疫逃避能力足以削弱现有疫苗第一轮接种提供的保护。

美国疾控中心(CDC)研究表明,疫苗加强针的免疫水平会随时间推移而下降:第三针疫苗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病例的保护性,从前两个月的91%下降到四个月后的78%。

那么,现在到了再接种一剂额外的加强针的时间吗?

以色列谢巴医疗中心的研究结果是,第四剂疫苗抵御新冠病毒效果“微乎其微”。

该研究显示,接种第四针的受试者,体内的免疫球蛋白抗体水平、中和抗体水平,都与第三针疫苗接种一个月后基本相似。该中心研究人员表示,第四针疫苗可以帮助免疫抑制人群和老年人,而对于健康的年轻人效果并不明显。

印度的一些专家也公开质疑注射加强针的必要性,怀疑它们在持续预防感染方面的有效性。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22 年 1 月表示,反复接种用初始病毒研发的疫苗可能“既不妥当也难以持续”。

确实,医学界也是有分歧的。以色列另一项研究显示,参与者在完成第四针疫苗接种的一周和两周后,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抗体分别增加了8倍和10倍,并且接种第四针疫苗不存在新的安全风险。

以色列已有约74万人完成第四针疫苗接种。许多高收入国家的接种规则是,全民接种第三针加强剂,但只对易感染和高危人群提供第四针或额外剂次。

根据香港卫生署5月5日公布的信息,在香港未接种疫苗的70岁-79岁的老年人中的病死率是5.55%,接种两剂次疫苗的病死率是0.59%,接种三剂次疫苗的病死率是0.16%。也就是说,未接种疫苗70岁-79岁老年人病死率分别是接种两剂次、三剂次该年龄人群的9倍和34倍。

4月27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首席科学家张云涛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该公司研发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新冠灭活疫苗,近期在内地和香港获得临床批件后正加速开展相关临床研究,将按照相关的疫苗研发与评价指导原则进行,相关临床方案需进一步与专家和药监部门进行讨论后确定,临床研究预计需要三到四个月左右完成。

同时,国家药监局也正式批准科兴生物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进入临床研究。

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在2022年5月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目前中国有奥密克戎流行的地区,尤其是广泛、严重流行的地区监测和评估结果可以看到,未接种疫苗和接种两剂次、接种三剂次之间的保护作用差别是非常明显的,而且看到接种两剂次和接种三剂次之间对于预防重症和死亡作用也有明显差别。

王华庆例举一项对吉林市研究结果称,在60岁以上的人群中,未接种疫苗和仅接种一剂次灭活疫苗者重症的发生率是接种两次、接种三次疫苗者重症发生率20倍以上。通过这些数据可以看到全程接种疫苗,接种加强针对于重症和死亡预防的保护效果会更好。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首席执行官塞思·伯克利博士对媒体表示,需要更多数据才能得出疫苗对奥密克戎的有效性的结论——而加紧接种疫苗依然应是疫情应对的重中之重。

过剩的产能怎么办?

新冠疫苗供应商必须寻找其他出路。

目前看可走的路径不多。由于其他种类疫苗的需求有定数,并不足以承纳因新冠疫苗而建起的多条生产线,因此转而生产其他已成熟的疫苗,无法成为所有工厂的可行选择。

德国拜恩泰科公司基于自己的mRNA(信使核糖核酸)技术平台,投入到mRNA癌症疫苗研发中,目前已有疫苗处于II期临床试验。“癌症mRNA疫苗顺利的话,上市需要3年-7年。”北京立康生命科技有限公司CEO陈立对《财经·大健康》说。

见机较早的还有印度必奥康制药公司(Biocon Biologics),该公司董事长Kiran Mazumdar Shaw称:“我们相信,不仅仅是新冠疫苗,流感疫苗、肺炎球菌疫苗以及其他被忽视疾病的疫苗都将开始成为非常重要的机会。”2022年5月初,花33.35亿美元收购了一家生物类似药企业的业务。

印尼最大制药商Kalbe Farma为了止损,停止与韩国生物科技公司Genexine Inc.的新冠疫苗工作,并指出疫苗库存充足。它现在的目标是将其DNA技术用于其他类型的疫苗。

为了让那些已生产出的疫苗不被白白浪费,很多企业和政府考虑到捐赠,或者转让。

德国政府早在2021年中就遇到了过剩的疫苗如何存储问题。彼时,德国联邦卫生部甚至讨论制定一个物流程序,收集储存在各州分配中心的疫苗,并澄清如何处理已交付的疫苗问题。

此外,德国联邦和州两级政府还计划增加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疫苗转让。一份决议指出,必须将因过期而不得不废弃疫苗的数量保持在最低限度。“联邦政府将把在国家疫苗接种战役中未用上、其库存状况许可的疫苗捐给第三国。”并且,此份决议还未发出,就宣布除去储备,将向第三国捐赠至少3000万剂疫苗。

赵天宇 王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