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逼得卡车司机自残以证“清白”?

来源:《财经》杂志 2021-04-15 19:23:20

文 | 《财经》记者 刘经宇   编辑 | 朱弢

在清远超限站过磅时,显示的数据为50.24吨,这意味着超载240公斤,让赵磊无法信服。此后,赵磊多次和现场工作人员沟通,要求更换其他地磅复磅,均未获准。

河北卡车司机因不满罚款喝农药自尽的风波刚刚过去,又有卡车司机在广东清远通过自残的方式来自证清白。

4月14日,当事司机赵磊(化名)向《财经》记者详细回忆了事发经过。

自残换来复磅机会

从山东淄博装车出发,一路跑了1500多公里以后,赵磊在4月12日下午5:05赶到了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新庄超限站,让他没想到的是,一路称重都没有问题的卡车,突然被告知超载,要罚款。

赵磊告诉《财经》记者,自己这单活儿,是从山东淄博装的有色金属,到广东佛山卸货,“装车时毛重49.89吨,是有过磅单照片的,我一路途径山东、安徽、江西好多超限站,都没有超载,当天到清远之前,我在下午3点半经过广东省英德市的超限站时,过磅的数据是49.66吨,都是正常的。”

在清远超限站过磅时,显示的数据为50.24吨,这超出的240公斤,让赵磊无法信服,随即要求重新过磅,显示的重量依旧是50.24。赵磊表示不解,“这车是我自己的,我装车的时候没有超载,即使加上后面加油,也不可能超重,而且我在英德超限站过磅没多久,怎么会突然超重呢。”

此后,赵磊多次和现场工作人员沟通,要求更换其他地磅复磅,均未获准。“我当时也想着,要不就认罚算了,把罚款交了赶紧走人去卸货,不然超时了还要赔钱,但是他们要求我第二天早上到办公室这边交罚款才能领车,那肯定就超时了,所以我当时不同意。”赵磊4月15日向《财经》记者回忆,当时超限站告诉他,这种情况需要罚款500元,扣3分。

当天下午6:50,在等待的一个多小时中,赵磊分别拨打过清远市的市长热线,超限站内部的监督电话,均未能得到有效的回复。被困在停车场的赵磊发了一条朋友圈,称“我不会跟喝药的金师傅一样,但是我现在去协商复磅的事,如果还是不同,我会选择自残来捍卫我们卡车人的尊严。”

14分钟后,赵磊用卡车上修整雨布的刀,划伤了左臂,伤口长度贯穿整个小臂,“我也犹豫,但是坐在那的时候,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我有没有超载我自己是肯定知道的,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让我重新去复磅。”

赵磊称,他划伤小臂后,又过了十来分钟,超限站大厅内的另外一个卡车司机帮他打了120,随后去医院包扎后,又在当地派出所录了口供。当他重新回到超限站的时候,工作人员才答应可以复磅,赵磊向《财经》记者提供的复磅照片显示,总重为49.96吨,“这是换了另外的磅,但我觉得这个重量还是高了,起码比我之前在英德(超限站)的时候重了300公斤。”

4月12日晚,在更换地磅复磅后,赵磊记录下复磅结果:车辆总重为49.96吨。(受访者供图)

4月14日,《财经》记者就此事致电清远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复称,具体情况需向新闻科联系,随后记者多次拨打新闻科电话,始终未能接通。

另据新京报此前报道,清远市清城区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核查此事,后续会公开通报相关情况。

现在活儿越来越不好干了

赵磊是山东日照人,父亲就是卡车家族,15岁的时候,他就开始跟父亲一起跑车,他的表哥同样也是卡车司机,“我们很了解卡车司机的不容易。”

货主找理由扣款、装卸工借机要小费、路上的各种罚款,甚至还有可能遇到碰瓷,聊起来赵磊就满肚子苦水,“最早的时候,我跟我父亲一起出去跑车,也算是学徒了。后来买车越来越简单,门槛低了,有本就能开,行业竞争也大了,不过有些司机技术还不是那么熟,出事的也比之前多了点。”

赵磊对《财经》记者感慨,现在活儿越来越不好干了,“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们在等着装车的时候,有时候还要给装卸工小费,三五十是常态,有些过分的可能跟你要几百。”赵磊的表哥在2018年时曾有一车货,是在云南运一车酱油,当时装卸工曾经试图要小费,被赵磊的表哥拒绝了,结果装卸工便故意将酱油倒放在车上,“我表哥车上就他自己,他没不可能看那么仔细,装完车就走了,路上一有颠簸,酱油就漏了,最后那车货赔了1700元。”

据赵磊说,卡车司机因为货物赔钱司空见惯,“2018年山竹台风来的的时候,我拉了一车雪莲果,因为雨布没盖好,水果没坏,但是箱子烂了,赔了4300元。当然,这个我不怪货主,毕竟一方面是天气原因,另一方面肯定是怪我自己没盖好雨布。但是总在外面跑,各种意外真的很多。”

被所有卡车司机们诟病最多的,还是一路上的各种罚款,“正常的罚款咱们认,谁也别怪,但是有时候就是硬要罚款,比如跑到半路的时候下雨了,车上肯定会有泥,有些交警就会说你污染号牌要罚,这车都是我们自己的,空闲的时候你不说我们都自己要擦车,但是在路上的时候,谁会专门停下来擦呢。还有就是有时候在跑高速,北斗系统要求开车4个小时至少休息20分钟,但是你在高速上就是没找到服务区,怎么办?有的时候,人家理解你,一般就是警告一下,罚得很少,但是有一些,哪怕你就超时几分钟,都一定要200块钱6分,也没办法。”赵磊说。

就像很多人不理解此前喝农药自杀的司机一样,赵磊自残的事被传开后,同样也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何非要用如此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在赵磊看来,“为什么我们卡车司机会受欺负,因为我们大多数的文化水平比较低,在社会上也没什么关系,出了事情很难解决。如果交警去罚那些小车的钱,肯定要把具体原因给人家写清楚,但是卡车就不一样,有时候单子上压根不会写为什么罚款,他知道卡车是挣钱的,你不能停,不能去跟他掰扯。”

赵磊在交谈中,最常重复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我正常要求复磅不允许,必须要等我自残了才行。”

4月12日晚上10点多,赵磊终于离开了清远超限站,左臂经过简单包扎后,稍微发力还会渗血,最终交货终究还是迟到了,“我这个货主是老货主了,人很好,没有说罚款之类的,还要给我加200块钱买点营养品,但这钱我肯定不能要啊。”他说。

4月14日,赵磊已经在返程的路上,他告诉记者,想要在路上找个医院打一针破伤风,但是医生说破伤风针要在24小时之内打,“我看着伤口应该问题不大,就不打了吧。”

4月14日中午12时许,赵磊收到清远市市长热线发来的短信。(受访者供图)

4月14日中午12时许,清远市市长热线给赵磊发来短信,称其提交的诉求已有处理结果,“市民行驶货车在清城区龙塘镇新庄超限检测站,昨晚已经复磅放行,没有扣留车辆。”答复单位为清城区交通运输局。在短信后半部分的满意度调查里,赵磊回复了:4.不满意。

刘经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