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银行又一笔大额股权拍卖来了 这次能“翻盘”吗

来源:北京商报 2021-06-11 10:21:23

近年来,银行股权被拍卖早已不算“新闻”,但从整体来看,大额银行股权拍卖的案例依旧较为稀少,6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锦州银行一笔2000万股(内资股)股权将进行首次拍卖,这笔股权起拍价为1亿元,归属权为北京铭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铭泽投资”)。事实上,今年以来,锦州银行已有多笔大额股权拍卖交易,但均以流拍告终,对于即将开始的2000万股拍卖事宜,分析人士认为,锦州银行未来的发展方向还不是很明朗,估价及拍卖恐怕不会很顺利。

拍卖平台截图

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发布的信息显示,7月11日10时至7月12日10时止,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开拍卖北京铭泽投资持有的锦州银行2000万股(内资股),每股5.005元。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这笔股权为首次拍卖,起拍价和评估价一致,均为约1亿元,保证金为2000万元,加价幅度为50万元。

根据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执行裁定书,锦州银行这笔股权拍卖始于葫芦岛农商行沙河营支行与北京铭泽投资、吴迪、孙素娣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执行中,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冻结被执行人北京铭泽投资持有的锦州银行2000万内资股。申请执行人葫芦岛农商行沙河营支行要求对已冻结的股权进行执行处置。截至发稿,这笔股权有131次围观,暂时无人报名。

在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看来,银行板块目前整体上都承受着估值压力,估值难以上升是整体银行板块的现实状况。像锦州银行此类曾出现问题的金融机构未来的发展方向还不是很明朗。监管对该行现有情况的处置、进一步整合都不是非常清晰,在这种情况下,锦州银行的估价及拍卖都不会很顺利。

从潜在危机爆发至增资扩股完成,从深陷业绩经营泥潭至重组结束,锦州银行盈利情况已出现改善。根据锦州银行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该行实现经营收入93.09亿元,同比下降59.8%;实现归母净利润4.05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亏损9.59亿元,增长142.2%,实现扭亏为盈。

然而,从股价表现来看,锦州银行股价尚未逃离“跌跌不休”尴尬,根据Wind数据显示,开年至今,锦州银行股价涨跌幅为-14.73%,近一个月涨跌幅为-6.83%,截至6月10日收盘,锦州银行报1.91港元/股,最新总市值为267.05亿港元。

这并不是锦州银行改革重组后的第一笔拍卖案例,今年2月初,锦州银行两笔合计9600万股的股权就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拍卖。

这两笔股权分别为两家公司持有,一笔为9000万股股权,持股公司为锦程国际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评估价约为4.95亿元,起拍价约为3.47亿元。另一笔为600万股股权,持股公司为大连长兴岛绿城发展有限公司,评估价为0.3亿元,起拍价约为0.23亿元。但遗憾的是,这两笔股权最终因无人报名而惨遭流拍。后在2月24日,上述股权再登拍卖台,进行二次拍卖,二次拍卖的起拍价分别为约2.78亿元、0.19亿元,经历了超1400人围观后,最终同样因无人报名而流拍。

流拍也代表市场潜在买方对锦州银行相关资产的盈利前景看法比较谨慎,购买的欲望不是很强烈。王剑辉进一步分析称,银行股的拍卖在整个机构中占比很小,投资者作为股东的需求也不是十分迫切。另外,监管对于股东资质的要求也比以前严格很多,符合条件的潜在对象也较少。从锦州银行的案例来看,上述股东正是因为涉及法律合同纠纷,急于出手锦州银行股份,为了在短期内达到目的,所以定价也并不是很有吸引力。拍卖结果可能也会不尽如人意。

股权拍卖的同时,锦州银行还存在股权质押现象,根据锦州银行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锦州银行前十大股东合计质押4亿股股权,其中第六大股东银川宝塔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所持股份数为2.5亿股,质押股份为2.5亿股,质押股份占其持股数的100%。

“全部质押股份可能存在多种情况,首先是股东需要套现来应付资金需求,通过质押股份实现变相撤出,其次也不排除存在一些法律纠纷被迫采取这种措施,如果股东未能按期还款或者违约,被质押的股权存在所有权转移的风险。取得银行股的股权更多的还是双边交易,对专业机构来说,拿到锦州银行的股权长期来看还算是“香饽饽”。但如果存在投机的想法,或者“搭便车”的心理,这都是危险的。”王剑辉说道。

针对多笔股权拍卖产生的影响,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系采访锦州银行,但并未得到回应。