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图存

2018-11-01 13:55:08

微信图片_20181031203815

(插图/黎立)

一场拉锯战正在资本市场上演:一方在急速退出,一方在加紧布局。一方遍布中国各地,一方则坐镇决策中心。

2018年10月,北京秋意渐浓。正值京城一年中最美的时景,空气中却凝聚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从故宫西侧的中南海到西城区成方街32号,再到金融街上遥相对望的鑫茂大厦与富凯大厦,坐镇其间的决策与监管高层,成为拉锯战中的一方,正在积极思考挽救A股于水火中的良方。

10月19日,沪指再创年度新低,盘中跌至2449点。彼时,市场迎来一波监管层的重磅救市喊话,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央行行长易纲、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同一日罕见发声,陆续发布提振股市、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言论。

10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不同场合,表示将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在这场大规模的救市言论及政策发布前,遍布中国各地的上亿A股投资者和上市公司高管们,则信心萎靡,准备匆匆退场。

“目前监管层关心的就是可能性的系统性风险一定不要发生,这已经变成国家任务。”10月24日,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在监管层罕见集体发声后,各大金融机构开始助力。银行、证券、保险和私募行业均参与其中。11家券商跑在前面,拟“组团”以210亿元母资管计划撬动千亿资金,缓解股票质押风险。

引发这场救市行动的导火索,正是源自股票质押爆仓之患。历经多年迅猛发展,股票质押规模迅速膨胀,成为羸弱的A股市场上的洪水猛兽。更为糟糕的是,2018年四季度,股票质押将迎来兑付高峰期,当季到期金额超5000亿元,像一颗定时炸弹,悬在A股上空。

“缓解股票质押风险是当务之急。”多家券商高管向《财经》记者表示。

在此之前,中美贸易战陷入僵局,局势曾一度剑拔弩张。其间,美股并未从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受益,10月道指屡现大跌,单月跌幅已超7%,股指也跌去2000多点。A股也连创年度新低,在应对中美贸易战冲击之时,还需迎接美股急速下跌带来的风险。

外患未解添新愁。未来市场走势如何?市场上悲观与乐观情绪交错。不过,各方更为一致的观点则是,政府应尽快落实减税等政策,改善民营企业的困局,这才是治本之策。

“当下的关键在于扭转民企的融资环境预期。一旦预期改善了,将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市场的预期和政策的落实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有一定的缺口,这个缺口究竟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弥补是大家关注的。在缺口没有完全弥补之前,市场可能不会创新低,但是大涨估计比较难。”申万研究所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场艰难拉锯战的胜负显示屏上,沪指在一路跳动。10月26日,新一轮的反弹高点升至2598.85点,较10月19日救市前创下的年度低点2449点,已上升近150点。

合力纾困

今年以来,受外部贸易摩擦影响,以及国内经济下行预期的冲击,中国股市经历了自2015年股灾熔断以来最大幅度的下跌,市场信心严重受挫。

国庆节之后,A股在短时间内经历了一轮急速下跌。沪指在10月8日跌破2800点,11日跌破2600点,18日跌破2500点大关,创下2014年以来新低。急跌之下,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盘频频出现爆仓,融资盘爆仓也不断升级,股市流动性告急,市场情绪悲观,投资者信心亟待恢复。

01

(今年以来,受外部贸易摩擦影响,以及国内经济下行预期的冲击,中国股市经历了自股灾熔断以来最为惨烈的一轮下跌,市场信心严重受挫。图/视觉中国)

10月19日,一行两会高层齐发声给市场注入一针“强心剂”。

央行行长易纲表示,总体看,当前股市估值已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与我国稳中向好的经济基本面形成反差。并称,央行正在研究继续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缓解企业融资困难问题。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采访时,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科学合理地做好股票质押融资业务风险管理,在质押品触及止损线时,采取恰当方式稳妥处理。

郭树清还表示,将充分发挥保险资金长期稳健投资优势,加大保险资金财务性和战略性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力度。“允许保险资金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不纳入权益投资比例监管。”

与此同时,银保监会制定了《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办法》与此前相比最大的变化即加大了对股市的支持,规定理财子公司公募产品可以直接投资股票。

而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鼓励地方政府管理的各类基金、合格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券商资管产品分别或联合组织新的基金,帮助有发展前景但暂时陷入经营困难的上市公司纾解股票质押困境。

刘士余还称,证监会近期推进多项主要措施,包括完善上市公司股份回购制度等。

出乎意料的是,10月19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亦接受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央视记者联合采访,直接回应投资者关心的当前股市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刘鹤明确表示:股市的调整和出清,正为股市长期健康发展创造出好的投资机会,一行两会都在研究出台新的改革措施稳市场,“现在是一个行动胜过一沓纲领的关键时刻”。刘鹤当日也提到了做好股票质押融资业务风险管理以及纾解股票质押困难。

“刘鹤副总理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股票质押的风险,并称正在采取措施。所以,股票质押风险对股市的压制应该只是短期事件。决策者不会让这个风险演变成为2015年‘股灾’式的市场异常波动。”光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告诉《财经》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金融稳定委员会主要领导齐发声尚属首次。“从这次的救市政策组合拳,可见金稳委还是发挥作用的。”平安证券首席策略师魏伟告诉《财经》记者。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金稳委于10月20日召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第十次专题会议强调,做好当前金融工作,要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在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和发挥好资本市场功能三者之间,形成三角形支撑框架,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

高层的系列表态后,相应的政策亦开始落地。

10月22日,央行公告称,经国务院批准,按照法治化、市场化原则,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当日,央行还决定在今年6月已增加1500亿元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的基础上,再增加1500亿元,合计3000亿元,以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

除了动员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以外,证监系统还在制度建设方面进行优化。近日,沪深交易所表示,全面排查上市公司风险,优化完善股票质押信息披露规则。同时,科技监管方面,深交所搭建了股票质押风险监测信息平台,提前预判并督促相关主体化解风险。

《财经》记者获悉,沪深交易所正研究推出债券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帮助企业解决融资困难。

“现在各方都动起来了。证监系统上上下下都很积极主动、合力纾困。银保监会也挺给力,该出的政策都出了,都很有担当。”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在一位权威人士看来,现在高层最关心的就是不要发生系统性风险。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三大任务,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确保金融市场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在上述接近监管的人士看来,随着政策的陆续落地,民企的融资环境应该会有扭转。“之前为什么银行不敢贷给民企,债券投资者不敢投,就是对它们的融资环境没有预期。一旦预期改善了,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上述接近监管的人士说。

机构助力

在监管层的号召下,证券、保险和私募等行业已经开始行动。

10月22日,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证券行业首次由11家证券公司达成意向出资210亿元设立母资管计划,作为引导资金支持各家证券公司分别设立若干子资管计划,吸引银行、保险、国有企业和政府平台等资金投资,形成1000亿元总规模的资管计划,专门用于帮助有发展前景暂时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纾解股票质押的困难。

证券公司拟“组团”以210亿元母资管计划撬动千亿资金的消息,为陷入股票质押风险的相关股东带来希望,也让市场中打折出售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类资管计划的投资者看到“上岸”的曙光。

“营业收入前十券商每家出20亿元,第11位券商出10亿元,共210亿元。”一位券商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由每家券商成立资管计划,券商自己管理。

01-微信图片_20181031203010

《财经》记者从多方确认,目前中信建投证券、广发证券、招商证券、天风证券将参与上述母资管计划。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华泰证券、申万宏源证券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称,公司是否参与上述母资管计划,尚未获得确切消息。

另一位券商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各家的具体细化方案还没有出来,其实主要就是让之前要平仓的部分现在不用平了,卖给券商,但具体条件还需要跟上市公司谈。

某券商分析师表示,券商成立的上述资管资金,或优先考虑化解在自家有股票质押业务股东的相关风险,在有余力的情况下,会考虑收购其他盈利情况较好但目前有股票质押风险的上市公司股东所持股票。

北京一位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率超过90%的上市公司高层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欢迎券商的上述资管驰援方案,希望相关细则能够尽快出台,为公司和股东提供资金支持帮助化解流动性风险,此前公司股东股票质押都是按照合同履行,希望后续券商不强制平仓公司股东质押股票,并能展期,同时希望股票质押折扣能降低,缓解股东资金压力,化解后续风险。

山东一位上市公司董秘亦对《财经》记者表示,上述资管救市方案可谓及时雨,但希望能够尽快实施,来化解公司股东股票质押风险,控股权的稳定对公司经营来说至关重要。该公司控股股东部分质押股份已被强平。

作为市场资金另一大主力,保险资金投资上市公司的政策得到“松绑”。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允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其中规定,保险公司投资专项产品的账面余额,不纳入权益类资产计算投资比例,纳入其他金融资产投资比例监管。

有业内人士认为,“不纳入权益投资比例监管”,意味着鼓励和支持更多的保险资金配置股权投资,并不受之前的上限比例规定的限制。中信建投表示,预计保险资金将加大对股市的投入。

“银行和保险是掌握市场资金的两大主体,在目前特殊环境下,合并后的银保监会做出上述决策,更多的是向市场传递强大信心。”某保险资管高层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保险资金重仓流通股数量为804.57亿股,持仓市值为10685.58亿元。

为纾解当前上市公司流动性问题,中国基金业协会近日重申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可以通过开立证券账户参与非公开发行、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方式,购买已上市公司股票,参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同时针对参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交易的私募基金和资产管理计划的新增产品备案申请开通“绿色通道”。

一位私募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相对于此前的两周左右时间,现在“2个工作日”确实缩短很多,协会想把私募资金向上市公司并购引导,实际效果尚未可知。

“此前,证券类私募产品只能参与二级市场交易,不能参与非公开发行、协议转让、大宗交易和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限制比较严格。”广东小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黎仕禹对《财经》记者表示,眼下如果要参与上述交易,就需要投资者大会通过更改投资范围决议后才能进行上述投资,有的公司产品甚至要全部投资人同意才能更改投资范围。

“理解监管层焦急的心态,希望调动各方面资源参与。但鼓励股权基金大规模进入二级市场有点一厢情愿。股权投资基金从基金协议层面普遍都有二级市场禁入条款,即使个别基金管理人有意参与,但基金投资人同意临时修改基金协议的意愿,从逻辑上分析不会太高。”澳银资本创始人熊钢告诉《财经》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字样”被部分地方政府表态可以写入经营范围。

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在10月19日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对私募股权投资企业和创业投资企业服务工作的通知》,支持私募投资企业依法有序开展金融活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注册名称可以使用“股权投资基金”字样,经营范围核定为“从事对未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及相关咨询服务”。

据Wind统计,2018年1月至10月24日,私募产品发行总数为10580只,发行规模为790.46亿元,其中股票型基金发行规模为410.28亿元,占比51.9%。

国资驰援

此轮“救市”行动中,地方国资无疑是重要生力军。目前包括广州、东莞等十余地方国资和相关部门出台政策拟缓解本地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危机,其中深圳和北京表现尤为亮眼。部分上市公司和股东已经与各地方相关部门进行对接,已有公司获得首批专项资金。

在“深圳构建数百亿风险共济机制化解本地上市民企股票质押风险”政策出台后,驰援资金陆续落地。

10月26日,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深圳投控”首单纾困专项债券在深交所发行,发行规模为10亿元。

作为“深圳市政府促进辖内优质上市公司稳健发展、共济化解流动性风险”的落实主体之一,深圳投控筹备设立深圳投控共赢股权投资基金(暂定名称),通过股权形式化解民营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深圳投控将联合社会资本等参与方,以本期债券募集资金出资设立深圳投控共赢股权投资基金,帮助缓解深圳市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流动性压力。

深圳本地上市公司,如雷曼股份(300162.SZ)控股股东、英唐智控(300131.SZ)控股股东与深圳国资旗下高新投就资金事项已初步接触,该事项尚处于审核过程。翰宇药业(300199.SZ)已就相关事项与深圳国企平台对接,期望获得流动性支持。

北京政府在此方面亦早有布局。10月16日,北京证监局称,日前北京证监局局长王建平、副局长陆倩带领公司一处、公司二处及综合处相关人员赴海淀区政府走访。海淀区国资和东兴证券发起设立支持优质科技企业发展基金,基金规模100亿元,首期20亿元已完成募资,通过受让不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10%的股权,帮助民营科技上市公司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中国证券报》报道,在北京海淀发起设立规模达百亿纾困基金的基础上,北京市政府有意再配1倍-2倍资金给予支持,北京其他辖区有望复制海淀模式。

10月26日,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纾困专项债在上交所成功发行,发行规模为8亿元,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支持优质民营科技上市公司发展,纾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北京本地“明星”上市民企,东方园林(002310.SZ)虽然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超6亿元,但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及唐凯夫妇股票质押也出现险情。

10月18日,东方园林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及唐凯,已与相关央企、地方国资进行了多轮谈判,拟出让占东方园林总股本不低于10%的股权,转让股权所筹集资金将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融资,以大幅降低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率。

危难之际,北京证监局伸出援手,号召27家金融机构不对何巧女以及其一致行动人采取平仓等措施,“爱护心切”明显。东方园林证券部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目前有几家具有北京国资背景的企业在洽谈收购公司股份事项。

实际上,北京本地部分业绩较好的上市公司和股东面临的流动性风险较高。

2018年上半年,万通地产(600246.SH)、华业资本(600240.SH)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2亿元、9.8亿元。截至10月23日,万通地产实际控制人王忆会旗下公司万通控股和嘉华东方控股共计持有公司13.55亿股,已经质押的股份数量为13.25亿股,股票质押率为97.79%,占公司总股本的 64.52%。

华业资本控股股东华业发展质押给国元证券的股票,因触及平仓线,已在10月15日被强制卖出24万股。因公司发生应收账款事件导致公司经营出现困难,华业资本在10月25日做出了“将对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主要负责人停薪12个月”的决定,涉及967.5万元税前年薪。

在此之前,深圳国资、海淀国资已经在二级市场出手,受让业绩较好且股票质押率较高的相关公司股东股权。

如深圳国资旗下公司拟受让怡亚通(002183.SZ)、科陆电子(002121.SZ)、英唐智控(300131.SZ)三家在深圳注册的上市公司股东股权,海淀国资旗下海科金集团接手金一文化(002721.SZ)股份,并为公司提供30亿元资金支持。

东吴证券资深高级投资顾问潘绍昌对《财经》记者表示,从深圳、北京国资已经出手救援的上市公司轨迹来看,当地股大股东股票质押率较高且盈利能力较强的公司获得资金支持的可能性较大。

Wind数据显示,截至10月24日,北京本地上市公司中,大股东累计质押数占持股数比例超过80%且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在5000万元以上的民企有23家,深圳本地民企38家。

02-微信图片_20181031203045

03-微信图片_20181031203055

其他地区驰援资金已有到账。正业科技(300410.SZ)控股股东正业实业在东莞市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已获得首批专项资金解决股票质押风险,并正在加快洽商后续融资事宜。

方正证券研究所首席市场分析师赵伟称,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它形成“朋友圈”式的扩散,地方政府“救市”(即拯救上市公司简称)运动正成蔓延之势。

质押之患

高层的超预期政策核心皆在指向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问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今A股的“萧墙之祸”是股票质押频繁爆仓之患。“股市跌得越凶,股票质押风险就暴露的越充分。”前述接近监管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他分析称,股票质押大都设置预警线和平仓线,今年以来,A股市场持续下跌寻底,导致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跌破预警线甚至平仓线。质押机构为了拿回成本,不惜强行平仓,这无形中给市场带来更多抛售压力,从而令市场跌幅更深,市场下跌则导致更多股票质押爆仓,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目前,股票质押总体规模超过4万亿元。根据中登公司数据,截至10月19日,A股市场股票质押股数达6428亿股,占总股本10.01%;对应质押市值为4.3万亿元,占A股市场总市值的8.75%。

A股市场几乎“无股不押”,目前3555家A股上市公司中,有3485家有质押股份,占比高达98%。其中148家质押比例超过50%,对应市值8520亿元。

04-微信图片_20181031203105

作为上市公司的一种融资手段,股票质押目前分为场内股票质押和场外股票质押。场内质押即股票质押式回购,质押方主要是券商及其管理的资管计划等,场外质押的质押方主要是银行、信托、保险公司、基金子公司等。

其中,场内质押即股票质押式回购,是指符合条件的资金融入方以所持有的股票或其他证券进行质押,向符合条件的资金融出方融入资金,并约定在未来返还本息、解除质押的交易。

“相对场外质押而言,场内质押套现更为方便,因为其可直接在场内卖出质押股票处置变现。”一位券商分析师表示,“场外质押则主要通过司法程序、协议处置股票和证券处置过户抵偿债务等。”

2012年以前,股票质押业务的质押方以银行和信托公司为主。2013年5月,沪深交易所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试行)》,证券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开始驶向快车道。

自2013年6月沪深交易所推出场内股票质押业务起,该项业务迅猛增长。2013年-2016年,每年的股票质押市值为841亿元、3375亿元、6939亿元、12840亿元,2017年末更是高达1.63万亿元。经过近五年的发展,A股市场场内股票质押增长超18倍。

“股票质押业务过去几年未出现较大的震荡,但2018年初以来,股票质押业务流动性危机频繁出现,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平仓公告数量几何级别增长,业务风险快速放大。”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表示。

在上述股票质押中,大股东及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的公司,面临更多的爆仓风险。

根据Wind及上市公司公告数据统计,目前,大股东质押股份超过手中股份70%的公司,有800多家。还有部分公司控股股东质押比例高达80%甚至90%。其中,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比例达90%以上的公司超过470家。

业内专家分析,上述高比例质押股份的大股东,其面临的爆仓风险非常高。因为质押比例太高,后续股价下跌达到平仓线后,这些股东很难增加质押,因为其几乎“无股可押”,同时在其资金紧张的状况下,难以追加保证金,最终不得不面临爆仓局面。

“这些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的上市公司,一旦股票被强平,大股东将失去控制权,这对上市公司而言,不可想象。”前述接近监管的人士表示。

令市场担忧的是,2018年四季度,股票质押将迎来兑付高峰。据中债资信评估公司测算,存量股票质押中约定到期期限的质押,主要集中在2018年及2019年,其中2018年四季度和2019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分别将面临5800亿元和8500亿元的解质押压力,其后到期规模逐渐下降。

据爱建证券测算,未解除质押股数中场内质押和场外质押平分秋色,前者占54%,后者占46%。

券商当前积极参与到股票质押救市行动中,也被视为一种自救行为。因为在诸多参与股票质押的质权人中,券商是主力机构,其股票质押规模约占总规模的六成。

“证券公司之中,约一半是自有资金参与,一半是通过资管通道对接外部资金。”东方证券非银金融行业分析师唐子佩表示。

根据2018年中报,证券行业股票质押待购回金额达1.4万亿元,这部分资金即是券商质押业务的本息。其中券商自有资金融出规模约7700亿元。

据唐子佩分析,目前市场整体担保比例维持在180%左右。但券商之间这一比例也有所分化,在150%-250%不等。

“如果股票质押的风险处理不好,有可能构成宏观的或者是系统性的风险。”前述接近监管的人士表示。

治本之策

一系列救市组合拳出台后,市场悲观情绪得以缓解。10月19日和22日,市场均迎来大幅反弹,沪指分别上涨2.58%和4.09%。

10月25日,隔夜美股标普指数近4%的大跌,对A股也未构成恶劣影响。摩根资产管理环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当日对《财经》记者表示,“A股前期跌太多了,现在估计不会跟着美股走,甚至美股下跌反而会让资金进入A股。”

02

(一系列救市组合拳出台后,市场悲观情绪得以缓解。10月19日及10月22日,市场均迎来大幅反弹,沪指分别上涨2.58%和4.09%。图/中新)

方正证券首席市场分析师赵伟表示,当下大盘底部就是市场底。他分析称,“当年大盘从6124点跌到1664点时,中证1000跌幅73%;本轮大盘从5178点下跌至2449点,中证1000跌幅又是73%,本轮大盘跌幅约为53%,与当年2245点跌至998点时基本相同,可以确认的是,当下大盘底部就是市场底。”

“其实,监管层的政策底早就出现了。一个季度前,证监会就开始稳定市场了。现在一行两会包括各自的下属单位齐上阵,出的是一套组合拳,有助于缓解短期市场流动性匮乏、市场信心崩溃的局面,可以阻断快速恐慌性下跌。”魏伟告诉《财经》记者。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也在近期报告中指出,当前A股的估值水平应该处在历史的低点,据其测算,2012年全市场市盈率的中位数最低时到过23倍左右,之后开始上行,2015年一度超过80倍,如今中位数又低至23倍左右,这意味着主要上市公司股价水平总体处在被低估的区域。

目前很多投资机构的心态复杂。一位私募基金管理人告诉《财经》记者,虽然目前可能是底部,有一定的投资机会。但如贸然加仓,一旦亏损则无法向投资者交代。所以,目前公司的投资者策略是暂不做积极投资,静下心来寻找有长期价值的个股。

黎仕禹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公司旗下产品主要投资的医药股,此前受累市场调整而下跌,公司产品也套在其中,因为医药行业基本面没有变化,成长性和前景依旧看好,但在上证指数打穿2638点(10月11日股市大跌)新低后,公司就开始大规模补仓,可谓“一路跌一路补”,仓位从6月份的30%补到目前的70%。

一位市值300亿元的上市公司负责人向《财经》记者表示,高层表态很好,对于稳定投资者情绪起到了关键作用。但短期内的上涨不能说明市场好转,目前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他认为,规模巨大的公募基金,应当带头稳定股市,坚定持有优质公司股票,而不是随着大市动荡,带头抛盘,打压股价。

与此同时,落实减税政策、实施有效改革等呼声再起。

“期待加快落实减税减费政策,行胜于言,取信于民。”鹏扬基金公司总经理杨爱斌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减税第一,必须做,尽快做,不能失信于民,税收征管加强背景下,经济下行,必须降税或对小微企业免税。”

朱超平也表示,“未来几周内,股票市场不太可能再创新低,但长期趋势取决于国内政策的方向。”

企业融资规模的下降与否,被视为观察中小企业生存状态的一个窗口。央行官网10月17日公布了2018年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9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21万亿元,同比增长10.6%。

“央行在9月份重新调整了社融统计口径,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中。”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分析认为,“实际上,在旧口径下统计,这一增速或跌破10%。我们粗略估计在旧口径下9月份社融新增在1.5万亿元,这意味着在旧口径下社融增速大概率在9.8%左右。”

李超称,“旧口径下社融增速下滑,主要是由于银行表内信贷扩张速度下滑,以及9月份企业债券融资减少导致的。”

上海一位知名的私募人士10月25日对《财经》记者表示,“今年1月-8月国家税收依然不断攀升,这表明整个社会大多数企业的实际税负依然在不断增加。在外部环境不佳的状况下,如果不从根本上大幅度减轻企业的税负压力,各种企业的经营就不可能出现明显好转。”

他补充道,“在如此恶劣的经济环境下,单纯地期望股票市场反转,那无疑是无米之炊、痴人说梦了。”

市场关心的是,减税降费政策已开始落实。10月25日上午,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市委书记蔡奇强调鼓励支持民营经济繁荣发展。并表示,北京要带头抓好国家减税降费政策落实,绝不打折扣。

前述上海知名私募人士表示:“中美的贸易战,实质是体制之战。政府如果没有根本性推进社会变革的措施,没有大幅减税的决心,没有充分意识到民企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巨大作用,经济就无法形成L型的筑底过程,中国经济难现转机。”

杨秀红 张建锋 陆玲/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